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科幻 > 猛卒 >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应试之举
    万众瞩目的科举礼部试终于开始了,以前这就是省试,但从去年开始改革,省试被一分为二,也就是要考两场,礼部试和殿试,两者合起来才能称为省试。

    礼部试也是初试,然后前三千名去大明宫参加殿试,其中礼部试的成绩占七成,殿试的成绩占三成,两个成绩合起来才能决定士子是否能考中进士。

    五更时分,士子们云集考试院,考试院屡经修葺扩容,现在已能一次性容纳十万考生同时参加考试。

    八万士子排了数十支长队,依次登记入场,去年的科举改革不仅是省试分成两场,而且考场也改变了不少规则,士子们在报名时会签署一份承诺书,承诺考试时不会有任何作弊行为。

    这样就取消了让士子诟病多年的搜身,之前搜身要解开头发,脱去鞋袜,光脚站在地上,还要被士兵浑身摸个遍,隐私处也难逃,令很多士子都反感之极,纷纷上书礼部要求改革。

    从去年开始,礼部便顺应民意,实行承诺制,取消搜身,赢得了士子们的热烈欢迎。

    事实上,就算携带作弊意义也不大,竞争这么激烈,如果士子还需要靠作弊完成答卷,那肯定考不上,何况进士科还要考两场,第二场殿试是露天考,根本没有作弊机会。

    有人说明经科可以作弊,但明经虽然主要考经文,但也不光是考默写经文,最后还要考论,也就是理解经文,就像后世的议论文,从经文中任给一句话? 士子根据这句话写一篇论文? 纵论古今,拿出有力的论据来证明自己的理解正确。

    能否考上明经科,就是看这篇文章的水平? 以及书法、字句错误等等细节。

    至于默经? 那必须是完全正确,一字不错? 才有机会进入第二轮评卷,所以在经文方面作弊,最多是获得进入第二轮评卷的机会。

    郭锦城、白居易和薛清三人乘坐专门的牛车来到考试院,考试院位于新城? 要穿过西安门外大街进入新城。

    他们来得不算太晚? 但已经开始进场了。

    郭锦城和白居易考的是进士科,薛清考的是明法,明法今年只有十个名额,却有近千人报名,明法和明经不同? 明法的等级和进士科一样,考过了也能任命为从九品官职,所以薛勋才同意儿子参加明法科的考试。

    因为考虑到各科的内容不同,所以考试所在区域也不同。

    他们排队依次进入考场,到门口时,郭锦城把考券递上,高声报名道:“长安士子薛锦,以诚信参考,绝无侥幸之念和舞弊之举。”

    这是考券背后的一句话,每个人都要认真说出来,考官看了看考券,又看了看郭锦城,问道:“多少岁?”

    “学生十五岁!”郭锦城平静地答道。

    周围响起一阵惊叹声,又是一个少年神童考生。

    每年参考的少年神童都不少,去年裴家十四岁的子弟裴明镜参加科举,一举考中进士,成为十几年来最年少的进士。

    考官点点头,“志气可嘉,好好发挥!”

    他把考劵还给郭锦城,郭锦城快步走进了考试院。

    考试院太大,天又没有亮,必须有专门的人引导,他们三人所在的区都不一样,便约好考完后门口见,便分手向各自等待区而去。

    郭锦城在丁区,正好一名士兵挑着黑字丁区的灯笼带领一群士子出发了,光丁区就有五十条考街,每个考街街口都有灯笼牌,郭锦城很快找到了丁区二十六街,每条考街有两百个考号,郭锦城是一百三十五考号,靠着外面了。

    很快,郭锦城找到了自己的考号,和他所知的一样,考号宽五尺,长六尺,里面是用砖砌的台子,上面铺着布垫,垫子是新铺的,还不错。

    据说前几年有垫子铺了几年未收,上面全是臭虫和跳蚤,有考生被咬得晕厥过去,好几个考试院官员为此丢了官,后来考试前考试院都要进行全面的清扫,铺上浆洗干净的垫子。

    这时,头顶上有轻微的声音,郭锦城并不奇怪,也懒得抬头察看,他的贴身护卫们总是用各种他想不到的办法跟在他身边,不用说,他的贴身护卫已经提前到了。

    他放下木板,把身后的篮子放在木板上,从里面取出蜡烛点燃,篮子里是笔墨纸砚,还有一小葫芦清水以及一盒浆糊,然后还有两张长长宽宽的糊名纸条。

    郭锦城看了看糊名纸条,上面还印有一个号码,进士科17870,这是天竺数字,早已经大规模推广,不过考生们认不认识这组号码并不重要,这实际上是卷号,他们要考两天,前后有两份考卷,要把两份考卷合二为一,就靠这个卷号了。

    郭锦城把东西都放下,吹灭了蜡烛,晨曦的微光已经让号子里变得半明半暗,目力可视。

    “咚——咚——咚——”

    预备钟声已经敲响,考试院的大门开始缓缓关闭,外面的广场上已空无一人,再过一炷香时间,随着考试钟声敲响,开始发试题了。

    进士科第一天考默经和论,和明经科的内容一样,只不过试题量要比明经科少很多,毕竟明经科要做两天。

    第二天进士科考诗和策,这才是难点,尤其是对策文,考上进士的最重要条件就看你能否写出高水平的对策文,殿试也是考诗和对策文。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条件,比如书法底子要过硬,比如今天的考试,必须要拿到高分,做论或许会丢点分,但默经必须全对。

    郭锦城一边研墨,一边看试题。

    ‘民愚而不知乱,上懦而不能更,是治之失也。’

    就是这句话,要求默完全篇,并做论。

    这是《韩非子》第十八章《南面》中的一句,郭锦城在九岁时就能倒背如流。

    他并不着急,在答题卷写了名字籍贯以及考号,等墨干了,然后用糊名纸把名字糊上。

    一切都弄好了,这才提笔沉吟片刻,下笔写道:‘《韩非子》18章南面’

    这是全篇的篇名和章名,必须要写,所有士子在吸取别人的教训后,都知道不能遗漏。

    另起一行,郭锦城提笔写道:‘人主之过,在己任臣矣,又必反与其所不任者备之,此其说必与其所任者为仇,而主反制于其所不任者。’

    ..........

    考试的时间并不充分,想写一篇好的论文,要构思,要修改润色,至少要好几天时间,甚至反复修改要一两个月时间,但给士子们只有四个时辰,这就是考校士子的真才实学了,就算是替考,也未必能考得出来。

    所有士子默完经后,大部分时间都在构思润色了,不知不觉时间飞逝,这时,钟声敲响了,有官员大喊道:“还有一个时辰交卷,请速答题!”

    几千字,光写完字都要差不多一个时辰,众人没有时间再细想,纷纷提笔开始做论。

    一时间,考场上一片沙沙的声响,同时寂静得落针可闻。

    这时,郭锦城若有所感,一抬头,发现自己父亲竟然站在自己号子前,微笑地望着自己。

    郭锦城心中一阵温暖,他指指卷子,表示自己答的不错。

    郭宋微微点头,示意儿子继续答题,他又继续向前巡视考场了。

    “咚——咚——”

    对所有考生而言,这是平生最短暂的一个时辰,眨眼间就过去了。

    随着交卷钟声敲响,主考官开始一个接一个号子收卷了,基本上不会停留,你不交卷,考官便走了,很多考生最后才慌慌张张写名字,糊纸条,追上考官后哀求半天,被考官狠狠一通训斥,才勉强收下卷子。

    郭锦城收拾完篮子,便起身离开考号出去了,走出大门却只见薛清,不见白居易,郭锦城笑问道:“白兄呢?”

    “他去上茅厕了!”

    薛清一指远处,那边堆了很多人,都是去上茅厕的。

    郭锦城笑了起来,确实,时间很紧张,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去茅厕,甚至考虑得太入神,忘记上茅厕。

    “你考得如何?”薛清问道。

    “还行,正常发挥,没有丢师父的脸,你呢?”

    “我们明法科第一天比较简单,若谁连第一天都没有全对,那就不用参加第二天的考试了。”

    停一下,薛清又道:“好像白居易答非常好,你爹爹一直在看他的卷子。”

    “哦!”

    郭锦城的脸微微一红,父亲一定知道自己和白居易的关系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