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水玉不见了

《逍遥小帝婿》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朱松越想越气,如果不是想亲眼见证最后压轴的水玉会拍出什么样的天价,他早就走了。

与此同时,皓月拍卖场的拍品除了水玉之外全部竞拍完毕,剩下的是一些私人委托给拍卖场拍卖的东西。

成功拍卖出去后,皓月拍卖场会从中抽取两成的委托金。

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金银珠宝,陶瓷古董,虽然都成功地拍卖了出去,但价格却远不及之前的拍品。

随着最后一件私人拍品被拍出,李诗涵的声音再次从拍卖台上传来:“接下来便是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请诸位贵宾欣赏,我们皓月拍卖场的镇店之宝,水玉!”

李诗涵话音刚落,一名长相出众的服务员就抬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缓缓走来,将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拍卖桌上。

然而,就当李诗涵将盒子打开之时,却发现盒子里空空如也。

水玉居然丢了!

李诗涵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很清楚那颗水玉的价值,如今水玉丢了,让她如何跟现场的这么多贵宾交代?

这水玉虽然是皓月庄园自己制作的,但像这么圆润,体积又这么大的目前也只做出来两颗,一颗进献给了皇上,另一颗则是用来拍卖。

剩下的虽然也有不少成色不错的,但体积都没有这么大,价值会大打折扣。

此时看到空空如也的盒子,贵宾们都愣住了,不明白拍卖场这是在搞什么鬼?

“诶?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想玩神秘感?”李明阳看着拍卖台,疑惑地说道。

一旁的朱松也皱起了眉头,说道:“恐怕不是在玩神秘感,而是水玉真的不见了。”

“不见了?”李明阳心中一惊,那么贵重的水玉不见了,那皓月拍卖场得损失多少钱啊?

朱松点点头,指着拍卖台上的李诗涵说道:“你看拍卖师,如此的惊慌失措,估计她也没想到盒子会是空的吧!”

“皓月拍卖场所有的入口都有镖师把守,这水玉如此珍贵,想必看守之人也不少,什么人有如此本事能悄无声息地将水玉盗走?”

李明阳低头沉思着,突然,他眼睛一亮,说道:“拍卖场的大门已经关闭,四周又有镖师把守,说明这个盗走水玉的人很有可能还在庄园之中,陛下,我去看看。”

朱松点点头,脸色也十分阴沉,这皓月拍卖场的老板是于皓,于皓也一直在打着皇上的名号做生意。

如今有人在皓月拍卖场把水玉盗走了,这不是在打他这个皇上的脸吗?

想到这,朱松将旁边的服务员叫了过来,低声在服务员耳边说了些什么,服务员面色一惊,连忙朝后台跑去。

拍卖台上,李诗涵的脸色由苍白转为了愤怒,强压着心中怒火说道:“各位贵宾实在不好意思,出了点意外,还请各位贵宾给我点时间,稍后我会给各位贵宾一个交代。”

说完,李诗涵也不等众人作出反应,转身朝后台走去。

此时将水玉端上去的服务员正满脸惊慌地蹲在角落,身旁是大头和一众镖师,每个人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李诗涵看向服务员,严肃地问道:“怎么回事,水玉呢?”

听到李诗涵的声音,服务员“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弱弱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装水玉的盒子是一直放在柜子里,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过。”

“李庄主,我可以证明,我带着兄弟们一直守在这里,根本没有人来过。”大头也站出来说道。

此时大头心里也很慌,他负责看守水玉,而水玉却丢了,他无疑成了嫌疑最大的那个人,李诗涵很有可能会怀疑他是监守自盗。

可他是真的没有拿水玉啊,他也想不明白水玉怎么就会丢了呢?

听了两人的话,李诗涵也没有过多责怪,而是打开柜子,仔细地看了起来。

柜子是用实木打造的,一共有六个小隔间,每个隔间都存放着一件拍品。

存放水玉的隔间在中间,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就在这时,李诗涵突然发现整个隔间已经被人沿着边缘给切开了,用手轻轻一推,实木的柜壁就掉了下来,露出一个正方形的大洞。

同时柜子后面的墙壁被人凿穿了,想必对方就是从这里悄无声息将水玉拿走的。

大头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居然会把墙壁开了个洞。

虽然墙壁是木头的,但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都没听见凿墙的声音,说明对方是一瞬间就将墙壁破开了,导致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能一瞬间破开木墙的人,武功得有多高啊?

“旁边的房间是拍卖场的仓库,是堆放食材的地方,平时很少有人活动。”大头连忙说道。

“我们拍卖场的防守一向严密,这个人很有可能还在拍卖场中,大头,立马带人把他给我找出来!”李诗涵冷声说道。

“是,兄弟们跟我来!”大头大手一挥,带着镖师匆匆忙忙冲出了后台,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虽然李诗涵从头到尾没有责怪过他一句,但他心里却憋着一股劲。

丢失水玉是他的责任,无论如何,他也要将水玉找回来。

大头等人走后不久,一名服务员就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庄主,九号包间的贵宾要见你。”

“见我?”李诗涵皱起了眉头,对方这个时候要见自己,难道是知道水玉的下落?

见李诗涵疑惑,服务员连忙凑到李诗涵耳旁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下一秒,李诗涵就瞪大了眼睛,也不等服务员反应,就匆匆朝九号包间赶去。

很快,李诗涵就来到了九号包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包间内传来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

李诗涵推门而入,来到朱松旁边跪倒在地:“民女参见陛下。”

“平身。”

朱松看了一眼李诗涵,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玉放在桌上。

“你把这颗水玉拿去拍卖吧!”

“这是……”李诗涵瞳孔猛缩,这不是就是当初于皓进献给朱松的那颗吗?

要知道,这颗水玉可是皓月庄园目前制作出来的最完美的一颗了。

这颗水玉不但透如静水,而且足有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小,比丢失那颗大了一圈!

李诗涵不知道朱松是什么意思,但她绝没有胆子把这颗水玉拿去拍卖。

“这颗水玉是于爵爷特意献给陛下的,民女怎敢有觊觎之心,还请陛下收回。”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