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送你了

《青春无怨季落情》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裁缝铺内,静茹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店门。

一个高挑身材的女孩走了进来,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的后背上,泛着黄晕的光芒。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女孩一米二的大长腿,宽松的直筒裤,把人衬托的更加高挑。

静茹急忙起身,进来的女孩自己根本不认识。

“您好,我找静茹小姐?她在吗?”女孩进门的当口,礼貌地询问道。

“我就是,请问您是?”静茹拉开凳子,迎着女孩走过去。

“我是广电局的木艺,是慧兰姐让我来找您的,原来这么年轻漂亮。”木艺简短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由。

“慧兰姐,您认识她?”静茹一听到慧兰,就知道这位姐姐来找自己一定有事情。

“认识,我就叫你静茹吧,你也叫我木艺姐,我和慧兰姐的关系很好,她让我来采访一下你。写一篇报道,给妹妹在广播里宣传一下,为你们接下来的服装店开业打广告,我们聊聊吧。”木艺来到静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道。

“采访我,做广播稿,这,我也不知道说啥啊,木艺姐姐,先坐吧,喝杯茶。”静茹拉过凳子放到木艺面前,央着她道。

“随便聊聊你自己,对服装的热爱,学习服装设计的初衷,裁缝师的日常生活都可以聊,姐有了素材,整理一下就能写了。”木艺大方地坐下来,看着静茹给自己倒茶,轻松地开导着。

“没有限制话题,那我就随便说了,我也没有啥特别的,就是喜欢啊,我没有考上学,为了生存才跑这来的,姐别笑话我,每天除了学习裁剪衣服,我啥都不干。”静茹知道木艺姐姐一定是个有能力的人,一下子就熟络起来,说话也流畅了许多。

木艺面带笑意,仔细地听着静茹的话,随手从斜挎着的包包里,拿出本子和笔,搁在大长腿上,速记着静茹的话语。

“如果我不来临县学裁缝,我爸就要把我嫁人了,还是个大我十几岁的人,我不甘心。不过我跑了,我妈就遭罪了。我不好好学裁剪不成啊。”静茹在得知木艺是慧兰姐的好朋友,就放心很多,对她的亲近程度在不断地增加。

静茹在打开话题之后,就把自己闷在心里的话给倒了出来。

木艺始终保持着微笑,姿势不变,认真地倾听着,木艺没有打断静茹的思绪。

静茹一打开话匣子,就把自己内心无处叙说的话,一股脑地说给了木艺。

门外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屋内也渐渐地上了黑影,静茹看着木艺速记时的光线微弱,就拉开了电灯的开关。

两个人聊了许多,木艺只是偶然插入几句简单的问话,都是静茹一个人在说。

“姐,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凌乱的很,你不会都给报道了吧。那可羞死人了。”静茹突然意识到,今天的自己太能说了。

木艺像个知己一样,引导着倾述的欲望。

“静茹妹子,你放心,姐会保护你的隐私的,知道你的事情越多,对写稿子就越顺手。我和慧兰姐一样非常看好你,也喜欢你。今天就到这了,以后姐会经常找你聊天,等你们的服装店开起来了,给姐也做几件合体的衣服。”木艺收起速记本,站起身说道。

“谢谢木艺姐,我一定会给你,好好做一身衣服的,看你身材多好看,我都羡慕了。”静茹微笑着起身送木艺。

木艺被静茹一夸,倒是心里美滋滋的,本身就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这也是她做记者的外在资本。

两个人在门前分手,木艺消失在秋风里。

静茹重新回到店内,坐在台面桌上,思绪万千,她要把自己的开心和愿景告诉韶云,这是她出师后,新的起点和征程。

有了慧兰姐和木艺姐的帮助,自己的服装店一定能开起来。她奋笔疾书,给韶云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

夜已经很深了,静茹还在店铺内设计自己的服装。

为将要开张的茹慧四季服装店准备着……

远在淮县的韶云,此时正坐在竹棚前,看着朦胧的月光,想着静茹。

“喵。”黑背猫叫着,跳到韶云的肩头上,现在的它已经认可了韶云,对他无比地亲近。

“黑大侠,要不你就呆在这竹棚里,明天我抽空给你带点吃的过来,平时就不要到处乱窜了,会吓到人的。”韶云抚摸了一下黑背猫光滑的毛发,和它商量着,自己要回学校,可不能让它跟着。

“喵。”一听说给它带吃的,黑背猫似乎听懂了。

“那我可要回学校了哦,竹棚里暖和,竹桶里有水。”韶云起身准备离开。

“喵。”黑背猫叫了一声,在韶云的脸颊上舔了一舌头,就跳到竹棚的顶上,幽幽的猫眼看着要走的韶云。

韶云知道它答应了,抬头和黑背猫招招手,转身离开了北大坝。

黑背猫怔怔地望着远去的韶云,没有再跟过去。

直到韶云的影子消失在大坝的尽头,它才叫了一声跳下来,钻到竹棚的床铺上,它要享受一只猫的快乐。

夜色渐浓。

月光朦胧地照着街影,枯叶在秋风中飘舞,街边的树梢上已经秃枝,冬天将要临近。

风扯着街边的招牌,哗啦哗啦的响着,摇曳的街灯和月色争辉,晃动的光影照在韶云的身上。

韶云加快了脚步。

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宿舍的熄灯铃声早就响过。

洗漱完毕,韶云躲在被窝中,把静茹以前来的信摸出来,拧开手电筒细细地阅读着,或许他们之间太久没有音信了。

韶云几乎失眠了,他给静茹写了一封信。

你在水的那头,我在月的这头,何时是个头。

一月远望临风景,十里长街思佳人。

不知清风过霜露,千载回眸百媚生。

对静茹的思念,让韶云的心很苦。

第二天中午,韶云利用放学的时间,去了一趟邮政局,把给静茹的信寄了出去。

回来的路上,韶云拐进郑师傅的修理铺,一是要看望一下小球,二是想买一辆旧自行车。

有了金琳给的钱,韶云有了买车子的底气。

他要弄一辆车子,这样礼拜天回家就方便了,不用担心晚了搭不上客车。

拐子郑的修理铺,依然是老样子。

门前摆着几辆待修理的自行车,脏兮兮的铺面门前,拐子郑坐在墩子上,耐心地用他的油手拨弄着自行车的轮毂。

小球自打被肥宝等人绑架后,受到了惊吓。

变得沉默寡言,一放学就会按时跑回家里,很少在外边玩耍。

他的内心还有阴影。

韶云来到修理铺前,老远就打着招呼:“郑师傅,忙呢?小球呢?我来看看他。”

听见韶云的喊声,郑师傅抬起头,一向古板的脸上露出笑容:“韶云啊,赶紧进屋坐,小球在后院呢,刚刚吃了饭。”

拐子郑起身,把油腻腻的手在水盆里洗了洗,摸着身边的拐棍,起身把韶云往屋里让。

同时大声地冲着后院喊道:“小球,你韶云哥来看你了,赶紧出来,倒杯水!”

门帘掀开,小球怯怯地探出头,一看见韶云,就跑了过来,一把拉着韶云的手,这一刻他的活泼劲仿佛又回到了身上。

“大哥哥,我可想你了,你教我武功吧,我要练习功夫,就不怕坏人了。”小球的心灵深处被绑架的创伤,看来对他有了深刻的影响。

“小球,大哥哥也想你啊,这不来看你了吗?你想学习功夫,没问题,等周末或者放假了,我教你基本功,学习不能拉下哦。”韶云摸着小球的头,欣然答应道。

“那说话算话,礼拜天我到那去找大哥哥啊?”小球很认真地问道。

“我周末有空,就过店里来找你,怎么样?”韶云看着小球问道。

“好,我会在家等大哥哥的,哪里都不去。”小球使劲地点着头,看来他是下定决心了。

看着两个亲热的男孩,拐子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要不是韶云,小球还指不定咋样呢。

自己事后没有追究肥宝他们,总觉得亏欠孩子和韶云。

一个残疾人,有他自己的苦衷,抚养一个儿子长大,真不容易。

“小球,去给韶云哥哥倒杯水,别傻站着。”拐子郑看见儿子开心起来,心里宽慰了不少。

“郑师傅,不用麻烦了,说几句话就走,我还要上课呢。”韶云拉着小球的手来到门边,就着外边的光亮打量着小球,明显地消瘦了许多。

“韶云,上次你说要辆车,现在还要吗?我这修理了一辆很好的车子,你骑去吧,上学方便,以后来店铺看小球也快些。”拐子郑似乎在心里下着决心,对韶云说道。

“哦,那我买一辆,多少钱?我付你,正好我想要一辆自行车。”韶云过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一辆车子。

拐子郑的话正合心意。

“别谈钱,看得起我拐子郑,就骑走,送你了。以后小球还要靠你照着,我一个残疾人,有时候力不从心啊,护不住孩子。”拐子郑诚恳地对韶云说道。

听着拐子郑的话,韶云没好拒绝,他跟着拐子郑来到后院,一辆大半新的自行车就靠在院墙边。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