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科幻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八十八章 破罐子破摔的董卓
      李儒听了董卓的建议,顿时吓了一跳。

      打宗亲之盟?相国此举太过冒险了吧?

      那些刘氏宗族以护君为名上雒,占着大义之名,如何能轻易动他们?

      “相国,若与宗亲动兵,恐惹天下士族的口诛笔伐,与相国不利,还请相国三思……”

      董卓举起手,挡住了李儒的话头,淡淡道:“文优,做人何必拘泥?老夫如今,便是不动那些宗亲,难道这天下士族门阀的口笔,便会善待老夫了?”

      李儒闻言语塞。

      唉……此言在理。

      董卓说的话是对的,也是他这一年时间,通过自己的实践感受出来的。

      董卓在初入雒阳的时候,也曾作出一系列动作,打算培养自己的政治势力,但可惜事与愿违。

      ‘凉州寡于学术’这句话不是平白说的,这句话在汉朝的士大夫集团心中根深蒂固,颇有些地域歧视之嫌。

      董卓有游侠之气,善于兵事,多谋善断,也有敢想敢做敢赌博的无赖精神,可以说他身上的这些素质,综合起来确实是一个成大事者所应具有的素质。

      但他终归是士大夫集团的圈外人。

      在东汉政府沿袭百年的名士名族那一套政治游戏中,董卓不懂规矩,或者说他没有深研游戏规则,而是把他自己那一套以快治军的方法搬到了汉朝的朝堂上。

      在这方面,没有人能帮助董卓……他手下的凉州将领们,浑身都散发着政治菜鸡的气息。

      董卓最擅长的是一招,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入京后,董卓先是在十天内废帝,并诛杀何后,以达到迅速掌权的目地,然后他便是迅速的对党锢之祸的罹难者彻底平反,企图拉拢那些在党锢中被打击的名门士大夫。

      党锢牵扯到汉朝几任帝王,十多年来汉室政府的掌权者考虑到这其中的政治风险和代价,没人去提平反的事情,这是十多年来遗留的历史问题,对于政治老手来,不会有人会去碰这个雷区。

      董卓快刀斩乱麻,大面积提拔了受党锢之难的士大夫,还提拔了荀爽、蔡邕等名士。

      荀爽在九十三日内由普通名士升至司空,其升迁简直比坐火箭还快。

      可笑的是,这位被董卓用坐火箭速度提拔的荀司空,在临终前还不忘了想着和王允一起谋害董卓。

      董卓想用他以快打慢的绝招,摧毁雒阳原有的士大夫体系,重新建立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政治群体。

      快速解决问题,是他最擅长的手段,但同时也体现了他不懂得东汉王朝政治游戏规则的本质。

      游戏不是这么玩的,董卓玩政治的手段太过于表面化了。

      董卓信奉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一种高效的军事手段。

      但在以隐忍妥协和长期较量为基调的政治较量中,这种手法并不适合。

      这就好比是在竞技游戏中上了模拟修改器作弊,你让其他玩家怎么玩?

      本来西凉武人在士大夫眼中就是圈外人,董卓上台后不想着怎么从边疆武将的身份向中枢权臣转型,反倒是急功近利,强行进圈,这反而使他和天下名门士族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巨大,乃至于不可调和。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类似于荀爽那种被他提拔成三公的士人,不但不赶紧董卓,反倒是琢磨着怎么弄死他。

      而且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讨董联盟中的刺史郡守们,有一半是董卓委派出去的,结果都调转枪头来打他。

      经历过如此惨痛的失败后,董卓伤心了。

      他对东汉王朝的士大夫圈不再抱有奢望。

      他不再走拉拢路线,而是攥起了刀,坚决执行反抗就杀的强硬政策。

      有基于此,在李儒看来需要向其示好的宗亲联盟,董卓却决定出手去‘碰他一碰。’

      这宗亲联盟和那些有士大夫门阀组成的关中联盟没什么两样,自己就是对他们好,他们也一样视自己为圈外人。

      那还留着他们干甚?

      “相国三思,眼下雒阳正在进行迁都事宜,可谓内忧外患之局,相国若是再惹上那些宗亲,怕是会碍迁都。”

      其实,在初平元年二月,董卓便已经将迁都的事提上日程了,那个时候关东群雄刚刚立盟,还没有打过来,那时候的董卓,举已经觉得雒阳城并不适合他安居。

      雒阳是帝都,亦是大汉第一城,雄伟壮丽,繁华似锦,董卓很喜欢这里,特别是喜欢刘宏留给他的那些女人和西园裸泳馆。

      但雒阳有一个弊端,就是离他的心腹之地凉州过远。

      假如在关中,董卓麾下的西凉军被打散了,或是打残了,他凭他这些年在凉州以及羌人中的威望,可以迅速的再拉起一支数万人的队伍。

      但在雒阳不行。

      在这里董卓手里的西凉兵死一个少一个。

      可迁都对于董卓来说,并不是说说就能办到的事情,这是一项长期的工程。

      首先需要征调车辆,计人口,户册,统计太仓内的资产等等……

      东汉末年可没有银行转账,太仓里的钱,都是拿车实打实的往外拉。

      那些论以亿计的五铢钱,可是实打实在的在那摆着,需要一车一车的往外拉啊。

      雒阳还有百万人口,且当中分为三六九等,有些人资产少,有些人资产却富可敌国,要把这些人和他们的资产运调去长安,也要花上一阵时间。

      要迁都,一次性的迁移是根本不现实的。

      西凉军也不可能全部派去执行迁都,关东群雄屡次前来攻打,董卓的主力军基本全都在东面与他们对峙着。

      河北的王匡,酸枣的兖州诸郡守,对于董卓来尚还算好说,只是阳人城的孙坚实在是太过掣肘,西凉军几番鏖战不胜,对其无可奈何。

      这也是董卓曾言:但杀二袁、刘表、孙坚,天下自服从孤耳。

      ……

      董卓此刻的脸色有些潮红,口中的粗气也变的浓重。

      他对李儒道:“迁都之事,历经数月,皆因关东诸贼屡番攻伐,让老夫难以抽出手来以竞全功!事到如今,雒阳百万之民只是迁移了十之二三,若是再迁延下去,这迁都何时是个头?”

      李儒长叹口气,道:“雒阳之民,大多世居于此,特别是城内的那些从南阳迁居而来的望族,自光武时期祖业数代皆在此扎根,很是难动,他们故意迁延,方致使迁都之事进境甚缓……”

      “啪!”却见董卓重重的一掌,拍击在了水面,咬牙切齿道:“这些蝇蚋贼,一个个竟跟老夫耍心思,且待老夫破了关东诸贼,再好生与这些贼子算账,看看他们有多少胆量,居然敢忤逆老夫……啊!”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董卓突然怪叫一声,猛然从池中站起身来,而水中的那名采女则是被他掀了个跟头,摔倒在水池内,呛了一口水。

      她仓惶的站起身,不停的咳嗽。

      董卓恼羞成怒的一把抓住那采女的头发,声嘶力竭的吼道:“贱人,安敢弄伤老夫?”

      那采女浑身湿漉漉的,被董卓揪着头发,一边因呛水咳嗽,一边痛苦的哀嚎。

      “相国,妾、咳咳、妾身不、不是故、咳咳……故意的,妾身在、在水中好冷……”

      话还没等说完,却见董卓已经将她的头颅恶狠狠的摁入了水中。

      那采女的头被埋入水中,不能呼吸,只是拼命的扑打着水面,溅起了阵阵的水花。

      不多时,那采女的动作开始逐渐变缓,一直不停扑腾的手也缓缓的垂落了下来,落入水中,少时便完全不动弹了。

      李儒一直都在冷眼旁观。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景象。

      董卓好用刑法立威,这是他的习惯,只要是胆敢忤逆他意思的人,结果都是死。

      刑法立威,是他约束麾下一众西凉豺狼,并威慑羌族的重要手段。

      能够驾驭数万虎狼之徒者,必以杀人为常事。

      董卓随手将尸体仍到池中,转身走出池子,对李儒道:“眼下袁绍和袁术不睦,关东群贼暂时不会对老夫出手,若是不乘此时机完成迁都,老夫还要在雒阳耽搁至几时?可那些刘氏宗亲,会眼睁睁地看着老夫迁都吗?他们必然阻止……若是不打疼他们一下,他们焉能听话?”

      李儒恍然地点了点头,道:“卑下明白了,刘氏联盟所依仗者,相国与关东群贼鏖战,他们于中取利,如今二袁不睦,关东诸贼暂时不会与相国作对,相国便无需在宗亲和诸贼中来回制衡,若是乘此时节拿下荆益两军,倒是可除去一心头祸患。”

      董卓将长袍披在身上,道:“不错,二袁若是与老夫作对,老夫或许会去拉拢诸刘制衡,如今二袁不来,老夫留着那些宗亲作甚?老夫如今已是不容于天下,杀不杀宗亲之军,对老夫来说已是没有区别。”

      这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李儒思虑了一下,道:“那若是急切之下打不下宗亲之盟?”

      “打下了,就省心了!打不下,那就跟他们谈!他们北上,不就是想跟老夫谈条件,捞取些好处么?”

      李儒终归是毒士,略一思索,便想出了个中奥妙。

      “相国行事果然是神鬼莫测,卑职佩服之至。”

      董卓哈哈大笑,道:“刘焉刘表之辈,也妄想用什么大义来威胁老夫,却是找错了对象,老夫要让他们知道知道,老夫与二袁贼子,可是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