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穿越北宋之小人物 > 第545章 接二连三
    秀秀原本以为那铁疙瘩的事情只是一件意外,并没有往心里去。

    陆怀安与陆老爷子的事情更算不上什么事,陆知安事多也没让人去调查。

    到七月底最后一次论理。

    早上起来,小雪就被人剐了皮吊在四为楼门楼上。

    好在四为楼平日与人和善,早间扫大街的人见着了忙拍门将住在后院的老管事叫醒,才没有惊动太多人。

    小雪是一只花猫。

    当初被楚玉带回来吓唬唐英的,在四为楼驻扎后能吓唬耗子麻雀之类的,楚玉便将它放养在四为楼后院里,被四为楼剩菜剩饭养得油光水滑。

    陆知安得了消息到四为楼时,秀秀正趴在后院吐。

    “猫呢?”

    老管事跟在后面一脸沉重:“已经让人裹了一块干净的布拿出去掩埋了。”

    “可有什么线索?”

    老管事道:“昨夜打烊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动静,那五更的更夫也说没见着,不过一会儿那扫大街的便发现了,小雪身上的血也是干的,应当不是在四为楼门口被打死剥皮的。”

    秀秀在一旁听了,又捂着嘴干呕不止。

    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

    四为楼因为官家的牌匾,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究竟是何人会如此胆大,会如此做?

    “小雪昨日的行踪可有人知晓?”

    老管事为难:“它向来是放养的,平素偶尔也会离开四为楼出去玩耍,加上事多忙乱没注意到。”

    陆知安束手而立:“且先收拾一番,将今日论理完成。”

    秀秀强忍着应了一声。

    老管事行了一礼又问:“到底是楚娘子带回来的,可要与她说一声?”

    陆怀安手指动了动,“等论理结束,我会去她庄子一趟。”

    老管事这才叹息着去了前方。

    楚玉看着楚开阳送来的门状头疼:“萧大人是不是太闲了?怎么着又送来了?这一个月送几封了?”

    门状被放在楚玉旁边的几案上。

    她甚至都不想打开来看一下!

    楚开阳躬身道:“天枢传来消息,说是幽州馆萧大人过不了多久便会离开大宋回去辽国。”

    楚玉奄奄一息:“多久?”

    “约么九月底。”

    楚玉算了算,还有不到两个月,那她就在庄子上躲着便是。

    楚玉看了看门状,最后还是将之打开,上面写了一个“叁”。

    这怎么看怎么像是连环杀人案的预告啊!

    楚玉问楚开阳:“城里真没发生什么事?”

    楚开阳很确定:“所有要事,天枢他们也会禀了主子的。”

    楚玉反复看着门状,上面黑色字迹的叁越来越刺眼。

    萧洪昼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没必要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在上面写排排的数字。

    “让杨奕或者天枢多注意一点幽州馆的动静。”

    楚开阳应是,见楚玉并没有要将门状给他的意思,便行礼告退。

    不过下午,楚玉便从陆知安嘴里知道了萧洪昼门状少数字的意义。

    “秀秀姑娘没事吧?四为楼一众人可还好?”

    陆知安与楚玉并坐在上位左右,“暂时无事。”

    暂时无事并不代表以后无事。

    隐藏在暗处之人既然能这般对付小雪,以后也会对人起杀心的。

    这就是一个潜在的杀人狂魔!

    楚玉想了想问:“这会不会与我被偷袭有关?”

    这说的是相国寺门前想要拦截楚玉马车之人。

    那偷袭楚玉院子的,既然他们都不想让楚玉知道,楚玉就当不知道。

    “现在还说不准,也或许是与我有关。”

    楚玉忽然就想到今天上午萧洪昼的门状,便问陆知安:“陆大人可知秀秀姑娘遇袭与陆三爷出事是哪一天?”

    “秀秀是三天前的夜里,怀安是前日白昼。”

    “那高丽商人中毒一事呢?”

    陆知安回想了一下:“那时尚未到中元节,需得往前几天,是七月十二!”

    七月十二。

    萧洪昼写了“壹”的门状是中元节后正月十六送上门的,正是事情解决之后。

    陆知安见楚玉一脸深思,也不打扰,只就这么看着她。

    良久后楚玉才回过神:“陆大人,说不定我知道是谁做的。”

    陆知安原本还有些恍惚,听了楚玉这话下意识道:“谁?”

    等话说出口才反应道:“你为何会知道?”

    难道楚玉也出了什么事情?

    楚玉唤了门口服侍的丫鬟去将萧洪昼的门状拿过来,接手后递给陆知安:“萧大人原也送了几张门状过来,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可后来一连着三封,我就不得不将这几件事情联系起来。”

    陆知安接过门状打开细看,“可知他寻你何事?”

    楚玉咬着嘴唇不说话。

    陆知安原本打量着门状,半天没见楚玉说话方才抬起头问她:“难以言说?”

    “这事吧也不太好说。”

    楚玉想了想还是决定跟陆知安说清楚,毕竟已经涉及到四为楼众人的安危,陆知安是四为楼大东家,有必要知道并做出应对。

    楚玉言简意赅:“我原来安插了一人在幽州馆,结果那人被萧大人查出来灭口,到现在还不知道尸首在哪里。”

    陆知安是真的吃惊了:“你居然将手伸到幽州馆里去?!”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说楚玉胆子大还是说她做事莽撞了。

    楚玉耸耸肩:“他先算计我的,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不是说他过几个月就要离开京城回去辽国吗?让人多注意一点,若是人手不够,从我庄子上出便是。”

    “你怎么知道他快要离开的?他身边还有你安插的人?”

    “没有,他那么精明,幽州馆被他管理得滴水不进,只是他要离开肯定要上书,我便是从正经渠道知道的。”

    陆知安这才放下心来:“四为楼护卫我会安排,你在庄子上我是放心的。”

    楚玉想了想道:“栩儿不若还在我庄子上?你能少个人担心也是好的,加上他现在跟着子文,整个人都皮实了不少。有李姨娘在,你也不担心我苛待了他。”

    最后一句已经近乎开玩笑了。

    如果真的是萧洪昼为了逼迫楚玉才接二连三弄出这些事情,与她关系良好的陆府众人总脱不了关系,陆栩在庄子上是真的比在陆府安全很多。

    陆知安随着楚玉一同去看了正人小鬼大蹲马步的陆栩,又过问了李姨娘,才放心离开。

    楚玉差点把牙齿给咬碎了。

    萧洪昼这一招真的太恶毒了!

    难道就为了报不知道多久之前楚玉算计了他一下的仇,他就能如此下手?

    可真的是应了那句“人面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