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圣旨皇榜

《长生》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网www.jiaobook.com

打定主意之后,长生出去了一趟,目的地是位于东城的倪府。

他此去倪府并不是为了碰运气,因为倪晨伊肯定不在府上,他去倪府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确定倪府的具体位置,上次倪晨伊也只是说了个大概的位置,他得知道倪府究竟在哪儿。

二是为了观察路线,假如此事真是朝廷在暗中左右,比武招亲当日朝廷一定会设法阻止他去参加,最大的可能就是派大理寺的官差过来寻他问话,搞不好还会将他带去大理寺暂时扣押,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得提前做好防范,只要官差一来,立刻跳窗逃走,不与他们碰见。

之所以不提前搬到别的地方居住也有两个原因,一是黑公子目标太大,不可能撇下它。二是宝清客栈周围很可能有朝廷的探子在暗中监视,现在就搬到别的地方只能打草惊蛇,逼朝廷提前动手。

一个时辰之后,长生回到了宝清客栈,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走的是两条路,沿途的街道和宅院他已经熟记于心,回到客栈之后躺卧在床,将这两条路线自脑海里反复推敲,选出最佳路线,自哪处屋檐借力,自哪处墙角腾挪,借哪棵大树换气,自哪处楼阁暂避都进行了反复推敲,确保万无一失这才闭眼休息。

醒来时已是辰巳之交,昨日与杨开约定的是中午见面,时间尚早,长生便去到后院与黑公子待了片刻,他原本还担心黑公子野惯了,待不住,未曾想这家伙很享受眼前的安逸,每日吃的是精料细粮,睡的是软草蒲床,有心牵它出来溜达一圈儿,它也无甚兴致,大有此间乐,不思蜀的意味。

确定黑公子住的惬意舒服,长生也就放下心来,回到房间沐浴更衣,然后带上包袱兵器赶往杨开的住处。

去到府宅门口,却发现杨开背着包袱坐在院子里,见他来到,杨开急忙迎了上前,“道长。”

“你背着包袱干什么?”长生甚是不解,“令师呢?”

“我师父已经走了。”杨开说道。

听得杨开言语,长生吓了一跳,“不可能,我的…...”

见长生误会了,杨开急忙解释道,“我师父昨日午后便恢复了神志,昨日下午我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逐一说与他知道,昨天夜里师父就离开了,他有些陈年旧事需要处置料理。”

杨开言罢,长生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令师肯定还得回来呀,你背着包袱做什么?”

“此处乃他人府邸,岂能久居不去,”杨开说道,“道长妙手回春,救了师父,以后我就跟着道长,兑现承诺,回报大恩。”

“杨大哥,言重了,真的言重了,”长生皱眉摆手,“我说过了,咱们志趣相投,是朋友,你这多见外呀。”

见长生真的生气了,杨开急忙说道,“就依道长所言。”

“你不在这儿住了,令师回来找不到你如何是好?”长生问道。

杨开无言以对。

“宝清客栈你不能去,那地方不清净,”长生摇头说道,“你就别瞎折腾了,比武之前你就在这儿住着,比武过后再做计较。”

杨开无奈,只能点头应允。

“你不是说今天朝廷要贴皇榜吗,”长生转身先行,“走,看看去。”

长生先行,杨开跟随在后,始终慢他一步。

长生很不喜欢杨开这种作法,拉了几次,杨开这才与他并肩前行。

长生没见过世面,杨开还不如他,此番是第一次到长安来,对长安并不熟悉,但长生这时候已经比较熟悉了,他虽然没去过皇宫,却去过洪王府,而洪王府的东面就是皇宫。

路上有不少往东去的江湖中人,也都是过去看皇榜拿号牌的,形形色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僧尼道俗,什么人都有。

起初长生还担心赶去皇宫看皇榜的人太多,二人挤不进去,到得地头儿才发现自己多虑了,皇榜并不是很小的一张纸,而是一面长百丈,宽两丈的巨大横幅,就悬挂在城门东侧的城墙上,隔着护城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何为童榜?”杨开举目远眺。

“下面写的很清楚,二十岁以下为童榜,比武好像是分两次,前七天是童榜,咱们先打,十五之后是正榜,参加的都是各派高手。”长生说道。

皇榜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上半部分是官话前言,大致意思就是大唐将近三百年的盛世,疆域有上千万里,四海臣服,万国来朝,值大顺元年之际,皇帝加恩降旨,扩大武举范围,遴选有志少年为国效力。

上半部分纯属场面话,大唐现在是什么境遇谁都心知肚明,安史之乱和黄巢叛乱已经令得大唐元气大伤,辉煌不再。

武举和科举都是朝廷选拔人才的途径,历来有之,武皇时期尤为重视,不过似今年这么大范围的遴选却从未有过,堪称盛况空前。

皇榜的中部是比武的规则和获胜之后的待遇,与武举选拔的枪马骑射不同,此番比武乃是实战对决,二晋一,再晋一,还晋一,至二百四十人为武举人,加封从七品武官。

武举人再战两轮,胜出的六十人为武进士,加封从六品武官。

这六十人继续再战,首战落败的三十人和二战落败的十五人为三甲,官品不变,仍为从六品。

二战胜出的十五人为二甲,加封从五品武官。

这十五人采用抽签轮战,直至分出头甲三名,与科举一样,第一为状元,第二为榜眼,第三为探花,榜眼探花加封从四品武官,状元加封从三品武官。

比武只有两个限制,一是不准下毒,二是不准用暗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约束,连不伤人命都没有加以限制。

有奖就有罚,罚的也很简单,如果该门派在童榜和正榜里一席不占,直接解散门派,遣散帮众,这个惩罚就很重了,朝廷之所以这么做,为的就是杜绝有些门派置身事外,故意示弱逃避。如此严厉的惩罚哪个门派也受不了,所有江湖中人都会全力以赴。

如果真的全力以赴了也没有争到席位,那这个门派也就不足为惧了,直接遣散,也省得他们滥竽充数,聚众扰民。

永远不要小看朝廷,只通过这张童榜就能看出朝廷的心思何其缜密,落败的那些门派全部解散,以此明正风气,安民治安。入选的门派全部加封官职,为朝廷效力,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唐有难,身为大唐子民,谁也别想袖手旁观,置身事外。

皇榜的后半部分就是大量的门派名称,是按照该门派所在区域划分的,大唐共有十五道,分别为京畿道,都畿道,关内道,河南道,河北道,河东道,陇右道,山南东道,山南西道,淮南道,江南东道,江南西道,剑南道,岭南道,黔中道。

全国三百多个州,分别归属这十五道管辖,龙虎山所在的赣州归江南西道管辖,皇城外有十五处报名凉棚,每一处都立有牌匾,稍后他就要往江南西道报到。

杨开的看阅速度比长生要慢,直到此时方才看了一半儿,“道长,三品是何官职?”

“不是三品,是从三品,”长生摇头说道,“童榜获胜的都是从品,上州刺史,秘书监都是从三品。”

眼见杨开听的一头雾水,长生只得再度解释,“上州就是地盘大,百姓多的大州。秘书监就是朝廷撰书记史的主官。”

“道长好生渊博。”杨开说道。

听得杨开赞许,长生多有惭愧,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不久之前倪晨伊带着他自城里转了一圈儿,沿途遇到的官邸,倪晨伊就会指点解释。

“不过您刚才说的这都是文官哪。”杨开说道。

“对对,我想想,五品以上的武官就可以被封为将军了,”长生说道,“年纪稍微大点的应该会被派出去领兵打仗,像我这样的貌似也做不了什么,对了,大理寺卿好像也是从三品,不过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去管大理寺。”

少年心性,说话随意,说到此处长生才发觉自己言语不妥,急忙说道,“更何况我也选不上头甲。”

“道长过谦了,您一定能技压群雄。”杨开正色说道。

“你又没见过我使用武功,你怎么知道我能不能?”长生笑道。

“一通则百通,一不通则百不通,”杨开说道,“天赋高的人什么都能做好,天赋差的人什么也做不好。”

“你还真看得起我。”长生笑过之后将视线重新移回了皇榜,皇榜上虽有门派的名字,却没有参加比武之人的姓名,不过上面有参加童榜比武的人数,大门派都是两个人,而小帮派则是一个人。

待得自江南西道的诸多门派中找到龙虎山,长生眉头大皱,龙虎山参加童榜比试的人数竟然只有一个人,榜上如果参加之人是女子,人数后面会有备注,龙虎山的人数后面没有标注性别,说明参加比试的人是他,而倪晨伊则被人自皇榜上抹掉了。

见长生突然皱眉,杨开小声问道,“道长,可是哪个门派与您有过节?”

长生摇了摇头,跟他有过节的丐帮,金鼎山庄等门派的确都在榜上,但他皱眉却不是因为这个,倪晨伊被人自皇榜上抹掉了,说明他先前猜测无误,朝廷里有人想要迎娶倪晨伊,不希望她再抛头露面……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