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 383 300万重点项目与“杰青”(求订阅)
      周日,在《自然·能源》文章投出后,许秋手中的工作暂时清零。

      虽然接下来他的工作思路还是比较明确的,但人一闲下来就想偷懒。

      许秋也不例外,他轻车熟路的打开了起点网页,筛选了一下“200万字以上”的小说,打算找一本对眼缘的书随意看看。

      许秋看小说有个习惯,基本只盯着字数200w+的,然后一次性看完,也不追更,不管有没有结局,对他来说那都不重要。

      而且,他看的也快,巅峰速度全速浏览的话,一天差不多就能看200w字以上。

      以至于许秋大一刚接触网文,只花费了一年不到的时间,总阅读字数就已经过亿。

      当然,这种阅读速度,基本上就是看一本忘一本,记不住什么剧情。

      比如,现在他只能依稀的记住什么“学之力,三段!”。

      就在这时,熟悉的bgm响起,魏兴思出现在216的门口。

      许秋默默x掉网页,内心叹了口气,抬头和魏老师对视了一下,交换了一下眼神。

      魏兴思:“我来了,你懂得。”

      许秋:“你来了,我懂了。”

      看来新的活儿又来了,只是这次要干啥呢?

      嘛,等下就知道了。

      魏兴思招了招手,说道:“许秋,邬胜男,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三人进入218房间,魏兴思在办公桌前坐下,说道:“还有三个月就要年底了,叫你们过来,主要是说一下项目申请的事情,之前许秋你和吴菲菲写的那个中瑞stint算是小项目,这回我们要申请两个大项目。”

      魏兴思情绪高涨,解释道:“其中一个是杰青基金,你们也知道,我现在还有几年就要满45周岁了,到时候就无法再申请‘杰青’或者‘长江’了。刚好今年因为许秋的缘故,我们组里的成果非常多,所以我经过考虑之后,打算冲击一下‘杰青’。”

      对于这个消息许秋并感到不意外,之前他就听到魏老师和冯盛东聊起过这件事情,邬胜男也是淡定的点点头。

      魏兴思从冰箱里取出两瓶沙棘汁,递给许秋和邬胜男,随后继续说道:

      “刚才我和龚远江打电话聊了聊,他既是‘长江’又是‘杰青’,对这方面的申请比较有经验。

      “他告诉我杰青项目的申请和普通的面上项目不太一样,杰青基金的评选更看重的是过去已有的工作积累,对于拟开展的研究工作不宜介绍得太具体,只要大方向没有问题,有一定新颖性和创新之处就可以了。

      “太具体有时候反而会被人挑出毛病,在获得杰青资助后,完全可以自由探索,如果把自己限制得太死了,以后检查中碰到‘死心眼’的,解释起来会比较啰嗦。

      “大体就是这样的情况,申报日期截止时间是明年的三月初,我打算让邬胜男你来主笔,许秋你负责把握大方向,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没问题。”邬胜男当即回应道,对于帮老板写本质这种事情,作为一个拿工资的博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以。”许秋也回了一句,对他来说,现在就是学生的身份,能学到东西就是好的。

      之后要走科研的道路的话,肯定也会遇到申请基金的事情,现在帮魏兴思写,就是给自己攒经验,到时候就会少走很多弯路。

      毕竟,现在是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工作做得再出彩,没办法展现给别人,那也是零。

      因为别人在评审的时候,不可能全部都是同一领域的研究者,总会有一半左右的其他领域研究者,怎么把项目写的让其他领域的人也能看懂,也能觉得非常nb,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

      当然,话说回来,一力可以破万法。

      如果在历史研究成果中挂上十几篇以一作或者通讯作者身份发表过的cns、《自然》大子刊,就算是外行,也都能看懂,这是大佬。

      许秋拧开了玻璃瓶装沙棘汁的盖子,呷了一口,感觉沙棘汁的味道有些怪怪的,酸甜酸甜,和其他常见的果汁都不太一样。

      这时,魏兴思的声音再次传来:

      “另外一个项目是重点项目,关于非富勒烯受体的,最早是徐正宏向学部提的建议,主要是因为他们idtbr体系取得突破了,效率做到了11%。

      “后来经过同行评议,筛选,学部审核,现在已经正式确认了这个方向,指南刚刚下来没多久,一共有两个名额,这个项目的申请截止时间和杰青项目差不多,也在明年的三月份。

      “重点项目是五年一共300万直接经费资助,资助力度非常大,我怕我们组单独申请的话吃不下,因此打算和龚远江他们那边合作,如果能申请到的话,经费他们分大约100万,我们分大约200万。

      “不过,有个问题就是,普通的面上项目是不需要现场答辩的,只需要同行评审通过即可,而重点项目和杰青项目在同行评阅过后,都还需要进行现场答辩。

      “这样的话,如果两项申请都能中的话,就需要连续答辩两场,压力比较大,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魏兴思说到这里,笑了笑继续说道:

      “另外,重点项目如果是多方协同申请的话,必须要有各自的分工,也就是说多方之间研究的内容不能重叠,必须有所互补。

      “考虑到这一点,我和龚远江简单讨论了一下,他们做小分子给体材料的底子还不错,刚刚不是还发了一篇am嘛。

      “因此这个重点项目的申请,就让他们负责小分子给体材料的开发,我们负责非富勒烯受体材料的开发,以及聚合物给体材料的开发,这样刚好三个并列的研究方向。

      “嗯……这个项目我暂时亲自负责吧,等下许秋我们讨论一下。”

      “好的。”许秋点头应下,其实他平常和魏兴思在学术上的交流也并不少。

      比如,新出来的有机光伏相关文献,魏兴思在看过一遍后,会打印出来拿给许秋,然后许秋再分发给手下的四个妹子,同时自己找魏老师进行讨论,聊一聊最近其他的同行都在干什么,接下来计划做什么,近期几个妹子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划水。

      魏兴思偶尔还是能够提出一定独到见解的,包括激子扩散距离的测试,其实许秋是受到魏老师启发的。

      毕竟魏兴思的近十年有机光伏的研究不是白干的,“青千”的帽子也不是混来的,而是实打实有一定科研水平的,至少能超过国内90%的教授。

      之所以魏兴思看起来做的事情很少,基本上“没什么声音”,组里有机光伏领域基本完全放权给了许秋,那是因为他毕竟不是一线科研人员。

      当许秋提出的想法可行,且确实能够做出成果的时候,他自然没有必要强行去把许秋正在做的实验给改掉。

      这个时候,默默的提供支持,为许秋扫除科研过程中外部的障碍,比如材料、仪器、经费等等,才是一个导师应该做的事情。

      有时候,无为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强行插手,反而做了多余的事情,成为了外行指导内行。

      魏兴思又从冰箱取出一瓶沙棘汁,拧开盖子,呷了一口,说道:“嘶,怎么是这个味道,第一次买这玩意……”

      他默默的把瓶盖重新旋紧,起身去烧水泡茶,同时说道:“等下把剩下的几瓶沙棘汁,拿去给课题组其他人分了吧,我们先来讨论一下杰青基金的事情把,许秋你有什么想法?”

      许秋考虑片刻,说道:“之后我主要有两个研究思路,一个是对itic体系中央的d单元,也就是类idtt单元进行大幅度的修改,包括引入氮原子、将侧链改至sp2杂化碳原子上等等;另外一个思路是制备叠层器件……我觉得杰青基金的话,还是写叠层器件吧。”

      “哦?具体说说。”魏兴思来了兴趣。

      “叠层的话,还是三个方向,”许秋详细解释道:

      “近红外非富勒烯受体材料的开发,半透明器件的制备,以及叠层器件的制备,三个方向刚好是层层递进的关系。”

      “具体来说,合成方面的话,可以直接让邬胜男把她之前构思的4tic、ihic等材料拿出来。”

      “接着,进一步进行半透明器件的开发,可以使用银纳米线、薄层金属电极作为器件电极材料,半透明器件目前做的人不多,因为传统都是富勒烯的体系,很少搭配近红外的给体材料,没有做半透明的必要。”

      “最后,我们充分考虑光吸收互补,制备叠层器件,定个小目标,效率突破15%!”

      这一声“15%”的口号,许秋喊的非常的响亮。

      “不错,不错,”魏兴思也被许秋的气势给鼓舞了,赞不绝口。

      随后,他朝邬胜男说道:“你就按照许秋的思路,先把项目的初稿写出来,也不用太急,一月份之前完成就好,我们寒假之前把它改好,等开学后直接投掉。”

      “好的。”邬胜男应和下来,魏兴思继续问道:“关于重点项目呢,许秋你有什么具体的思路吗?”

      “嗯……”许秋想了想,说道:“如果要博取比较大的亮点,现在能想到就是氮原子的引入,不论是给体还是受体,都可以按照这个思路,去开发新的结构单元,问题就是合成难度可能比较高;如果要求稳的话,那么就还是基于现在的结构进行改性嘛,虽然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了,但是仔细挖掘下去,总是能找到一些方向的。”

      魏兴思陷入了沉思,最终决定:“暂时按照氮原子引入的思路吧,具体的话,我再考虑考虑。”

      “行。”许秋没什么意见,反正项目最终也是以魏兴思的名义进行申请,他现在的身份算是智囊。

      讨论完毕,许秋和邬胜男提着剩下的几瓶沙棘汁,返回216。

      其实,许秋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分到一个项目的主笔呢,结果自己这回似乎要打酱油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他是更希望把时间花费在实验上的,但现实中对于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很难把所有时间都用在科研上。

      项目申请就是每个科研工作者都要面临的事情,因为没有项目就没有经费,没有经费还研究个锤子……

      除此之外,硕士生、博士生都要上课,还要处理学校的一堆事情;

      到了博士后可能没有学校事务这方面的问题,但大概率要帮老板写各种基金、项目的申请,做实验的时间也不多;

      等评上了讲师、副教授、教授之后,又要上课,同样也要处理学校的一堆事情,而且可能事情还会变得更多,比如要参加学术会议,参加学生答辩,参加院系会议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