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紫霄剑灵 > 第九十八章 疑惑
    紫霄一拍额头,想起胡魅的口眼都被她封住了灵识,难怪话语无声了。遂,她和蔼可亲地将术法解了。

    那胡魅一被接触封锁,便破口大骂起来,毫无阶下囚的自觉。

    紫霄听着那一溜串不带重样的脏话,对这位大行门的千金很是另眼相看,思索着说:“你们大行门莫不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与这了得的骂功勾搭上聂晴的吗?”

    胡魅满口的脏话便是一梗,有些发愣反问:“你怎么知道聂护法?莫非你也是护法的手下?”

    紫霄一噎,这胡魅的脑子莫不是不好使?看眼下的情形,我能跟她是一伙的吗?

    道上天尊端着茶杯的手略微一顿,眼神揶揄地看向紫霄。命之灵正啃着灵果,双耳不闻其他事,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怎么办,这审讯继续不下去了,对手脑子被门夹了。紫霄内心咆哮着,嘴上嗤笑着:“呵呵,可不是吗?快说说,你是们是如何得到断魂杖的?怎么我就没有?”

    胡魅一脸鄙夷地看向紫霄:“我爹爹是大行门的门主,你不过是天剑宗的一个门下弟子,如何能比?我爹爹可以带领整个门派为护法效力,你能吗?”

    “哦,你要这么说,倒是有几分歪理。”紫霄也不禁为这理由折服,她确实带领不了天剑宗。

    难怪,此前在绝灵界聂晴找的也是灵州城的城主,一方霸主的人物。如今寻的又是门主,不知接下来又会是哪一派。

    “那是自然,既然同属护法手下,你为何绑我?”胡魅不满地瞪着紫霄。

    反倒是那些还未被接触灵窍的护卫,苦于口不能言,急的只能干瞪眼。哦,眼也不好使,不知道往哪个方向瞪。

    “这个么,是有很深刻的理由的。你毕竟得罪了我,我身为一个灵君,至少得找回场子跟尊严是不是?而且你看看你,那么凶狠地看着我作甚?说说你们如何联络聂晴,除了替身术之外还有其他联络手段吗?她属于何门何派?势力范围在何处?”紫霄也不管这胡魅是真傻还是假傻,只问自己想知道的。

    胡魅奇怪地看着她,反问道:“难道护法会告诉你这些?反正她没告诉我。你问的我都不知道,不信你搜魂好了。”

    居然主动提出搜魂,紫霄也是愣了半晌。一般修士都很害怕搜魂,经过搜魂后一般会魂体不稳,轻则沉重几日,重则伤及神识,修为难以精进,也有极少数神识损伤严重,智力下降的,说白了,就是成为傻子。

    一时,紫霄有些无奈了,求助地看向道上天尊。

    道上天尊根本不看她,自顾自地品茶。

    紫霄一个头两个大,线索就在她眼前,对方连搜魂都不怕,可见确实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我问你,榭水秘境外暗算我的人可是你爹?”禹七见紫霄犯难了,显然她的审问已经告一段落,故,向着道上天尊行了一礼后,他便对胡魅接着发问了。

    “你现在才知道是我爹吗?我们可是看了你很久的笑话呢。看你散尽家当买的那两颗七阶丹药,可是无太大作用?呵呵,那是自然的,断魂杖岂是你购买的两颗中品七阶便能解除的。不过,你还真是命大,不知是谁替你买了八阶上品丹药?”显然胡魅对此也很疑惑。

    得到肯定后,禹七不可置信地望着胡魅,急急问道:“为何?我对大行门一直忠心耿耿,为何要置我于死地?”虽然在他受伤后,掌门胡不为的表现就很可疑,待他也是越来越差,可他以为那是因为他无法再给门派带来足够的利益。

    未曾料想,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就是胡不为。堂堂一门门主,暗害门中长老,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禹七如何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

    此前在绝灵界聂晴蛊惑叶不修,暗中挑拨两宗关系,陷害气宗宗主,如今又唆使大行门门主,暗算门中长老,莫非聂晴就喜欢看人自相残杀?还是她就专门找名字中带“不”字的,那下一个是谁?某不行?

    紫霄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

    胡魅白了一眼禹七:“你不是自诩作风正派吗?这也不许,那也不让,将是非、黑白、正邪分得一清二楚,跟个木鱼疙瘩一样,死脑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不知道吗?再让你这样荼毒下去,我们大行门就要喝西北风去啦。要是被你知道,我们与聂护法合作,定然会被你阻止,兴许就是这样,爹爹才要除掉你。”

    这话虽然说得响亮,但胡魅的眼神却有些闪躲,话音也没有此前那般斩钉截铁。

    啧,有问题。紫霄这样脑袋不灵光的都能看出胡魅的言辞闪烁来,更遑论禹七这样的人精了。

    是以,禹七沉下脸,伸出右手,五指为爪,直袭胡魅天灵盖。

    胡魅吓得尖叫出声:“我说,我说。别杀我!我只在你们出发去榭水秘境前听我爹娘说起什么‘护法’‘人住’,‘防患于未然’之类的,其他的都没有听清。”

    禹七这才收了手,静静地看着胡魅。

    胡魅则身子一矮,直接瘫倒在地。是谁说的禹七心慈手软,不堪大用的,“心狠手辣”还差不多。方才那外泄的杀气,激得胡魅浑身汗毛直竖,浑身直哆嗦。

    眼看再问不出什么,紫霄便夺过胡魅的断魂杖,顺便搜了一遍身,将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除了她之前手中捏着的那个纸片人之外,还从她身上搜出同样的两个纸片人,只怕都是聂晴的替身术。

    另外,胡魅的储物戒自然要作为证物呈给道上天尊了,若是里面还有其他邪物,需要道上天尊来处理才好。

    断魂杖紫霄一入手,便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好似无数阴魂缠绕着她一般,浓重血腥充满邪气。

    紫霄差一点就将断魂杖扔出去。

    道上天尊手指轻弹,一股柔和的蓝色气息包裹着断魂杖将它扯了过去。

    之后,道上天尊终于挪动了他的位置,站到胡魅身前,俯视着她,手轻轻拍在她的头上,下一瞬,胡魅神色大变,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处。

    ://8/51_51335/408528318.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