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抢时间种粮食

《大明求生记》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内官赵牧用着太监特有的嗓音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 敕曰:三等奉天翊运推诚平安伯爵,左春坊学士,延绥巡抚章子俊,接下去是一堆听着很费劲的骈文,意思就是说,皇恩浩荡,朕很看好你哦,念你多年来为朝廷呕心沥血,劳苦功高,勤勉办事,在蛮荒之地乌梁素海,任劳任怨为朝廷、为黎民百姓计,辅守边关... ... ,最后才是重点,赐绸缎三十匹,礼盒十箱,黄金千两,金牌一面,美女四人,钦此。

章子俊听后喊道:“臣接旨,来来来,大人们辛苦了,在此地也没什么可招待各位的,刚巧有红薯可食,吃饱了好赶路回京复命。”

御史汪奎及内官赵牧一听,脸都绿了,千辛万苦赶来,就吃红薯,连忙说道:“章大人啊,这红薯咱家就不吃了,赏赐的东西全安放在绥德府,大人可自取,我等皇命在身,这就回去了,章大人好自保重。”

章子俊连忙说道:“此地边关,本官不得远离,就不远送了,各位大人一路顺风。”

直到汪奎、赵牧一行走远了,边上的顾麟才跟章子俊说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私自前出调兵的事已经无碍了,有了皇上圣旨的背书,在整个河套内不管调兵何处,都是皇命了,只不过皇上的赏赐有点,有点,那个那个......。”

章子俊随即哈哈大笑道:“无碍,赏赐是次要的,也就是个形式,重要是朝廷的态度,接下去我们也不用畏手畏脚了,可以驱赶饥民前来尔林兔镇垦荒种地,不出三年此地成为鱼米之乡。”

再来说说皇上赏赐的东西,绸缎三十匹,是真的绸缎,礼盒十箱里面就是一些名贵的药材什么人参、灵芝一类,已及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器皿,几个瓷瓶、玉佩等,黄金千两,可不要真的以为是金元宝,其实就是一千文铜钱,金牌一面,也不是真的,而是铜鎏金的,这个金牌有点意思,信符,是古代朝廷传达命令或调兵遣将用的执照,叫做金牌信符。这个信符高约 23厘米、宽约8厘米。它的基本使用方法和虎符相同,但不能用来调兵,而是皇帝和游牧部落以茶换马的重要信物。接下去就是美女四人,让章子俊有点头痛了,这种赏赐下来的必定是宫女,而且还有一定的地位,放在家中不能当成丫鬟使,也不得转送他人。当知事邱骏从绥德领回了赏赐后,伯爵府内就开始乱了,姚颖也没有办法,只能把四女安排在西泽园内,等章子俊来府后发落。

作为榆林县官的崔钰,目前正焦头烂额状,陕西、山西饥民听说绥德、米脂一地的无定河沿途有粮可食,全逃荒到此,求活一命。巡抚早就有令,凡是饥民全部驱赶到榆林,在榆林有临时的收容所,每日发放赈灾口粮,大半年下来汇集了数万人,目前还在增加中,章子俊要求崔钰每天运送百人去往尔林兔镇,沿途有兵士护卫,说是护卫,其实就是驱赶,每隔三十里有粥摊吃食,从榆林往尔林兔要走上五六天,所以这一路上几天后饥民人数就首尾相连了。

现在尔林兔人数在逐渐增多,奇怪的是尔林兔没有修筑城墙,这些饥民在距神木方向的河湾停留了下来,开始就地搭建了许多窝棚,安居下来,这里水草丰满,有着大片的林木及沼泽,可以开垦成为良田,不管来多少人,都能容下,这些饥民将在这里以工代赈,安居下来,目前粮食就是最好的吸铁石,章子俊在这里的经营方式是不限地,只要开垦出来,土地就属于自己,免缴三年粮税,等秋后产粮后,也就不用赈济了,官府只是起到一个维持秩序的作用,前期分发一些基本的农具及粮种。等这些饥民手中有了粮后,慢慢地改善居住条件。

最重要是抢时间,在鞑靼没有来到前,能收获一季的粮就能站稳脚跟。随着河湾人数的增加,崔钰每日输送的饥民也在增加,由前期的百人增加到了千人,从榆林大批的粮食、芦席、瓦罐等生活物资绵延几十里的大车装运到了河湾。

整个尔林兔正在复制着昔日平安镇的景象,起窑炉烧砖瓦、搭屋棚,制作一些陶罐、盆、碗,编织芦席、藤条篮筐等这些基本的生活品,守卫的兵士除了每日的操练外,慢慢地加固各种防御工事,改善着居住条件... ... 。

目前新耕地面积随着人口的增加也不断地增加,章子俊最苦恼的是各种的粮种缺乏,不得不栽种一些瓜果蔬菜,反正这些也能吃饱肚子,比如大豆、南瓜、冬瓜、长豆、茄子、胡豆、黄瓜、丝瓜、葫芦、豌豆、豇豆、扁豆、刀豆、萝卜、白菜、水芹菜,凡是能有的种子全部播种下去,这些蔬菜杂粮大面积种植后,当秋后,就能获得海量的收获,接下去就是保湿,好在这一片土地不缺水,别的地方干旱,而整个乌梁素海得益上游黄河河道乱串,有源源不断的补给水源滋润着这一片土地。

从平安镇几个农场迁来的鸡鸭牛羊不缺草料,这里水草特别茂盛,难怪几个鞑靼部落懒着不走,在水源充足的地方,围垣养起了鱼。

不到三个月后,慢慢地地里就有了出产,像一些长豆、茄子、黄瓜、丝瓜、豌豆、扁豆、刀豆、番茄、辣椒、以及大蒜这些就产出了,这些蔬菜采收一批随即又会长出一批,虽然不能当主粮,也能当作副食,就是缺少食用油,所以说为什么章子俊鼓励大家养殖家畜了,可惜家畜苗很珍贵,一般的人家养不起也得不到幼仔,最后就把目光瞄向周边的几个鞑靼部落上去了。章子俊让林熙林主簿装扮成商人,赶着大车去给这些鞑靼用盐、茶砖、铁锅、绸缎去换牲口,主要是牛羊,也有马匹。章子俊说道:“林主簿啊,这是一门生意,很有前途,弄好了,生意做大了,往后就是西北大商贾,什么乔家大院,王家大院这些随便造,山西八大商富可敌国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弄的林主簿一愣一愣地,没听说过山西八大商啊。”

此时食油最好的就是动物油脂,特别是猪、羊、牛油相对来说在荤油里面是最便宜的,猪的繁殖能力强。一窝五到八头不在话下,所以这几年下来平安镇的农场里面繁殖的最多,在缺少食用油的时代,越肥的肉越好卖,瘦肉反而不受待见,这就是古代啊,在明朝平常人家,可能一年吃上一回肉食很普遍,平时有什么就吃什么,可以说东啃一口,西啃一口,多亏了这几年来章子俊大量囤积许多杂粮。到目前为之,这些明朝人只是把粟米、大米、黍、麦为主粮,余下全是杂粮,所以章子俊发放的以工代赈的粮食全是杂粮,土豆、玉米、红薯三种,粟米、大米、麦面这些只有在商铺粮店里面自己去买来食用了,在逃荒的这些人群中,以前也有大户人家的,也有家底丰厚的人,这些人本可以不逃荒的,无奈也被裹挟着,因为太多的饥民首先就把当地的大户人家吃空,无论家中囤积多少粮,当大批的饥民蜂拥而至时,群起而攻之,直到吃完最后一口粮为止。

当尔林兔及河湾的人口多了,各种商人就会不远千里随至,比如从定边、盐池过来的商人全是贩盐的,从湖北过来的全是贩运粮食、药材,从江南过来的全是绸布、茶叶等等,这些商人在平安建镇起最先设立商铺商号,这一次也不错过机会,往尔林兔及河湾派出商号,这些商号全是驴马队运输,设立临时帐篷商铺、驴马大棚车商铺,因为看目前的形势还不知道能不能站稳脚跟,听说鞑靼已经在调动兵力,要收回整个乌梁素海。

古代商人的消息最灵通的,也是传播各种消息的渠道,大家通过各种消息的汇集,慢慢就会在人多聚集区形成一个市场,交汇着各种各样的商品行情,商业“情报”,还有就是各种小道消息,旅途奇闻怪事等等。

林熙在跟鞑靼人交易时带回来一个消息,蒙古“小王子”将带兵又一次犯边了,主攻还是大同,这是对明军侵犯乌梁素海的报复,鞑靼人认为明军在尔林兔及河湾准备筑城驻守了,势必压缩鞑靼人的空间,你占了乌梁素海,那我就去占大同。

鞑靼人的情报是乌梁素海有明军的几万人马,让红海子部落监视,另派出一支五千人骑用来牵制尔林兔的明军,二万主力将进攻大同一线,一万精骑进攻宣府。

鞑靼“小王子”又犯边了,朝廷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一个月后的事了,鞑靼的二路主力游骑侵入到了鸡鸣湾一带了,分头进击。这一次朝廷没有准备,加上朝中乱象,京军人数不足,只能让宣府及大同守军全力抵挡。

来攻尔林兔这支偏师,只是牵制章子俊的几万人马,其实章子俊只有刚装备不久的三百火枪兵,三百掷弹兵,三百后勤辅兵,一个百人直属炮队,加上延安卫三千兵、绥延卫三千兵,总兵力勉强七千人。在这个七千兵中,骑兵只有一千,余下全是步卒。

反看鞑靼这支五千人骑,全是双马精锐,加上红海子部落倾巢而出三千骑兵,加起来有八千了,好在章子俊是防守,看看人数似乎相差不多还能一搏。

这一路鞑靼兵得到的情报是,明军有二万多,把逃难驱赶来的饥民也算进在内了,所以很是小心,不急着进攻,慢慢开进,试探明军的反应。这样做很保险,因为鞑靼人机动性很强,来去自如,一直以来明军只能被动防守。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