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天命主宰 > 三三八章 情况
    “克拉德?哇奥,这手段可真够狠辣的。”

    李墨尘知道克拉德家族掌握的阿基德餐饮公司,是经营范围遍及东南五州,市值达到250亿金盾的大型餐饮集团,这个家族的历史也非常古老,在亚特兰大城根基深厚。

    “还非常的残酷,这四个人在死前都被折磨的不chengren形了。”

    杰米里·伯特感慨着:“这些劫匪,确实与魔狼芬里尔无关。他们来自一个异人组织,目的是打算要挟政府,释放他们的头目‘天行者金斯曼’。”

    “异人?”

    李墨尘已经明白究竟了,异人源自于黑暗世界。是魔能职业者在黑暗世界中遭遇了某种辐射,导致躯体与基因异变而产生的变异人类。

    严格来说,他们依然是属于人类。那些许的身体变异,与龙脉术士,泰坦圣战士,狂战士,深渊血法师这些融入了其他强大生物血脉的存在,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可阿美利加联邦政府,还有联合国,不知因什么缘故,在几十年前宣布将所有异人隔离处理,甚至是驱赶回黑暗世界。这也就导致了后者持续了数十年时间的抗争。

    “天行者金斯曼?十二年前被政府拘押的那位半神,那个家伙,不是已经被处死了吗?”

    李墨尘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大量翻阅过阿美利加的往期报纸,还有各种样的资料。所以知道天行者金斯曼这个人,那是一个实力异常强大的半神,也是一个曾经为了异人的抗争,犯下累累血案的家伙。

    这位最出名的一件事,是在阿美利加的西海岸打通深渊通道,将那边的三座小城,整整三十二万人口送到无底深渊。以近乎于血祭的方式,换取了一位深渊大君的盟约。

    “没有,似乎因政府的某些权利机关,贪图金斯曼掌握的一些位面机密,所以将他秘密关押审讯。然而这件事在不久之前泄露了,金斯曼在异人当中的声望无与伦比,那不但是他们的领袖,也是他们的神明。所以现在麻烦来了,他们不只是在亚特兰大,在阿美利加所有特大城市都发动了袭击——”

    杰米里叹了口气:“那些家伙还声称他们携带了一种致命的毒气,可以在顷刻之间覆盖全城。如果在48个小时内不给他们满意答复,他们会向整个亚特兰大城范围释放毒气。”

    “可现在已经过了48小时?”

    “所以他们又杀了两个人质。”

    杰米里苦笑道:“政府方面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不过要解除对天行者金斯曼的封印需要时间。我看他们放人的可能性很小,他们只是在拖延时间。那些劫匪也知道政府的打算,所以毫不客气。”

    李墨尘则陷入凝思:“对我们旭日电器零售公司的日常经营有影响吗?”

    “影响是肯定有的,这几天的客流量又下降了一些。不过公司已经拿到了融资,目前资金充足,这点损失不算什么。此外现在虽然是封城状态,可目前主要是针对魔能职业者,而我们在亚特兰大周边购置的门店,现在也还没有开张。”

    杰米里·伯特说到这里,语含深意的说道:“我倒是感觉,无论是魔狼芬里尔,还是这些异人,对于我们旭日公司现阶段的扩张非常有利。”

    李墨尘心想当然有利了,一来这些世家豪门会被牵扯住大量的精力,不会有心思再关注旭日公司的扩张;二来这些人死劲儿闹腾,阿美利加各大城市的房价,暂时也很难涨起来,这有利于他的布局。

    可这都建立在那些毒气没有释放的情况下——如果这个城市里都没有人了,那么谁来买他店里的电器?

    “那么你是不看好那些异人的行动是吗?”

    “当然不看好,各大城市的魔塔阵列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过抗击生化战方面的功能。如果那些异人是在第一时间散播毒气,那还有可能在人群密集的地带造成一些死伤。可是现在,时间拖延的越久,政府方面的准备也就越充分。他们真正能够威胁到政府的,其实是他们手中的那些人质。不过万事无绝对,也难说他们是否在用障眼法,所谓的毒气弹,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

    “你说得对,我们不能轻忽大意。这件事需要密切关注,我不想我们的门店被波及。”

    李墨尘挂掉了与杰米里·伯特的电话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德鲁女士,关于最近发生的劫持,还有异人。为何没有在今天的报纸上看到任何报道?”

    “不只是报纸,就连所有的电视台与电台都没有。这次政府与各方势力联手,对于媒体界的压力很大。当然,我们报社也得到了好处,来自于政府的1600万公益广告投入。这已经是我尽力争取后的结果。这能够让我们拥有一份漂亮的财报。”

    南内特·德鲁语中略含着几分无奈:“所以现在,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城市里可能发生了什么,可他们在媒体上看不到任何消息,我们旗下的报纸也一样。现在只能等待他们之间意见相左的情况发生,我些那些被卷入其中的豪门,绝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把这次的曝光出来,其实更有利于向政府施压。boss,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们旭日出版社将会采取较为激进的立场,你没有意见吧?”

    李墨尘早料到会是这样,这个国家所谓的‘新闻自由’当成口号听听就算了,可不能当真。

    然后他就陷入了迟疑,一旦劫持曝光,阿美利加的联邦政府将会处于极端不利的被动局面,这很可能导致异人的阴谋得逞。可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政府的某些特殊部门违规擅权,他们是必须承担责任的。

    不过他仅仅犹豫了片刻,就做出了决断:“具体该怎么做,你可以自己判断。就像是当初我对你说的,在旭日出版社,我可以给你充分授权。”

    说完这件事后,李墨尘又转换了语气:“德鲁女士,关于这次的,我想知道你那边是否有什么内幕消息?”

    这才是他打电话给这位的真正目的,后者在各方面的消息来源,明显比杰米里更多也更可靠。

    “内幕消息是有一些,不过都与我们无关。boss,我一直在关注这些事,如果有可能威胁到您的变数发生,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您。”

    电话中的南内特·德鲁发出了一声轻笑;“我想您现在更该关注的,是那位迈克尔·伍德少将。根据我掌握的情报,早在封城之前,他就已经来到这个城市了。那个家伙,他正在观察着您,似乎还挺满意的。以迈克尔·伍德的性格,我猜他最多一两天之内就会上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