第六百五十八章 我提点建议,你们没意见吗?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坐满人的大排档,鸦雀无声。

大智哥的眼神一会狂躁,一会压抑,一会混乱。

脸色,更是阴晴不定。

他僵硬地转头,看了眼低着头,嘴角抽搐的江陵:“你刚刚听见了吗?”

“啊?”

江陵正努力压抑着内心的…

算了,江哥摊牌了,他内心爆笑如雷,差点绷不住。

“他说我是软柿子,他要捏我。”大智哥眼角抽搐,表情有点扭曲。“我是软柿子吗?”

江陵深吸一口冷气,表情故作震惊。

良久,他皱眉道:“不好说。”

大智哥差点掀桌子,不好说,那他妈就别说了!

“主要看跟谁比吧。”

江陵还能不了解这货的脾气?

“跟我比。”江陵竖起大拇指,开始找补。“你是这个。”

“但你要说跟名震天下的北莽传奇张向北比的话,确实差点意思,软了点。”

“那他凭什么说挑软柿子捏?”大智哥旁若无人,甚至很嚣张地抬手指了指叶正廷。

“他也没说错啊。”

江陵主打一个老实巴交,有一说一:“你让他去找张将军,他说他想捏软柿子。”

“和张将军比,你的确不算硬啊。说你是软柿子,很合理,逻辑很清晰啊。”

大智哥僵住了,气息紊乱。

“硬不过张将军,不丢人。”江陵最后又找补了一句,还冷冷瞥了叶正廷一眼。“那可是你的骨肉至亲!在我们村,我们把这种家庭氛围统称为祖坟冒青烟!”

大智哥深呼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狂怒。

可他端酒的手,狠狠颤抖。

牛逼了大半辈子的大智哥,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家庭氛围。

“行了。”叶正廷放下酒杯,神色威严道。“把桌上的剩菜骨头全打包带走,北莽出了名的不浪费粮食。”

“带你妈!”

大智哥二话不说,当场把桌子掀了:“老子就浪费了!你咬我?”

北莽十八骑还能不了解这货的脾气?

在他撅屁股的瞬间,就猛地弹射起来,怕汤汁溅一身。

大智哥的暴躁举动,再度牵引在场那帮军部将领的神经。

众将士纷纷起身,怒视大智哥。

可还没等他们迈动脚步,北莽十八骑,倾巢出动。

两人一组,手里拎着啤酒领,咧嘴,满脸邪性地按住了八桌军部将领:“想练练?”

刹那间。

北莽十八骑气势滔天,仿佛十八尊杀神。

纵然那帮军部将领个个都是身经百战打磨过来的骁勇将士,也不由得眉头一皱,心头猛颤。

这帮老东西…都他妈什么来头?太邪性了!

“怎么?想动手?”

叶正廷目光平淡地点了一支烟,威严的脸庞上,瞧不出喜怒。

眼皮一掀,甚至没拿正眼瞧大智哥:“一会我们要聊点军演密要,关乎国家荣辱的大事。”

“你什么级别,能听吗?敢听吗?”

“听了定你个叛国罪,不算过分吧?”

叶正廷面无表情地弹了弹烟灰,扫向大智哥的眼神,充满戾气,还有怨恨。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叶正廷缓缓站起身,一股久居高位的磅礴威压席卷全场,激荡着在场所有军部将领的心神。“现在,这里我做主。”

大智哥看似狂妄不羁。

可眼眸深处,却闪过一抹仿佛猴哥被观音小娘子戴上金箍套的无奈。

挣扎了下,硬着头皮摆手道:“瞧你他妈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真贱!”

他一挥手,北莽十八骑故作夸张地如释重负,生怕打了这帮军部要员吃不了兜着走。

“哥,要不先撤?”江陵走上前,压低嗓音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

“草,你他妈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大智哥暴怒,怒目而视。“你他妈唐僧啊?怎么那么不爱听你逼逼?”

江陵耸肩,掩饰尴尬。

叶正廷却淡淡瞥了眼暴跳如雷却隐忍不发的大智哥,抬手指了指:“宵夜还打包吗?”

“我都还没吃,打什么包?”

大牌档外。

突然响起一把平稳的,不咸不淡的嗓音。

男子穿着一身定制西装,皮鞋擦的铮亮。

今晚为了给老妈助阵,他换了七八套,才得到审美挑剔的雪宝认可。

没想到,后半夜还得给这老东西助阵。

人家也当儿子,一个个不是坑爹坑妈,就是啃爹啃妈。

张哥就不一样了。

他得让爹妈啃,还得被爹妈坑。

人家微信都还没打,马漂亮就说出了监狱认床,睡不着,要张哥把她再送回监狱,要不就爬上麻将桌上吊。

在雪宝和鸢妹的双双劝说下,张哥只得顶着寒风跑一趟。

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张若愚踱步走来。

抬起被掀翻的桌子,重新摆上啤酒,然后按着满脸别扭和委屈的大智哥,坐在椅子上。

“老板,五百个生蚝。”张哥招了招手。“五成熟的,鲜。”

说罢,回头瞥了眼满脸冷厉的叶正廷,淡淡道:“你们接着聊你们的军演密要,我就听个乐。”

“对了。”张若愚亲自给大智哥开了瓶啤酒,一边倒,一边问。“我这级别的听你们聊国家大事,给你们提点建议,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