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侦探推理 > 金色绿茵 > 第三五八章 人世间都是生意
    套房宽大的客厅中央的长沙发上,端坐着一位虎头虎脑的中年男人,他一直紧盯着卓杨和李晓青,直到二人走到近前,才慢条斯理站起身来。

    “你好,乔治·冯先生。”卓杨伸出自己的右手:“很高兴和你见面。”

    “你好,卓先生。”乔治·冯和卓杨握手:“请坐。”

    乔治·冯·哈彼斯堡-洛林,今年47岁,已故哈布斯堡大公奥托·冯的小儿子。两个月前寿终正寝的奥托享年98岁,由此可见老大公在五十出头时还是挺老当益壮的。

    和乔治·冯的见面,是在卓杨提议下李晓青牵的线。七月份程浩和赵雪的婚礼上,二人重逢,卓杨听晓青说ec科技和哈布斯堡家族有业务正在谈,好奇之下便打听了打听,才知是和匈牙利的乔治·冯。

    乔治·冯大学期间在因斯布鲁克、慕尼黑和马德里就读,有法律、政治和历史学位。毕业后以电视台记者的身份开始工作,足迹走遍世界上许多国家,多次来到中国。

    乔治·冯能力很强,锋芒毕露的性格让他做事非常具有主动性,也非常自我。但是,虽然很优秀,可老奥托却不怎么能看得上他,觉得他不懂韬光养晦,做事冲动缺乏大局观,容易被人利用。

    奥托·冯的大儿子卡尔·冯是个中规中矩的平庸之辈,乔治顶看不上他这个大哥,时常在家族内部或是其他场合公开嘲讽兄长卡尔,兄弟俩因此也十分不和睦。

    乔治认为自己显然比兄长更适合成为哈布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包括爵位和族长,但这是一个有他没我的选择题,两兄弟开始水火不容。

    奥托只有这个两个儿子,膝下上演宫斗搞得他不厌其烦,便给出筹码后将小儿子乔治‘放逐’到了匈牙利,眼不见心不烦。

    没成想,乔治的确十分有能力,他在匈牙利如鱼得水,将匈牙利经营成了自己的专属王国。

    因为历史原因,神圣罗马帝国和奥匈帝国的影响力余晖,哈布斯堡家族在欧洲大陆许多国家当中至今依然拥有被推崇的地位,尤其在现如今的德国、奥地利、匈牙利和克罗地亚,哈布斯堡-洛林家族族长会自动获得公民身份。

    短短十几年间,乔治将自己在匈牙利的势力经营成了铁板一块,他对匈牙利政府也拥有着一定影响力。直到前些年老大公奥托忧心他尾大不掉,拖累家族的长期战略,委派嫡长孙托马斯·冯也进入匈牙利发展,这才逐渐分化了乔治的势力范围。

    这要放在一战前,乔治和卡尔会发展成拥兵自重的夺嫡内战也没准儿,放在新世纪的现在,乔治·冯也会成为日后哈布斯堡家族听调不听宣的割据诸侯。

    但诸事未定之际奥托·冯突然薨了,冯家面临着约瑟夫家巨大的压力,也找到了推翻老爷子无奈之下做出禅让决定的契机。为了二人共同的利益,乔治和卡尔兄弟俩首次联合了起来。

    乔治经营这么多年,手上掌控着哈布斯堡家族许多隐秘资产,而且还拥有大半个匈牙利的支持,另外小半个支持他的侄子托马斯。他们一团结,整个匈牙利成为了冯家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

    从老奥托辞世到现在两个多月了,哈布斯堡家族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焦头烂额的蔻爸弗兰克·约瑟夫已经有了退让之心,大不了以后同冯家这边不来往,五十年前两家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但卓杨不能就这样算了,事情闹得这么大,退回去将前功尽弃。约瑟夫家失去家主之位,以后不同主系冯家这边来往,但仍然会处处受制于家族,毕竟有名份上的压制。

    自己和蔻蔻将来结婚怎么办?已经把脸撕破了,指望冯家能大开绿灯?卓杨更愿意相信山上有鬼。

    李晓青和乔治·冯的生意谈判让卓杨发现了拆散冯家‘兄弟同盟’的契机,经过一段时间观看时局发展和思考之后,综合各方信息,卓杨便有了这个‘龌龊’的离间计。

    当然,这一切都得需要ec科技总裁李晓青同意并配合。要么说晓青姑娘始终是最体贴的,她在卓杨面前还是八年前的她。

    .

    “卓杨先生,我不觉得你和我有什么可以谈的。”乔治·冯迅速结束寒暄。“若不是因为李晓青总裁,你和我应该永远不会坐在一起。对不起,我说话一贯这么直接,还请你谅解。”

    咄咄逼人的乔治就像球场上的传统力量型中锋,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本就是如此。智慧又形象完美的蔻爸则像影锋,类似于巴乔,具有攻击型和强大的个人魅力,却并不招摇。

    绵里藏针的老大公奥托很像巴雷西,滴水不漏而且看人下菜。至于冯家大公子卡尔·冯,他就是被动防守的平庸门将,他的儿子、嫡长孙托马斯,妥妥一个小狐狸哈维。

    卓杨就是卓杨,无可替代,足球如此,足球之外也是如此。

    乔治·冯端坐在长沙发的中央,卓杨和李晓青分别坐在两端的小沙发上。

    “乔治·冯,直率是个优点。”卓杨连‘先生’都很直率地不称呼了。“我很欣赏你的直率,而且我的确也不会和你坐在一起,今天只是个例外。今天过后,咱俩都尽量避免吧。”

    乔治点点头:“我同意。听李总裁说,你和我有生意要谈,我很好奇,你会有什么生意能和我谈?本人既不搞足球俱乐部,也不做钢琴贸易。卓杨先生,还要请你帮我解惑。”

    “乔治啊……”卓杨笑着说:“我这么称呼,希望你不要介意,你也可以称呼我卓杨。”乔治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人世间的事,地球上所有一切,无非都是生意。看来看去,从古至今从中国到欧洲,从神圣罗马帝国到奥匈帝国,再到你们哈布斯堡家族,其实一切都是生意。”

    “卓杨,有话直说吧。”

    “从大公到职业球员,你和我,归根到底都是生意人。所以我觉得,生意人就只谈生意,只谈利益比较好,谈感情伤钱。你说对吗?乔治。”

    “我很想听听你要谈什么生意。”乔治·冯说。

    卓杨点点头,给自己的保镖怀尔德做了个手势,怀尔德便转身向门外走去。李晓青和乔治·冯也同样示意自己的保镖退场,十秒钟后,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生意正式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