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摸摸口袋,咬牙坚持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第305章 摸摸口袋,咬牙坚持

桂省省城。

某住宅小区,陈志海用一根安全绳把自己吊在16楼高空,正在给客户安装空调。

这是陈志海今天安装的第四台空调,8月是空调安装的高峰期,他每天都要顶着烈日高强度劳作,又没有高温补贴,衣服都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身体真的有些吃不消,晚上都是倒头就睡。

此时人在半空,身家性命就系在一根长绳上,说句实在话,这种既危险又挣不到多少钱的工作,陈志海是真的不想干,但摸摸口袋,又只能咬牙坚持着。

他是农村出身,家庭条件不好,今年已经32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父亲在他读初中的时候就病逝,母亲身体也不太好。

他还有一个妹妹,不过两年前已经嫁人了。

他读书成绩不行,再加上父亲去世后,家里没有条件继续供他读书,所以他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没有文化,在外面打工也只能干些体力活。

如今,他已经32岁了,从建筑工到空调安装工,他咬牙干了十几年,再加上自己省吃俭用,现在手里倒是攒了一笔钱。

陈志海已经想好了,把今年的旺季干完,就请媒人介绍个姑娘,然后结婚生子,过上他一直以来不断幻想的幸福生活。

想想要是顺利的话,可能用不了多久就能摆脱单身,摘掉老处男的帽子,陈志海便凭空生出一股力气,顺顺利利的把这台空调安装完毕。

等陈志海回到天台,脚踩实地,那种安全感总算是回来了。

“陈哥,辛苦了,喝水。”

同伴小李递过来一瓶矿泉水,陈志海接过咕咚咕咚就喝下去大半瓶。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陈志海用随身携带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小李,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去吃饭,等吃饱喝足了再接着干,今天的目标是安装十台空调,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休息。”

“嗯,好的。”

……

十五分钟后。

附近一家价格便宜的快餐店,陈志海与小李狼吞虎咽的吃着午饭,干体力活的饭量自然不是坐办公室的人能比的,两人添了两次饭,外加一碗免费的例汤,才把肚子给填饱。

吃饱喝足后,两人找了个阴凉的地方休息。虽说今天安装的任务很重,但刚刚吃饱还是要休息一下的。

就在陈志海刷着搞笑短视频打发时间的时候,一个青年帅哥走到他的面前,微笑着打招呼道:“你好,请问你是陈志海先生吗?”

陈志海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穿着打扮都有别于打工者的青年帅哥,点头道:“我是陈志海,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青年帅哥自我介绍道:“陈哥,我叫江枫,是一名职业媒人,我来找伱是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陈志海闻言呆了一下,随即有些警惕的拒绝道:“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他不是不想找对象,只是眼前这小伙子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莫名其妙的跑到他面前说要给他介绍对象,怎么听都觉得不靠谱。

甚至,第一时间他的脑海中就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骗局。

如今这个年代,各种骗术真的是层出不穷,在无数人上当受骗的同时,也有很多人提高了安全意识,在遇到意料之外的好事时,第一时间就把它列为骗局。

江枫看他一脸警惕的样子,显然是把他当成骗子了,不由得笑道:“陈哥,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是骗子,我婚介所就开在火车站附近,而且我在网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你可以上网查一下我的资料。”

被人家看穿了心里的想法,陈志海多少有些尴尬,不过他赚钱不易,卡里那43万是他十几年来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下的,他自然要警惕被骗。

见他警惕性不减,江枫提议道:“陈哥,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到我婚介所来谈,我婚介所开在火车站附近,有几百个平方,因为在网上小有名气,所以生意一直不错,你去看了就知道不会是假的。”

听到这话,陈志海心中倒是打消了不少顾虑,说道:“江媒人,真是不好意思,我一会就得干活去了,恐怕没有时间去你婚介所了。”

江枫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陈哥,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不想耽搁你太多时间,我现在先把女方的情况跟你说说,你要是觉得合适的话,明天或者后天你再抽个时间来我婚介所,我安排你们见面聊聊,你看怎么样?”

人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陈志海自然不会再拒绝,“好的,江媒人你说。”

他原本就有干完今年这个旺季就请媒人找个对象的想法,如今有媒人主动找上门来,只要证明这媒人是真的,那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哪可能会拒绝啊!

江枫把女方的资料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她是农村人,今年23岁,长得还可以,身材也不错,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都挺好的,原本拥有不错的未来。

可惜在她15岁那一年,一场疾病把她的一切都毁了,年纪轻轻的她,失明了。

这样的打击,很多人恐怕都没办法接受,但她很坚强,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振作起来,努力习惯失明后的生活。

从一开始什么都做不了,需要人时刻照顾,到基本能够自理,她只用了三年。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她还学会了一门推拿手法,然后刚满18岁的她,经人介绍,从老家来到了省城,进入某个盲人按摩中心成为一名技师,一直干到现在。

如今,她的生活稳定,按摩中心的女老板也很器重她,工作虽然辛苦了点,但每个月上万的工资,还是比很多人强了。

陈哥,她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女孩,你要是不嫌弃她是个盲人的话,明天或后天就到幸福婚介所找我,我安排你们见面。”

陈志海闻言脑海中乱哄哄的。

江枫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说道:“陈哥,这是我的名片,等你想清楚了再打电话给我。”

说完,江枫道了声再见,便往前走了几十米,然后上车,走人。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李目送江枫开车离开,才开口道:“陈哥,你这是时来运转了,竟然有媒人主动上门给你介绍对象,看来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摆脱单身了。”

陈志海有些发懵的说道:“小李,可人家媒人介绍的是盲人啊!”

小李不以为然的说道:“盲人怎么了?刚才媒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女孩子的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不需要人过多的照顾。

而且我们什么身份?不过是干着高风险苦力活的人罢了,哪怕我们拿命去拼,也只有旺季时的工资可能会比人家高,而淡季时的工资跟人比就差远了,这样的对象我想找还找不到呢!”

陈志海闻言心中豁然开朗,“小李你说得对,人家除了看不见,方方面面条件都比我强,人家能不能看中我还两说呢,我还在这纠结要不要娶人家,真是太搞笑了。”

小李拍拍屁股站起来,笑道:“陈哥,准备开工了,今天早点把活干完,明天你赶紧联系那位江媒人,尽早把自己的婚姻大事给解决了,要不然三十多岁的老处男,真的好说不好听啊!”

陈志海站起来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还嘲笑起我来了,你要不是花钱去找那些女菩萨解决生理需求,又能比我强到哪里去?”

“嘿嘿,就算我不花钱找女菩萨,我也是开过荤的,就凭这点就比你强了!”

“切,不就被女海王破个处吗,有啥好得意的。”

“陈哥,你这是嫉妒……”

“嫉妒个球,赶紧干活去,等会轮到你出外墙了。”

……

杭市。

某火锅店。

牛兰花把涮好的羊肉挟到男朋友的碗里,然后又开始涮毛肚,涮完毛肚又涮鸭肠,涮完鸭肠涮牛肉,忙得不可开交。

屈海东没有动筷子,就定定的看着女朋友。

虽然女朋友牛兰花在外人眼中长得不漂亮,无论是个人还是家世都配不上他,但在他的眼里,这女朋友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再加上女朋友身怀名器“蝴蝶”,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没有体验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是以,哪怕父母明确表示不喜欢他这个女朋友,他也没有动摇过娶她为妻的心思。

不过,父母的态度对他多少也有些影响,否则以他跟女朋友的感情,现在恐怕早就已经结婚了,而不是同居这么简单。

以前,屈海东固执的认为,父母不喜欢他的女朋友,是对她女朋友有偏见。

可前些天父母却跟他说,江大师已经帮他算过了,他跟女朋友确实有夫妻姻缘,结婚后也是夫妻恩爱。但女朋友牛兰花跟父母却性格相冲,一辈子都好不了。

当时,听到这话,屈海东是难以接受的,一度否决了江大师说出的性格相冲的话,并指责父母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然后负气回到了省城。

然而,等怒气消散,理智回归的时候,屈海东心中还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毕竟,说这话的不是别人,那可是享誉全国的江大师啊!

在亲眼目睹江大师以一己之力让爷爷跟大爷爷这对失散了八十一年的兄弟相见后,屈海东对于江大师的推算能力那是深信不疑的。

正因为相信江大师的推算能力,屈海东这几天才会愁眉苦脸,一边是疼爱以及养育了他二十几年的父母,一边是深爱的女朋友。

两者却不能共存,这是多折磨人的事。

“老公,在发什么呆呢,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女朋友的话让屈海东回过神来,他哦了一声,连忙动筷,挟起鲜香扑鼻麻辣可口的羊肉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等把碗里的肉吃空了,屈海东才看向女朋友说道:“老婆,这个周末,你跟我回横阳县看看爸妈吧?”

牛兰花闻言眉头一蹙,“老公,你不是刚回去了几天吗?怎么这个周末又要回去?”

屈海东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这不是想让你讨好一下未来的公公婆婆嘛!”

牛兰花搁下筷子,认真的说道:“老公,你是知道的,你爸妈第一次见到我,就打心里瞧不起我,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讨他们喜欢的,与其见面搞得大家都不舒服,那还不如不见,大家都省心,你说是不是?”

屈海东有些头痛的说道:“老婆,他们终究是我的父母,你跟他们处不好关系,我夹在中间很难受的。”

牛兰花道:“老公,你习惯了就好,婆媳关系是我国几千年来最无解的难题,尤其是现代十个家庭起码有九个受此困扰。很多人没有条件,只能跟父母同住一个屋檐下,以至于婆媳闹得不可开交。

但咱们不必这样,大家分居两地,也就逢年过节聚一聚,这见得少了矛盾自然也会变少,这不是挺好的吗?”

屈海东揉了揉额头,“老婆,你这是逃避,问题始终是存在的。”

牛兰花抿了抿嘴,委屈道:“我不逃避能怎么办?你父母摆明了不喜欢我,难道我去讨好他们,他们就能喜欢我了?你心里应该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谁让我方方面面都配不上他们的儿子呢!?”

屈海东连忙安慰道:“老婆你别这么说,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

牛兰花道:“反正我现在把话跟你说清楚,要我去讨好根本不可能喜欢我的人,我肯定是做不到的,周末你要回去看父母我不拦着,但我是不会跟你一起回去的。”

屈海东闻言暗叹了口气,前几天刚感受了父母对女朋友的态度,现在又从女朋友这里感受到她对父母的态度,总的来说正应了江大师的说法——性格相冲。

想要解决父母与女朋友之间的问题,真的是任重道远啊!

甚至,屈海东都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

“算了,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把剩下的肉都放下去吧!”

“嗯,老公你吃着,我来帮你涮肉。”

“……”

感谢飞翔着的叶子、夜1234567两位大佬的打赏。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