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科幻 > 日月风华 > 第三一六章 大剑首的野望
    小师姑坐在浴桶内,秦逍坐在浴桶外,两人之间只有一块木板阻隔,但气氛十分的融洽,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秦逍从小师姑口中倒是对剑谷如今的状况大为了解。

    既然是剑神创建的剑谷,那剑谷自然是所有剑客心中的圣地。

    只不过在剑神出山后,剑谷没过多久实际上就已经分崩离析,剑谷六绝也是有名无实了。

    秦逍很想知道以剑神那般恐怖的实力,怎会离世,毕竟剑神的手下败将血魔老祖还好好活着。

    但他现在却忽然明白了血魔老祖那莫名其妙的话。

    血魔老祖一心要找寻人间,起源很可能就是剑神。

    剑神的理念,是要融入人间烟火,感悟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才能够悟出真正的剑道,当年血魔老祖败在剑神手下,剑神或许也提及过这样的理念,只是血魔老祖显然没有明白剑神的意思,并不知道人间所指。

    于是这位当年威震天下的刀魔四处找寻人间,只以为找到人间就能找到天刀,却不知人间就在他身边。

    小师姑显然对剑神的过世不愿意多提,秦逍知道小师姑既然不愿意说,那么自己多问也是徒劳。

    “小师姑,崔京甲既然成了剑谷大剑首,你还拿走他的紫木匣,是不是有犯上作乱的嫌疑啊?”秦逍道:“难怪剑谷的那些人一直要追拿你。”

    小师姑道:“崔京甲已经背弃了剑谷,如果不是为了紫木匣,我才不会留在剑谷。”

    “背弃剑谷?”

    小师姑冷笑道:“师尊还在剑谷的时候,加上做饭打杂的,百里剑谷也不过一百多号人。你可知如今剑谷有多少人?”

    秦逍摇摇头,小师姑道:“现在已经有四五百号人。”

    “剑谷实力壮大难道不是好事?”

    “好个屁啊。”小师姑骂道:“当年虽然只有一百多号人,但个个都是心存剑心,真正地追求剑道。崔京甲成为大剑首后,敞开剑谷大门,以弘扬剑术为名,来者不拒,这其中多得是吃喝嫖赌庸碌无能之徒......1”

    “小师姑,那不都是你的同道中人吗?”秦逍忍不住道。

    小师姑瞪了秦逍一眼,继续道:“而且还有许多是无路可走的江洋大盗,名义上是投入剑谷,实际上就是在剑谷避祸。你师父只顾自己逍遥自在,崔京甲的所作所为他理也不理,你说你师父是不是老王八蛋?”

    “那师姑你怎么不管?”

    “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小师姑道:“不过崔京甲立下了一个规矩,要入剑谷成为剑谷门徒,需要缴纳入门费,一人每年二十两银子,包吃包住,除去开支,实际上一年下来也还能剩下十两左右。崔京甲知道我智慧过人,所以让我掌管账目......!”

    秦逍立时判断这绝不是合适的选择。

    “为了剑谷的前程,我只能担负起这个重任。”小师姑叹道:“哎,只怪我当时被崔京甲的奸计所骗,等我觉得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整个剑谷已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秦逍不屑道:“奸计所骗?小师姑,我觉着你反出剑谷,适合那些银子有关吧?你是不是贪污公款,被崔京甲发现?”

    小师姑脸不红心不跳,道:“我帮他理账,偶尔手头紧,拿点银子花不是天经地义吗?”

    秦逍不知可否,小师姑才继续道:“两年前,崔京甲召集我和你师父开个小小的会议,告诉我们说他去了剑窟。”

    “剑窟?”秦逍身体一震:“如此说来,他也突破六品进入了大天境?”

    小师姑微点螓首道:“那家伙资质平平,不过倒是很用功,进入大天境是迟早的事情。他突破大天境,便迫不及待去了剑窟,不过却是失望而归。”

    “小师姑,莫师叔第一个进入剑窟,还可能将剑窟的剑法雕刻在紫木匣上带出来。”秦逍道:“剑神既然说只有进入剑窟才能得到礼物,他为何要将剑法带出来?”双眉微锁:“剑窟里面,是不是已经被莫师叔破坏?”

    小师姑道:“被你说中了,莫老三不知哪根神经不对,按照崔京甲的说法,剑窟的石壁上被损毁的一塌糊涂,应该就是莫老三将石壁上的剑法破坏了。”

    “莫师叔为何要破坏石壁?”秦逍问道。

    小师姑道:“谁知道他发了什么神经。”

    “如果他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石壁上的剑法,自然不会将剑法雕刻在紫木匣上。”秦逍若有所思:“他破坏石壁里的剑法,却又在紫木匣上保留下来,那只能说他有某种担心。”

    “担心?”

    “他担心剑谷之外的人闯入剑窟。”秦逍道:“天下间高手众多,突入大天境的高手虽然凤毛麟角,却并不是没有。剑窟的秘密只有你们几个知道,但没有人保证这会成为永远的秘密,一旦被外人知道剑窟里有剑神留下的剑法,那些人定然会不惜一代价得之而后快。”

    小师姑笑道:“小师侄,近朱者赤,你和小师姑在一起久了,越来越聪明了哦。”又问道:“那他将剑法雕刻在紫木匣上又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要保住剑神的那套剑法。”秦逍道:“剑神离山的时候,留下这套剑法,这应该就是他老人家压箱底的本事。如果不留存下来,也是辜负了他老人家的心血。莫师叔知道凭你们这几根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练成那套剑法,他亲身经历,知道那套剑法太过深奥,你们任何一人强行练剑,非但不能练成,还会适得其反深受其害,所以他才将那套剑法一分为四,既保留那套剑法,也不让你们任何一人得到。至于莫老五,就是他弟弟,没有猜错的话,莫师叔应该是觉着他弟弟天赋一般,莫师叔既然无法练成,他弟弟更不可能,所以干脆连紫木匣都没莫老五的份,就是让莫老五断了练那套剑法的念头。”

    小师姑俏丽的脸上显出欢喜之色,美眸中闪着神采,道:“小师侄,你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我也是这样想的。”

    “才怪!”秦逍不客气道:“小师姑,恕我直言,以你的智慧,估计五十年后都不明白这中间的关窍,没有你聪慧的小师侄,你什么都做不成的。”

    小师姑噗嗤一笑,秦逍又问道:“剑窟的剑法被破坏,崔京甲进了剑窟自然是失望至极。但他一心想要修炼剑神留下的那套剑法,可是要想得到剑法,只能将四块紫木匣都弄到手,召集你们两个开会,自然是打你们手中紫木匣的主意?”

    “小师侄,咱们这赌场要真是开不成,找个地方去帮人算卦好不好?”小师姑认真道:“我给你打旗子,你卜命算卦,咱们应该也能骗到不少人。”

    秦逍道:“我要是真的会算卦,也不会沦落到这狗不拉屎的地方来。”

    “和你小师姑在一起,还沦落?”小师姑翻了个白眼,才道:“你说的没有错,崔京甲进入大天境,手底下又是人多势众,自然就有了野心。他将我和你师父叫到一起,拐弯抹角半天,说什么要壮大剑谷弘扬师尊的志愿,剑谷就必须要有一位威震天下的顶梁柱,他说的顶梁柱,自然就是他自己,他说只有练成了师尊留下的那套剑法才能够护卫剑谷不为外敌所侵,言下之意,不但要我和你师父交出紫木匣,还要我们帮他从田老四手里夺回紫木匣。”

    “他雄心壮志,你们为何不成全他?”

    “崔京甲一向野心勃勃,我和你师傅对他太了解。”小师姑道:“他一直积蓄实力,暗中拼命练功进入大天境,这一切当然不只是为了保护剑谷。如果师尊留下的剑法再被他学成,我敢断定,这家伙一定会带着门徒入关,在关内争霸江湖,取代东极天斋的位置。真要是如此,剑谷自然会卷入江湖厮杀,师尊的心血,很可能就被崔京甲毁于一旦。”

    秦逍道:“他有那么大野心?”

    “师尊其实并不喜欢崔京甲的为人。”小师姑叹道:“师尊当年就说过,崔京甲太过争强好胜,这样的性子,一旦得势,很容易生出滔天大祸。师尊慧眼如炬,当年的担心成为事实。崔京甲先控制了剑谷,突入大天境,接下来自然是要练成师尊留下来的那套剑法,到时候带领剑谷争霸江湖,如果取代了东极天斋成为江湖泰斗,那家伙下一步说不定还想做皇帝。”

    “所以我师父知道他野心之后,离开了剑谷?”

    小师姑素来洒脱不羁,但此刻脸上却难得显出冷峻之色,道:“崔京甲想让我们交出紫木匣,我们没有立刻答应,崔京甲表面不敢强行索要,但暗中却开始动手。你师父住在剑谷野松林,他找机会将你师父支开,派了人搜找你师父的住处,虽然没能找到紫木匣,但你师父发现此事之后,知晓如果继续留在剑谷,崔京甲迟早会强行动手,剑谷都是崔京甲的人,崔京甲的武功又在你师父之上,真要动起手来,你师父绝非敌手,哎,那老王八蛋贪杯懒惰,若是多下点功夫,早就进入大天境,又何必忌惮崔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