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千万要没事啊……”

《捍卫者联盟:新纪元》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蹬”“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在这个快餐馆的楼梯上响起,黑暗里因为过度紧张和疲劳的急促呼吸声越来越明显。明娟摸索着走上楼,顺着二层入口处外面流出来的一点月色,来到这个空无一人的餐厅。

“呼……呼……”明娟本能地将左手伸向旁边的食品柜来扶着自己,冰凉的铁柜内槽油乎乎的,摸着都感觉很不舒服。

明娟只好无奈地收回手,同时往旁边的食品柜看去。透明玻璃里还盛放着昨天刚烧出来的各种菜肴。刚刚跟着良木齐等人冲刺了将近五公里,几乎把她这一个月吃饭积攒下来的能量全用光了。

看着这些已经被一层油面封住了的菜肴,明娟只得咽下口水。

她把视线向上抬起了一点,玻璃罩上,居然放着一个扩音器。

“应该是招呼客人用的吧。”明娟也没多想,把左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就走到一把椅子旁边,拖着椅子来到窗前。

她就像是一个督战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丧尸男友迎战前来索命的尸潮。

明娟多希望自己能帮到苗成岷一点,可惜现实告诉她,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百姓。

她只能看着爆发出黑色气场的苗成岷急速升起,朝尸群一道横劈斩划了过去……

“千万要没事啊……”

明娟不敢再看了,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为窗外的世界祈祷着。

另一边

捍卫者和灵尸们就像是一尊尊雕塑一样,根本没有丧尸搭理他们的,只管一股脑地往前冲。

望着这黑压压的一片,乔安也想阻拦一下,但是她很清楚现在身边诸位的战斗力。

大家从傍晚六点半战斗到现在的凌晨二点,力量上先不说,光是看着这么一大堆丧尸,就感觉自己永远都杀不完,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这是最扎心的。

现在乔安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丧尸是朝着安晓天他们的方向去的。

“上飞机!”乔安没有再像其他人和尸一样愣着了——既然它们不理我们,那我们就干点别的事情。

乔安转身看向乔治,说:“这些怪物应该是朝着他们那个地方去的。”

“苗大哥?”乔治问。

“嗯。”乔安肯定地点点头,看了一下灵尸的部队,“你们人手已经不够了,不要试着再去硬拼了。绕个路过去吧。”

这句话说到乔治的伤心处了——的确,战争中伤亡是不可避免的。这么久的战斗下来,他们之所以从阻击战改成游击战,就是因为灵尸的死亡量在不断扩大,否则继续阻击战就是自取灭亡。

丧尸的数量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乔治看着差不多已经跑完的丧尸,默不作声地将手一挥,灵尸队伍在他的带领下开始狂奔起来。

“呃……”艾博两边看了看,不知道该跟着谁。

“我们的悬浮机估计能够你举过头顶十几下呢,你觉得你能乘坐吗,大块头?”陆莎仰起脸,拍拍艾博的大腿。

艾博一听,只能拖着铁锚缓缓地低下头,准备跟在灵尸后面了。陆莎望见艾博转过身的一瞬,他的双眼似乎微微地缩小了一点。

“我是不是伤到他了……”陆莎想着,抿了抿嘴唇,浅色的眉毛向下滑着,赶紧冲上前,跟在艾博身后。

“哎哎哎。”

陆莎手腕下方装有锁链的铁盘急促地敲打在艾博大腿上,“嗙嗙”作响。

“那个,慢点……”

艾博停下来,但只是将右眼的侧角对着陆莎。

“啊哈哈……你跟着我们的飞机……呃,只要你跟得上,行不?”陆莎饶有歉意地将双手背了过去,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咱们都是捍卫者,对吧?”

陆莎期待着艾博转过脸的样子。

“莎莎,快点的!”乔安已经在身后三百米外大喊道。

“噢噢!来了——”陆莎挥着手回应着,转身向那边跑去。

陆莎跑远后,艾博才转过身,一直望着飘雪的夜空,望着……自己曾经的一切。

想起刚才难民见到自己后惊慌失措的模样,然后是军人们瞄准自己的红点,最后又是陆莎一句无心但足够让他心寒的话。

元尊爷爷给他的教诲,艾博曾奉为信仰,但是现实总是让他难过。

可能即使是到现在为止,大家从来也没把他当做捍卫者的一员吧。

“徐……真好。”

艾博喃喃自语着,守望着飘雪的夜空,一直等到捍卫者的悬浮机在远处缓缓升起。

“他在等我们。”陆莎指向了那边街道上非常显眼的艾博,自己心里也多了一丝欣慰。

“我们确实应该多关心一下这个老头子了。”秦伟山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徐博士是他的知心朋友。”

“他可不是什么老头子……”

乔安刚准备提起操纵杆,就看见一道蓝色光朝着远处天边急速下坠的弹头对冲而去!

“那是……刘宣和纳尔斯吗?”秦伟山和陆莎立刻凑到乔安身边,望着玻璃外的光线。

“他难道……”乔安欲言又止,“希望纳尔斯还能掏出什么宝贝。”

天边

“宣,把推进器的功率调到过载百分之五十!”纳尔斯说。

“什么?”刘宣看着目镜里推进器已经有些显红的数据,“会出事的!”

“别管了,听我的!”纳尔斯用强硬的语气命令道,“再不加速,这弹头会在我们没施法前就突破你们的平流层!到时候再拦截,几乎不可能!”

“呼……”刘宣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俩都心知肚明,推进器要是炸了,他们能调整弹头轨道的可能就是零了。但纳尔斯偏偏就是要和上天赌这一把。

虽然他并不是第一次赌了。

“为了捍卫者!”刘宣说着将目镜上的功率控制轮盘猛地一划。

一声沉闷的爆炸在推进器底部迸发出来,烧红的喷发口被加强的推进力猛地撑开。刘宣那边的眼睛即使有目镜做遮掩,但是急促咆哮的风声依旧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反倒是纳尔斯,没有任何遮挡,但是依旧睁着个月光色大眼睛。

“距离只有六十九公里了!”刘宣盯着急速缩小的距离数据。

纳尔斯的意识里开始迅速估算着做出各种反应的时间。

“这点距离对弹头的速度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纳尔斯说,“停下吧!”

“警告!能源剩余不足百分之十五!”

刘宣的目镜里,出现了这么一则翻译成中文的警告。

“纳尔斯……”

“我知道。”刘宣没有说完,纳尔斯就打断了他,“千万不要说话了,这个法咒我几乎没有试过,我必须全神贯注。”

刘宣立刻不说话了,将整个身体都交给了纳尔斯。

蓝面侠两只眼睛都变成了月光色,随后,一道六边形但中间呈矩状的法阵开始在蓝面侠面前若隐若现。

“艾尔……墨……”

纳尔斯就像是一个背诵不熟练的学生,只能一点一点地吐出咒语。

“墨……墨克……”

虽然他手上依旧有宇宙能在维持法阵的存在,但是咒语的生疏还是让纳尔斯连最基础的法阵都没有召唤出来。

“啊!”看着法阵消失,纳尔斯气得大叫一声,用拳头猛地砸了一下大腿。

刘宣很想说“我们还有时间”,但是刚“唔”了一声,就赶紧将这个到牙齿边的声音塞回了肚子里。

纳尔斯看了一眼目镜上的数据——四十二公里,百分之九的推进能量。

“也许……我记错了。”纳尔斯开始在自己曾经学过的一切咒语中急速搜索着。

纳尔斯确信自己是学过“意念天轨”的,小时候的他曾经成功过一次,并且当面展示给了父王看。但是这个法术因为被誉为“最没用的十大法术”之一,所以在纳尔斯的印象里就这么一笔带过了。

真是印证了中国人的古话——书到用时方恨少。

“三十八公里……”

“纳尔斯?”

然而,不是刘宣的声音,是从……那个王室的花园里。

“纳尔斯,听说你自学了一个法术,无师自通?好厉害啊!”眼前这个穿着金色花裙的小女孩一蹦一跳地来到他身边。

纳尔斯想起来了,这是属于他俩的童年回忆。

“我在我俩的小屋子做了你最喜欢的蜜酊蛋糕哟,碰巧你今天运气好,那这个蛋糕……就请你吃吧!”

小女孩拉起小纳尔斯的手,两人的小脚踩在冒着荧光的摩瑟草叶上,那湿漉漉的果香是那么的沁人心脾。

然后,纳尔斯想起了他对小女孩感谢的话:“哈哈,谢谢你啦,玥莉!”

“玥莉!”

纳尔斯的眼神恍惚见有看到了雪花在空中散落。

刘宣紧张无比地盯着只有三十三公里的数据。

再没办法的话……

一旦数据突破到三十以下,以弹头的速度,即便是纳尔斯召唤出了天轨,它也能轻松越过!

可许,即便像纳尔斯这样文武双全的领袖,也有无可奈何地一天吧。

就在刘宣不敢在看着数据表,默默地将意识缩进了黑暗里时,纳尔斯却控制起了双手,宇宙能瞬间聚集在了双手间。

接着,就是一声自信地法阵命令:

“艾尔墨克瑞俐!”

在刘宣震惊又惊喜地意识眼中,他们共有的身体中,所有在散发宇宙能的地方,都开始向双手间聚集能量。法阵中的月球古老符文越来越亮,法阵的最外层六边形和内层的符文逆向旋转着,似乎是在为最里面的矩状阵充能。

纳尔斯微微扬起了嘴角。

“谢谢你,玥莉。”

话音刚落,一道矩阵光束冲向了天际,顺着纳尔斯的意志开始建造轨道!

“成了,成了!”刘宣欣喜如狂地喊道,“你太厉害了!”

“开心一下就好了。”纳尔斯其实更开心,纵使自己有再多战术,有再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永远也想不到今天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竟然是记忆中的那个女孩的名字,用谐音让他想起了关键的最后一步。

但是纳尔斯没有露出更多的欣喜了,他知道这只是第一步。

所谓意念天轨,就是用意念力去搭造轨道,跟念鬼多穆佩的主要攻击手段的原理是一模一样的。如果自己意念力不够,天轨随时都会崩塌。

纳尔斯从来没有测试过自己的意念力,但他必须挺住这一关,否则……

“不能让大家的努力白费。”纳尔斯张开的手指间,继续暗暗发力着。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