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科幻 > 不让江山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战争使人疯魔
    北山关。

    已经足足三个月了,黑武人被挡在这座血染的边关之外,寸步难行。

    以他们拼进去的人力物力之巨,不管是对于黑武人来说还是对于中原来说,都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大战。

    “现在不管赤柱琉璃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黑武人都不会停下来的,已经打到这会儿,更不可能停。”

    李叱坐在城墙上看着远处,黑武人大营那边灯火辉煌,像是一片落在凡间的星河。

    “嗯......”

    夏侯琢点了点头道:“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领军将军在攻打咱们,没有换过人,只说进攻的坚决,这和赤柱琉璃在不在,关系并不大。”

    李叱道:“所以如果真的是赤柱琉璃已经死了,那么接手军队的人,也是一个足够聪明的人,他知道怎么尽快稳定军心。”

    夏侯琢道:“是青衙的人接手,他们对于战争其实远不如南苑大营的人熟悉,所以干脆就直接还用南苑大营的人,继续执行赤柱琉璃的计划,那对他们自身的影响就降到了最低。”

    李叱嗯了一声。

    但不可否认的是,影响哪怕降到了最低,但依然很大。

    因为赤柱琉璃的能力,应该远非现在那个指挥南苑大营的人可比。

    现在从旗号上已经可以推断出,领军攻打北山关的黑武将军应该就是赤柱琉璃的部下,名为经洛夫。

    不管是名望,水平,魄力......各个方面来说,经洛夫比起赤柱琉璃都要差的远了。

    “其实想想看,如果赤柱琉璃还活着的话,那......”

    李叱笑了笑:“怎么可能让一个人领兵攻打这么久,三个月了,经洛夫寸步难行,按照常理,此人早就该被处置,他看起来中规中矩,其实就是自己什么都不会,拼了命的回忆着赤柱琉璃教他的东西,然而还是中规中矩。”

    夏侯琢笑道:“这是咱们的运气。”

    李叱道:“我都来了,你还能缺的了运气?”

    夏侯琢撇嘴:“你应该说,你都到我这里来了,你还能缺的了运气?”

    李叱叹道:“既然你要争运气这种事,那我就让你好了。”

    夏侯琢道:“凭什么是你让给我的,那玩意我自己多的是。”

    李叱道:“我师父说过,如果一个人对自己最大的期望就是运气好,那么说明这个人一定只是个凡夫俗子。”

    夏侯琢道:“你师父特意跟你说这些,让你来讥讽我的?”

    李叱道:“不是,我师父说的话太多了,所以随随便便就能想出来合适的讥讽你。”

    夏侯琢:“......”

    李叱道:“你不信的话,咱俩试试看吧。”

    夏侯琢问:“运气这种事,怎么试?”

    李叱道:“我们一起跳下去,看看谁不死,那自然就是谁的运气好。”

    夏侯琢:“我谢谢你。”

    李叱道:“你还不信,以前我自己也不觉得,因为毕竟之前我和师父日子过的也不好,然而即便如此,也可以说那时候运气就不差......如果差的话,师父他老人家带着我这样一个孩子,十年苦命却能无生死之忧?”

    夏侯琢仔细的想了想这句话,发现很有道理。

    李叱继续说道:“尤其是到了我做宁王之后,运气这种事就变得格外奇怪起来......奇怪到有些离谱。”

    夏侯琢问:“如何离谱?”

    李叱对夏侯琢道:“你随便想个什么和我赌。”

    夏侯琢:“随便?”

    李叱道:“随便。”

    夏侯琢低头看了看,刚才吃饭剩下的还有不少花生米,于是随手抓了一把。

    夏侯琢道:“这样,猜猜是双数还是单数。”

    李叱随口道:“单数。”

    夏侯琢不信,于是认真的数了起来,这一把抓了二十九颗花生米,果然是单数。

    夏侯琢道:“偶尔一次,只是巧合。”

    李叱叹了口气:“你继续。”

    夏侯琢把花生米放回去,然后有努力的把手张大,最大限度的抓了一把。

    “双数还是单数?”

    李叱想都没想:“单数。”

    夏侯琢道:“要是再准了,那就说明你确实有问题,你会妖术。”

    他再次数了数,居然真的还是单数。

    夏侯琢第三次抓了一把:“这次我猜。”

    李叱嗯了一声:“你随意。”

    夏侯琢道:“我猜单数。”

    李叱道:“那我就只能是猜双数了。”

    夏侯琢:“那我猜双数。”

    李叱耸了耸肩膀:“那我就说是单数。”

    夏侯琢打开,仔细的数了数,发现还是单数。

    夏侯琢道:“咱们别干这什么将军什么宁王了吧,咱们去走南闯北的做一对逍遥快活的赌场高手吧。”

    李叱摇头:“不去。”

    夏侯琢道:“你都有这种本事了,为何不去?”

    李叱道:“来钱慢。”

    夏侯琢:“......”

    李叱叹道:“我随随便便办了一个山河印,抄了一个曹家,抄出来就有数千万两银子,如果是去赌着玩的话,几辈子能赢来几千万两?”

    夏侯琢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如果把这么好的运气用在赌小钱上,确实是浪费了。

    但他还是不完全相信,于是指了指那一兜花生米:“咱们猜全部吧,我不抓了,我手的大小是固定的,所以三次都是单数有一定原因,就猜这全部。”

    李叱道:“双数。”

    夏侯琢道:“不,猜有多少颗。”

    李叱:“......”

    夏侯琢笑道:“如果运气真的这么好的话,那就说明,赤柱琉璃真的是没了。”

    李叱道:“如果运气真的好的话,那么老张真人说的四方劫,就不应该能成。”

    夏侯琢道:“你现在看不到,也许就真的没成呢?”

    李叱笑了笑道:“其实四方劫也好,什么劫都好,没有什么是比北疆的战事更重要的......天意把我送到大地,那其他的,都交给天意。”

    夏侯琢道:“天意说,那我要你何用?”

    李叱噗的一声就笑了。

    三个月了,士兵们对于战争已经形成了习惯,而三个月的消耗,也远没有让边军的武器装备到捉襟见肘的时候。

    他们的武器装备就算是再打一年也够用,而黑武人却坚持不了一年。

    “三个月没有下城墙了。”

    夏侯琢道:“如果你再不下去的话,士兵们怕是要有不少人来求你,况且,你已经三个月没洗澡了。”

    李叱道:“说的好像你洗过似的?”

    夏侯琢:“我当然洗过,我每天夜里你睡着了都会洗一洗。”

    李叱:“呵呵......练一滴水都没有见过,你每天洗?”

    夏侯琢道:“我确实是每天都洗,不过是每天分区分片的洗,干洗。”

    李叱道:“那就是用手搓呗,还分区分片......你的意思是一天搓不完吧。”夏侯琢道:“看样子今天晚上黑武人应该是不会上来了,下去一趟吧......你要是不下去,我可真的受不了要下去了。”

    李叱叹道:“我说话要算话......”

    站在不远处的一名士兵说道:“主公,我们都想请求你下去休息一会儿,主要是你都臭了。”

    李叱:“......”

    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李叱这才答应下来,第一件事当然是下城去洗个澡。

    他们三个月没洗澡当然也不是真的,只是抽空了就打盆水擦一擦,哪里洗的干净,每天打起来就是一身汗,身上不馊才怪呢。

    宁王要下去洗澡这么一件小事,居然让城墙上的士兵们欢呼起来。

    这一阵阵的欢呼声,把城外的黑武人都给搞蒙了,有的人推测是宁军有援兵到了,有的人推测应该是物资补给到了,不然的话,那些中原人何必那么大声的欢呼。

    此时你就算揪着黑武人的耳朵告诉他们,是李叱要下去洗澡了,他们可能都不信......

    消息传到城下,李叱的亲兵们不用等高希宁安排,已经分头去做事。

    打水的打水,劈柴的劈柴,那样子不像是要为李叱准备洗澡水,更像是要把李叱炖了似的。

    李叱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又好好的冲洗了一遍,感觉自己好像容光焕发了一样。

    回到高希宁住的地方,高希宁站在门口对着他笑。

    李叱笑着问道:“笑什么?”

    高希宁道:“以后你也这样几个月不洗澡不换衣服,然后突然洗澡换衣服跟换了个人似的,我比较有新鲜感。”

    李叱:“......”

    高希宁已经为李叱准备好了饭菜,难得黑武人不夜攻,所以还为李叱准备了一点酒。

    已经三个月没有这样舒舒服服的吃一顿饭了,这种感觉真的是难以形容。

    李叱问:“这阵子也不见九妹,他干什么去了?”

    高希宁道:“他要上城墙去帮忙,去了几次,每次都被人嫌弃,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累赘,所以心态有些不大好.....”

    李叱叹了口气:“我去看看他。”

    高希宁嗯了一声:“一起吧。”

    两个人一起去了余九龄住的地方,门开着,屋子里的灯亮着,李叱和高希宁他们俩走到门口就楞了一下。

    因为他们看到余九龄竟然在灯下打毛衣,那应该是在打毛衣,两只手分别拿着一根签子在来回穿插,看起来竟然很熟练的样子。

    李叱道:“大事不好了吧。”

    高希宁道:“我也没有想到,几天没见,他居然已经......”

    余九龄听到话音,一抬头看到李叱和高希宁,顿时笑了起来,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跑出门迎接。

    李叱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余九龄道:“每天都到辎重营去帮忙,没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过,就学着打毛衣,刚好今天织完了,当家的,给你见识一下我的本事。”

    李叱见余九龄把那件毛衣拿起来展示,越看越不对劲,这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人穿的。

    李叱问:“你给谁织的毛衣?”

    余九龄道:“我看边军辎重营那边还养了不少绵羊,我把一只羊的长毛都给剃了,然后做了这件毛衣,一会儿我就去给那只羊穿上。”

    李叱:“你,把羊毛都剪了,然后做了件毛衣,再给你剪了羊毛的羊穿上?”

    余九龄道:“对啊。”

    高希宁道:“要不然,给他请个大夫吧。”

    李叱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