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巴恰塔2四步热身

《大梦道术》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因为世界杯,睡眠和精力严重不足,今天只能一更,明天力争三更!)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的啊,不是你说要见见他的吗?我警告你,不许你请他跳巴恰塔,顶多就是三步、四步。”苏丹死不认账,还警告。

金吉尔却是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个……丹丹啊,今天主要是跳巴恰塔,三步和四步只是开场热身用的!”

“你怎么不早说啊!”苏丹那个汗。Bachata是不适合穿长裙的,最好是穿紧身裤或开叉的短裙,当然,高开叉的长裙子也行。但不是关键,关键的是bachata实在是太暧昧了。

“我这是都是为了帮你搞定金龟婿,也测试他的能力和对你的情意,我才和馆主商量,设置了巴恰塔比赛,只有公认跳得最好的男士才有资格和你跳舞!当然,最后一曲跳什么舞,你可以任意选,其余人必须配合,并集体为你们共舞,你如果喜欢对方,还可以和对方约会!”

“你…….这不是害我吗?”苏丹都快哭了,“我这都成花魁了?还约会!”

“丹丹,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啊,如果他没有你说的舞蹈天赋,或者没有把你当回事,一测试不就知道了吗!”

苏丹:“他跳舞是临时学的,而且只是和我跳了半支四步,再说了,这巴恰塔比三步、四步难很多!”

“所以啊,今天请了好几个巴恰塔教练现场教。”

“现场学来得及吗?”苏丹问。

金吉儿道:“如果,他的天赋真如你所说,我想他应该可以的!如果,再把你当作奖励,刺激他一下,那一准行!毕竟那些公子哥跳的都不入流的!”

苏丹想到要能够刺激苏星,心思就动了,而且她也确实需要再看看苏星在意她的程度,以及是否有超越血缘的情意在,

她点头同意了。

“快换衣服,记住一定要带面具,最好还戴假发和手套,以免让他认出你?”

“需要吗?”苏丹问。

金吉儿:“当然,要她在一众群芳中寻找你,认出你,感觉不更好吗?”

金吉儿的话又刺激了苏丹。

两人挑选了一样的面具,换的衣服虽然不是一样的,但是风格一致。站在一起开真的分辨不出谁是谁。由于开场舞是三步和四步。苏丹还是先换了一条会馆提供的低开叉舞裙,但身材依然被勾勒的魔鬼一般,那露出的玉臂、纤腰、小腿全部纤细柔嫩,雪白晶莹,腰部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更微现的马甲线,马甲虽然没有金吉儿的明显,但似乎更加诱惑人。

两人换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从身材来说不相伯仲。因为金吉儿是舞后,前凸后翘,看着更为成熟丰盈一些。苏丹比之金吉儿更青春娇美一些。两人的身高也一样,不过,乍一眼看去,必定会先看苏丹,因为她似乎是自带磁性,有一种天生的女人味。

“妖精!我都被你迷死了!”金吉儿不禁有些羡慕。

“少灌迷魂汤,就你这嘴不说话,就足够诱人犯罪了!我得防着你一点!”戴着面具的金金吉儿,那嘴翘的确实更加诱人了,忍不住会多看一眼。

“那我让你亲一下!”她噘嘴了。

“鸽吻!”苏丹比了一个gun的嘴型,然后赶紧捂嘴,因为金吉儿闪电般啄了她一口。

彼此都有些酥麻。

金吉儿放肆大笑,苏丹一阵无语。

她们是从女士们进入舞厅的。进入时,舞池中间的6对男女教练还在跳,只是动作都很夸张,难度也很高,或旋转,或踢腿,或大波浪,或狂甩头发,荷尔蒙在激荡,在诱惑,但也不乏美感。

由于大家都围住看,苏星的视觉就被挡住,也站进了人群中。

金吉尔和苏丹扫视了一圈,金吉尔咬着苏丹的耳朵问:“哪个啊,认出来没?”

“没有啊!汗!”苏丹有些郁闷。

少顷,音乐结束,6对舞者也分开了,全场掌声雷动。

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主持人举着麦克开始讲话了。她先要求男女舞伴分开,男的全部坐在小舞台的右手边,女坐在的左手边。

苏星坐在了靠后的一个吧椅上,同台的是一个和他身高差不多的男子,两人相互点了点头,举杯碰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远远看去,也分不清谁是谁。

金吉儿和苏丹走向对面,选的是靠前的卡座。由于两人的身材是全场女士中相对突出的,立刻引起了男士们的注意。苏星也注意到了,但是因为面具和头发一样,再加上身材好的女士也不少,却是没有能认出来。

其余结伴来的男女也都在默默寻找自己的同伴,没有配对来的则各自物色今晚的对象,如同猎人寻找猎物一样。

主持人见大家都落座了,宣布道:

“诸位,感谢再次光临舞缘会馆,为了感谢大家对舞缘的支持,特别举办了本次活动。。大家应该也发现了,本次活动,不管是先生还是女士,大家的身高体型差别都不大,是本会馆有意刷选,并特别邀请的,即使没有被直接邀请,也是由我们的老会员按照要求,间接请来的!”

“原来如此!”她的话音未落,男女们议论了起来。

“这也是你策划的?”苏丹掐了一下金吉儿的胳膊。

“算是吧,怎么你不满意?”

“满意是满意,就是有些紧张,万一……”苏丹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谁是,心里就没底了。

“在意你的一定会为你努力,不在意你的,乘机早点把他忘了!”

金吉儿又传授了一下秘诀。

主持人继续道:“开场热身舞是布鲁斯,大家可以先据此挑选各自的舞伴,祝愿大家第一次就能找到心仪的另一半!”

主持人后面的这句似乎带着明显的暗示。

紧接着,她又道:“不过,今晚的大戏是bachata比赛,并选出一个舞王,舞王将获得和本季舞林公主领跳最后一支舞的权利,以及和公主约会的机会!”

“本季的公主是谁啊!”

“能不能先让我们开开眼啊!”

大批男士喊了起来,显然很大一部人的目的都是冲着公主之名来的,公主不仅舞技出众,而且必定是年轻漂亮的大美女。

主持人高声回应的道:“具体是谁不便透露,透露了就没有神秘感了,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公主就是在场的某位女士!”

话音一落,绝大部分男士又开始扫描对面的女士了。

苏丹顿时一阵不舒服,感觉自己是青楼花魁,被嫖客惦记一样。不过,一想其中有苏星,而且以苏星的智慧应该会猜到自己就是公主,她就释然了,甚至还有一点骄傲。她微微坐直了身子,让自己的身材展示的更完美。

可惜,女人们都是好胜的,即使自己不是公主,也不甘只做陪衬,大家纷纷挺了挺身子,甚至骚首弄姿。

苏星有自己的判断,觉得如果苏丹是公主,以她的狡黠和自傲,一定不会故意暴露自己,于是他把目光集中在了几个没有做出特别动作的女子身上。

可惜,她不懂苏丹此刻的心思。

苏星注意的其中一个,赫然是金吉儿,对边上的苏丹却是没有看一眼。

苏丹如果知道,估计会气得把苏星掐死,也会责备金吉儿,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金吉儿虽然没有故意挺起身子,但眼睛也在盯着对面看,她觉得苏丹的男人既然是一个初学者,那肯定会不自信或者会很低调。

于是,她把最后一排吧椅上的苏星,当作了候选目标之一。

有些男士们已经摩拳擦掌了一定要直接选到公主,女士们则不服,暗暗决定要把本季的公主给比下去。

主持人又道:“开场舞,女士拥有邀请权,且被挑选的男士不得拒绝!”

一众男士顿时一阵郁闷,女士们则惊呼不已,立刻起身挑选初步中意的男士了。

那些先起身的美女都挑选了坐在前排卡座中的男士。

苏丹没有马上动,而是咬着金吉儿的耳朵道:“我要去选吗?”

“当然,除非你想故意暴露自己!”说着,金吉儿起身款款地走向了自己的目标,巧合的是,她第一个选的就是苏星。

作为舞后,她也怕被人认出来,同时也想冒充公主,她的动作看着很矜持。

苏星顿时紧张了,心说不会你就是苏丹吧。他立刻朝金吉儿的手看去,可惜的是手上戴着蕾丝手套,而全场有大半的女士都有,这下他就无法判定了。

心中也开始责备苏丹,你到底要玩什么啊?

“这位先生我可以请你跳第一支吗?”金吉儿压着嗓子问。

按照规定,苏星不能拒绝,于是也压着嗓子道:“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

苏星起身,金吉尔把手递给他,走向舞池。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