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侦探推理 > 炎黄神眷 > 第两百一十章:源位面,末日废土
      在那灰蒙而微红的天空背景下,鳞次栉比的残破大楼沉寂矗立着,显露出一种永远沉浸在黑暗之中的死寂。

      只剩下框架的楼宇和垮塌的房屋相互簇拥着,废墟当中偶尔有一两只手臂粗长的巨型蟑螂探出头来,它们细长的触角谨慎地摇晃着,然后小心吸吮那凝聚在残破瓷砖表面的绿色水珠。

      突然,暗影当中有一头狗般大小的野兽一扑而过,落地之后,方能看清那是一头皮毛残破、许多皮肤已然**的红瞳老鼠,它猩红的眼目当中,尽是疯狂与暴虐意味。

      淤积在阴暗角落里的恶臭积水,释放出带有强烈辐射气息的幽莹绿光。

      偶尔可以看到散落在碎石和钢筋之间的骷髅遗骨,表面上附着的磷质悄悄被燃亮,用惨淡的微光照亮着方寸之地。

      就像不是每一个个体,都可以晋升更高的生命阶位的,事实上,绝大部分个体,拼尽自身全力也不过泯然于众,不至于太过惨淡而已。不是每一个文明,都可以顺利晋升更高级文明的,零阶文明黑暗时代,一阶文明奴隶社会,二阶文明封建帝国,三阶文明工业时代,四阶文明宇宙时代,每跨越一个文明阶位,文明的生产力都是千百倍的爆发跃升,工业时代三百年,比之前三个阶段的几千年时间,产出价值还要丰盛百倍!

      但并不是所有文明都能活着进阶成功的,大部分的原始部落、奴隶社会、封建帝国,全部都被自然环境或者外敌灭掉了,最终形成工业文明时期的几百个国家。

      而工业文明时期的威胁,则更加可怕,那个时候人类掌握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巨无霸国家间的冲突,可能就会爆发出一场直接毁灭之前几千甚至上万年积累的战争。

      石毅熟读地球军事史,他深深知道,若是当年古巴导弹危机一个处理不当,1962年10月22日以后的地球,大概率就是自己眼前这个样子的。

      四周没有半点人烟,石毅孤身一人带着一条狗,行走在这片废墟之上,感慨着一个文明晋升失败后的惨淡,事实上,多元宇宙大部分文明晋升都会失败。

      “按照道家典籍的记载,洪荒时代,由于太清圣人执掌人教,主导了人教大兴,因此多元宇宙无穷位面,无论是哪里,大部分都是以人类气运为主导的,但即便是如此,二八定律依然始终起着作用,只有少部分人族可以走到相对高处。”

      越是思及于此,石毅就越是感慨炎黄神眷的恩赐之厚重,大部分文明,大部分人族进化,是没有道路可以走的,只能自己摸索着披荆斩棘得硬趟,而身怀诸多道法典籍,虽然目前来说没有最顶尖的,但跟大多数人族相对,已经是照着地图前进,优势占尽了。

      站在多元宇宙无穷位面的立场之上,炎黄体系就属于二八定律中的二,石毅归属于这一体系当中,还属于精英分子,因此才有今时今日之修为成就。若是没有茅山养尸经、若是没有丹道人仙体系,若是没有真灵九变功法,石毅现在抱着一本石家的龙王神力功法死磕,现在顶天传奇境界,不过是棋盘当中的一枚过河卒罢了,根本就没有成为执子人的资格与可能。

      当然,话反过来说,石毅当年若不是死战不退的勇战之士,炎黄体系家底再丰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往他身上砸资源。天助者亦需要自助,并不是躺平求带就行了。

      在一座废弃的城市,破败大楼以及断墙残垣之间,一群衣衫褴褛、身上仅仅缠着破布条遮挡风寒的人们,正排着弯弯曲曲的长队,一步步缓慢向前挪进。

      他们的身上大都散发着极为难闻的异味,皮肤脏得看不出原本的肤色,不少人皮肤表面覆盖着蛇蜥一样粗糙的角质鳞块或者其他丑陋的变异组织,坚硬的皮层让敏感的神经变得很痒,每当他们用肮脏的黑色指甲在上面来回抓挠的时候,总会带起大片脱落的死皮,淡绿色的脓水随之渗出。

      这是一个被以强污染性炸弹以及生化病毒,轮番蹂躏过的世界,大部分人类已经死掉,而少部分的人类则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

      经过跨位面空间传送与长达四个月的飞行之后,虫族飞舰抵达目标冥魔的源位面星球,然后在母皇的思感力量包裹保护下,飞舰解体以陨石的形态将石毅等人投入到这颗星球上。

      虽然皆对自身力量有着足够的自信,但是调查清楚情报,尽可能等到冥魔晋升的关键时刻,施以一击,这才是明智的战术。果然,真正来到冥魔的起源星球之后,石毅就迅速发现不对了。

      一直以来,冥魔那个家伙表现出来的,都是魔法文明魔法侧的能力,尤其是它半神禁咒“黑暗龙枪”,居然有强大的气息遮蔽能力,暗算杀人堪称无往不利。

      可是刚刚降临没逛几圈,石毅就发现,眼前这颗星球走得绝对不是魔法文明路线,而是晋升失败的科技或武道路线。换而言之,冥魔大几率隐藏实力,并且很可能擅长近身战。

      在排列队伍的最前方,是一个已经废弃大型超市的大门,超市的旋转玻璃窗早已被破坏,大厅中央位置放着一尊高约三米的神像,神像两侧还有一些零散石像左右侍立,共同形成一个粗陋的法坛。

      石毅虽然带着脚旁的土旺走在这些人之间,但他已经施展黑暗神术遮蔽自身的存在,因此只有他观察别人的份,别人却是察觉不到他的。石毅只见那些吃不上、喝不上,野兽般的人们,将自己辛辛苦苦节省出来的一些食物,恭恭敬敬得供奉给看守大门的牧师,然后跌跌撞撞得进入超市,来到大厅神像之前扑倒,开始虔诚的祷告。

      这可是末日废土的环境啊!

      让一群野兽般的荒民,冒着自己被饿死的风险进行供奉祈祷,这种事已经近乎于匪夷所思了,当然,若是祈祷跪拜的对象是真正的神,那么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人间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不过是一个过程,虔诚者死后进入神之国度,那里的一切都比人间更为美好。当然,还是那句话,自杀是任何正神宗教的最严重的罪,因为你窃夺了神的财富。

      石毅来到一名牧师的身旁,挥手在他脑旁轻扫一下,然后拿起这位神祗的福音书,翻阅起来:

      “进化和物种阶级,倡导种族间的天生秩序,强调通过努力来实现自我进化,核心是提出了包括各种物种在内的进化阶梯树,认为各种族有各自的位置,但最顶端的是人类……进化之书与进化之神!?想不到冥魔那个家伙选择走的,居然是这样一条道路。”

      神职神位并不是想要什么就可以要什么的,要符合本位面的发展需求,要符合本位面的大势走向。

      像石毅的死亡开端理论,就契合于他所处世界的大势走向,但是落在这个世界,契合度就没有那么高了。

      反倒是冥魔的进化之书理论,充分映照了这个末日废土世界大量的物种变异,物种进化,并且,这个世界除人类以外,是没有其它高智慧族群的,若是换在一个有精灵、有兽人、有大量其它高智慧族群的世界,这种观点也必然会大受排斥。

      “即便在天上的神国,也将是众信的猎场,最优秀的猎人将会获得神祗的垂青,得到最甘美的酒与肉,终尽万古亦与神同在。”

      这是冥魔作为神祗后,对于众生的信徒的许诺:你们在人间受苦磨砺技艺,到了神国之后可以享受到最最甘美的酒与肉,并拥有漫长的生命与我同在。

      只要有一定量底蕴的超凡知识传播,这样的环境催生出一批高质量的传奇超凡者没有问题的,而高质量的传奇超凡者死后,哪怕在真神眼中也是具有价值的,更遑论在四阶伪神眼中了。

      换算到修真文明体系,三阶升四阶就是金丹升元婴,百不存一,四阶升五阶就是元婴升化神,同样百不存一,而这,相比魔法文明、信仰文明、科技文明已经是超高的晋升率了,别看仅仅是区区一阶而已,可谓是一步之差天地之隔,石毅晋升得顺利是因为他有着完整的修炼晋升体系(功法),并且本身学得出色,他本身就是那百人中的一。

      但即便是石毅,他也只敢让自己妹妹石晴晋升到传奇境界,更进一步的半神境界,就免了吧,那已经不是不惜成本堆资源就可以堆上去的了。

      就在石毅翻阅着进化之书,琢磨着冥魔的能力体系与进化思路时,远处突然有激烈枪声响起,石毅因为太过入神,并且袭击过来的存在,以他来说毫无威胁,因为就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察觉到了,但注意力并没有因此转移过去,直到有几枚高速旋转的穿甲弹,飞射到他的额前。

      石毅抬起头,那几枚子弹迅速停滞下来,他腰间的弯刀微微扩散着光辉,然后那几枚流弹就直接失去动力落地了,胖胖的土旺在一旁舔着自己的爪子,都懒得理会。

      掌握融合死神神格的龙骨弯刀·微型神国后,虽然还没有转职,但石毅的四阶半神职业已经确定下来了:死亡邪神,石毅之所以一直不转职,是因为他觉得自身晋升太快,连龙巫妖的职业潜力都未能尽数激发出来,因此也就不急于完成转职,但实际上,因为对于死亡的深度领悟,石毅现在都已经获得源位面死亡原力的认可了,这份积累,其实直接转职五阶死亡之神都足够了。

      当然,由于体系排斥,石毅转职四阶伪神,死亡邪神可以,天道混元殛道丹可以承载住,但转职五阶真神,死亡之神的话,天道混元殛道丹会被无尽的死亡之力消融,除非石毅打算放弃仙道,主走神道路线,不然是不可能那么选的。

      虽然还未正式转职,开启死亡邪神技能体系,但实际上因为积累太厚,石毅还是获得了伪神特性:凡物不伤。

      未被赋予超凡力量的子弹,哪怕仅仅只是被其关注,都会被剥夺动力,堕落于地。

      “杀光这些邪神信徒,一个不留!”

      “城市狗,又是那群城市狗,他们把我们赶离家园,现在又要毁掉我们的信仰,跟他们拼了!”

      一辆辆越野车,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结实的橡胶轮胎在地面上重重得横碾而过,车身上面装载着厚厚的装甲,车顶除左右两挺重型机枪之外,还加了一支火箭炮,在车前方的装甲上往往还加装了锐利的金属棱片与撞角,那明显不是用来装饰的。

      “城市人,荒野人?”

      突突突突突突……

      在石毅拿着那本进化福音书,走到一旁收集讯息,观察战斗时,两方人马已经血腥无比的拼杀起来了。

      那些从四面八方驱车前来的城市人,更加强壮、干净、武器装备强大,而那些荒野人,不仅仅是单纯的敢拼命而已,各种各样的奇技异能也是层出不穷。

      冥魔很明显是暗中传播了利用这个末日世界辐射能、生物能进行修炼的法门,虽然往往都代价巨大,无论效果如何清一色都是要消耗大量生命力的,但这些荒野人,还盼着可以早点死呢,对于这点负作用当然是毫不在乎,那些荒野人犹如野兽般四面扑上墙壁,然后于侧翼扑攻向城市人,用爪子、用牙齿、用那些变异器官,与城市人以命相搏。

      这和联邦政府主导的庇护所政策有一些相似,庇护所内猎荒队最畏惧遇到的,并不是强大的领主级、半神级荒兽,而往往是那些自己昔日的同胞,不仅仅是良心上的谴责而已,更因为这些昔日同胞们的攻击杀戮**,甚至比荒兽都更强。

      荒兽饿肚子了,才会主动的攻击人类,它们的目的是吃,而那些散落在荒野的人类,他们的驱动力是仇恨。

      …………

      城市人与荒野人的战争,以双方两败俱伤而告终,城市人虽然是有备而来,占据着主动与先手优势,但荒野人却不知道从哪里引来一头大象般大小的变异鼠王,这个家伙动作敏捷、皮坚肉厚,撞翻武装装甲车轻而易举,最可怕的是它所带着鼠群。

      虽然变异鼠群不分敌我,杀伤的荒野人比杀伤的城市人还要更多,但当伤亡损失到一定程度后,城市人雇佣兵团就承受不下去了,开始主动撤离,留下无视自身伤亡,欢呼胜利的荒野人。

      大部分的鼠群去追杀杀伤它们更众的城市人了,在场剩下的荒野人则把老鼠尸体与人类尸体全部收集起来,老鼠肉自不必说,这是难得的美味佳肴,而人类的尸体,则是活不下去时候的优质储备食物。

      在击败城市人类军团之后,又有许多荒野人开始虔诚的祈祷,虽然刚刚交战的过程中,许多的石像被打坏了,但好在最核心的主神石像并没有被打坏。

      “陛下,既然这个世界的人如此虔诚,不如我们就在这里进行传教吧,多出几个信仰源地,是有备无患的好事,更何况,我们也可以选择收割一波信仰就走,那样就毫无弊端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毅的耳边传来死亡圣灵威利的低语蛊惑,邪神是可以竭泽而渔收割信仰而不负丝毫责任,不旅行丝毫义务的,至于位面气数的反噬之力,以后你这个位面世界我永远都不回来了,那你还反噬个鬼啊。

      然而,对于死亡圣灵威利的蛊惑,石毅根本不予理会,全当没听见一样,而头脑精明的威利也迅速明白,不敢再发一言的沉寂下去了。

      (这个世界,已经充满腐朽与死亡的意味,离最终的崩坏恐怕也只差最后一两步了。为那么一点点的信仰之力,趟进这浑水里,太不明智了。威利这个家伙,平日里看起来聪明,精打细算、分毫不差,但是见小利而忘命,这是他致命的缺点。)

      就和石毅所在的世界一样,眼前这个世界,因为各地城市要塞的军方独立,已经军阀四起,割据混战了,其中冥魔当然是最强大几个势力中的一个,它聚集大量荒野人,在被攻破的城市要塞上组建起“自由之城”,虽然是所有城市要塞中最为混乱的,但却也是势力辐射范围内,所有荒野人的心中圣地。

      但在这附近,还有另外两人是它所未能吞并未能降伏的,一名是叫作“武者”的军阀统领,据说是一位武学天才,修炼科技系武道,曾经肉身硬扛核弹轰击而不死,在世界战争前就是名传天下的武道家。

      还有一名,叫作“暴君”,原最强国政府的军方统领,后来世界的秩序崩坏了,他干掉自己的直属上司直接上位,一开始是凭借手上更强的军队自保,后来修为战力渐渐追上了,却表现出三人中最强的侵略性,只能说,很符合他的出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自古以来。

      因为对于过往辉煌文明的怀念,愿意支持他的人居然还不在少数。

      石毅深深明白,最了解的人,永远是你的敌人这一原则,因此他在大概了解这个世界之后,直接前往距离最近的“不破城塞”,只留下那被黑暗神术惑心、侵蚀神智后口吐白沫的进化之神牧师。

      不破城塞,是一座以钢铁建造起来的钢铁之城,是集中大量资源打造出来的文明庇护所,因此有着近乎全封闭式的生化病毒防御体系以及齐全的武力防护。

      钢城四面,是层层叠叠堆在钢铁墙壁上的炮管,几乎达到了蜂巢的程度,这样火力规模,已经达到了非更高一阶质变级武力,不足以强行摧毁攻破的程度。

      然而,石毅就是更高一阶的质变级武力存在,因此不破城塞的钢铁城防与众多士兵,对他来说有等于无,无视一般急掠而过了。

      在要塞城防内,一片空间广阔堪比体育场的大宅院落中,一名高大强壮到拳上站人臂上跑马的白人壮汉,正在与数台重型坦克角力,这名白人壮汉是一直有所留手的,而那些重型坦克却是全力以赴,冲撞碾压火炮射击,能够使用的能力齐齐上阵。

      然而毫无压力,这名气质硬朗的白人壮汉,就连身上的肌肉都没有绷紧,即便被高爆弹正面轰中身躯,烟尘过去之后,显露出来的也仅仅只是其被烟尘所熏黑的肌体肉身而已。

      片刻之后,院落当中的那些重坦退走,壮汉拿着毛巾擦拭身体,神色冷漠,在他的身旁有一名穿着着白色研究服的博士在紧紧跟随。

      “奥罗努科将军,对于您的力量强化我真的已经是已经尽力,您目前的力量速度反应能力以及念动力强度,都已经达到生化改造能够达到的极限,剩下的就都是时间积累的问题了……”

      “法克哈德博士,我也并不想逼迫你,但我需要你做出更加有效的强化药,如果什么都做不到的话,那你说我又何必花重金供着你和你的那支研究团队呢?”

      “就算对于我的强化已经做不到了,也至少要提升对于精英士兵的强化成功几率,争取做到三型,这样如果开战的话,他们至少可以帮得上忙。好了,博士你可以先下去了,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在将那名矮小的有一些秃顶的博士赶走之后,号称暴君的奥罗努科将军坐在房间里自己的椅子上,以手支撑着脸颊一侧,再一次陷入忧虑与恐惧当中。

      虽然其它人也许并不知道,但奥罗努科将军却深知,自己是这片区域范围内最弱的那位霸主,若是不将差距迎头赶上的话,自己的结局,就绝对不会是美好的。

      “好怀念,我当年纯粹作为一名军人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