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月华光膜
    之前左风曾经提醒过自己,可是琥珀却并未太过重视,也可以说是他对于危险情况估计的有些不足。

    毕竟左风也没有亲身感受过,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推测,建议琥珀要小心一点。

    然而对于自身精神力,琥珀多少还是有些信心的,即便是一般的育气后期武者,也远远不及他所拥有的精神力水平。

    毕竟他的好兄弟左风,既是高阶炼药师,符文阵法师,同时还是一名炼器师。抛开那恐怖的念力不提,单纯对于精神力的操控,也绝非一般人可比。

    再加上左风一直就非常在意,对身边伙伴精神力方面的培养,所以即便是对精神力修行最不上心的逆风,其本身的精神力也极为不弱。

    普通武者根本没有左风那样的眼光,也没有他的阅历和见识,清楚的知道精神力在武者达到凝念期后,到底会发挥出怎样的重要作用。

    在左风的刻意督促,以及全力的协助之下,琥珀才拥有了如今强大的精神力。也正因为拥有这样的精神力,琥珀才会有点大意了,低估游氏兄弟所凝炼的规则之力。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游氏兄弟也算是一对奇葩了。凝念期强者感悟规则,都是与自身属性有关,同时也与自身的经历,以及对规则的理解有关。

    所以即便是双胞胎,也不可能凝炼一模一样的规则之力。这两兄弟当然也不可能例外,然而他们两个领悟凝炼后的规则,却完全是另辟蹊径,竟然是一种相辅相成,彼此能够相互配合的存在。

    这一下子就导致,精神力嵌入其中的琥珀,不仅仅是吃苦头,而且还要面对莫大的危险。

    他的精神力之中,被注入了一部分灵魂,本来这也是左风擅长的手段。虽然琥珀不具备念力,精神力和魂力的结合,也无法构建出伪精神领域,不过他也正好不需要构建伪精神领域,而是需要融入对方的规则进行感悟。

    若是一切顺利,琥珀就只是稍微接触,以灵魂和精神力来感知,他二人规则中的一些奥妙,并以此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结果游氏兄弟的规则之力彼此配合,先是以潮汐之音,让琥珀的精神力和灵魂,都深陷规则当中无法自拔,最后不知不觉的全部融入进去。

    之后更是层层叠叠的巨浪,不断的拍打着,疯狂旋转着将琥珀的灵魂向中心位置抽取而去。

    这些规则并非是天地间的自然规则, 而是武者通过感悟后,进行调整、改变,继而创造出来的全新规则。而且创造这部分规则的目的,就是为了战斗,所以其中蕴含的破坏力也必然是极为惊人的。

    所以琥珀也很清楚,自己如果任由那股力量,将自己给成功卷入其中,那么等待自己的必将是毁灭性的结局。

    虽然不是全部的灵魂,可是一旦灵魂受到重创,那么自己即便是保住性命,可能也终生无法迈入凝念期,甚至变成白痴,或者是残废也都有很大的可能。

    所以现在的琥珀,情况实际上是非常危险。他的灵魂不断受到,那些潮汐声音的干扰。让琥珀本来只是部分灵魂,处于对方的规则当中,感觉上却好似自己正身处在那样的特殊环境中。

    与此同时,那层层巨浪,还在不断的袭击着,琥珀必须要始终保持着全力,让自己不会被巨浪拍下,更不能够随着巨浪被卷入漩涡当中,他在拼死进行抵抗。

    如今琥珀处于生死危机当中,可是距离他还不到五丈远的左风,以及七丈远的逆风,却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两个还认为,此时的琥珀正在平稳的感悟着规则,处于人生中最为美好的契机当中。殊不知现在的琥珀,几乎每一个瞬间,都处在最危险的边缘,他正不顾一切的努力挣扎求存。

    逆风此刻也盘膝而坐,甚至比起琥珀更快的进入修炼状态,这直接惊的周围奉天皇朝北州武者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琥珀那样快进入深层次修行状态,已经可以说是惊人。再看逆风的这种状态,简直就可以用骇人来形容了。所有人都非常好奇,这两个人到底是如何做到,这样惊人的变化。

    可是大家也都不是傻瓜,当然也都清楚,这个时候绝不能够去打扰,那无疑是准备结下死仇才会做的事。

    不过从琥珀和逆风,先后进入到深层次的修行状态,那些留下来散于周围的北州武者脸色,反而不像之前那么难看了。

    原本琥珀和逆风,更像是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故意摆出一种防备的姿态。如今这两人都进入深层次的修行,如此看来倒是对北州武者十分放心的样子。

    实际上他们并不清楚,琥珀是为了感悟,不得不进入此刻的状态。至于逆风他是刚刚经历过返祖,浑身上下刚刚溯源过的血脉,还需要一定的温养,同时要通过运转气血,将整个身体都彻底激活过来。

    至于看护同伴,以及自身警戒的工作,逆风就完全交给了帝狰来完成。这位一直隐藏在暗处,无人知晓的存在,才是这个小队伍真正意义上的看护。

    至于那位曾老,他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存在,毕竟淬筋期巅峰的实力。不管是感知还是反应,在这里都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察觉到了逆风的情况后,左风这才放心的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体之内。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研究出如何应对“蚀月暗曜”的手段。

    大致的思路左风已经有了,否则他也不会同姬娆达成协议。可是思路毕竟就只是一种构想,距离真正实现还有一段距离,而最终的效果他更是无法预判出来。

    左风的念力在经脉当中扫过,虽然月华被左风刻意分割成为数个部分,但是每一个部分所在的位置,以及其中月华的数量,左风的心中都很有数。

    经历过之前的变化后,左风清楚的知道,月华的存在,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磁场般。他不仅会受到雷霆的吸引,同时还会吸引附近的雷霆。

    那些月华既然在身体当中,就必须要将其分散到身体各个的各处角落,不仅位置上要十分的分散,与此同时月华数量,更是需要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

    这就是一种通过多个磁场相互作用,反而将磁场中心,达到一种相对平衡稳定的状态。这说起来非常玄奥,可是对于懂得炼器术的左风来说,却并不算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因为不少的矿石,本身就蕴含了很强的磁性。有的时候炼器需要消除磁性,可是也有的时候炼器,反而是需要保留磁性,更有的时候还要利用磁性来进行炼制。

    这样一来,对于磁性的操控,就是必不可少的一门手艺。如今月华都在经脉当中,可以通过念力时刻感知到细微的变化,所以相比起炼器来,这种控制月华产生吸引力的那种“磁场”反而要容易许多。

    心神微微一动,左风便开始分离雷霆当中的月华。只不过左风自然不会,将月华单纯的分离出来,而是将一小部分的雷霆,也跟着一并分离出来。

    当雷霆被分离出来后,几乎就比一般的雷弧要稍微粗大了一点。只是那雷弧释放的颜色,隐隐的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晕。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左风开始驱动着雷弧,向着手掌处的经脉移动而去。

    下一刻,在左风的掌心当中,一根雷弧如同一根闪闪发光的幼牙破土而出,缓缓的自其掌心窍穴中钻了出来。

    出奇的是,这一次雷弧从掌心中钻出来后,竟然没有丝毫不稳的情况,甚至平稳的就像一个根会发光的纤细藤蔓般。

    有些人之前隐约听到左风和姬娆间的交谈,这个时候都充满好奇的看来。他们隐隐听到两人提到了月华,如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左风手中,那散发着淡蓝色光华的“藤蔓”,无法将之与传说中的月华联系到一起。

    连姬娆都没有得到左风的解释,他当然更不会向其他人解释什么,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注入到了那团光芒内部,左风仔细的观察着月华内的任何一丝细微变化。

    对于月华这种稳定的状态,左风其实也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他可是清楚月华的破坏力有多么恐怖,所以这个时候丝毫都不敢掉以轻心。

    操控着月华在掌心中慢慢的平摊开,然后左风双手表面,立刻就包裹起大量的念力。这些念力,帮助左风捏住那融入月华的雷霆边缘,开始慢慢的拉抻起来。

    “滋滋”

    怪异的声音连续不断的传出,那光芒也随着左风拉扯,开始慢慢的向着左右两侧延展开,形成了一片淡蓝色的光膜。

    这种拉抻一开始还算顺利,淡蓝色的光膜,就这样在左风面前,展开了近两尺宽。只不过当那光膜在接近两尺宽后,再继续拉扯就变得非常困难。

    而且越是想要拉扯的更大,就变得越发困难,甚至到最后左风已经动用全部念力。那淡蓝色的光膜,也就只能够展开到两尺半左右。

    ‘难道这就是极限了,可是这还远远不够啊,凭借这样的光膜根本无法抵挡“蚀月暗曜”,不行,一定要再大一点才行。’

    左风的眼神微微一变,随即更加汹涌澎湃的念力,就疯狂的释放而出。而那淡蓝色的月华光膜,就在这样的巨力之下,被再次拉扯的向外延展了一点。

    然而刚刚变大了一点,就从那光膜当中,骤然传出了“嗤啦”一声,如同皮革被撕裂般的声音,光膜就在左风的眼前直接破碎开,然后迅速的化为了一片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