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557章 给人下了诅咒的老巫祭一点也不开心(月票补更)
    得亏蛮荒大地没有精神病院,否则这些人都得拉精神病院去查查,看看是不是有病

    留下传承的前辈高人大都是在找传人,后人继承恩泽的时候,同样也继承了先辈身上的刀光剑影,前因后果。

    比如说隔壁化马大世界的炎斗帝,最后不也是继承了老药师傅的恩仇。

    所以世间万物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他得凤栖侯部的传承造化,继承凤栖侯部的恩怨血仇,这没啥奇怪的。

    况且,这个传承造化连带的恩怨血仇,容不得拒绝,拒绝就是死,答应还能多活会。

    至于怕不怕大殷王庭?

    怕!

    怕的要死!

    得罪这么多黑手,他能不怂么,要不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不搭理老王八蛋,这老家伙越是沉寂,他就越安全。

    由于时局的原因,边荒行事早就和万年前不一样了,他才敢收留浑空,要是大夏在祝融域他都给考虑考虑,谁他么是浑空,认识么。

    虽然这么说有些无情,但当这件事情放在生死的位置上,相信很多人都会很清楚,趋吉避凶乃是人之常情。

    为此他把云澜山弄去了祝融域,就是躲着边荒的洞天圣地。

    算算他得罪的人还少么!

    不就是大殷王庭,得罪一次也是得罪,也不怕来第二次了。

    “以你的天赋,加之凰血炼身,晋升辟地境并不在话下,老夫也不是贪多的人,等你晋升辟地境,就杀九个大殷王庭的辟地神侯。”

    凤祭的眼中闪烁着杀机,九个辟地神侯足以撑起九座至强侯部,唯有此才能让覆灭的凤栖族裔得以昭雪。

    “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你可以以我凤栖侯部的图腾作为遗留印记,这样大殷王庭就不会找到你的身上。“

    信你个鬼。

    真当大殷王庭是吃干饭的,赤明以来四万年了,大殷牢牢坐镇九域中央,没点实力能坐稳王位?

    想是这么想,但夏拓出声说道:“是,承凤栖传承,自当报恩。”

    “没事,老夫也不怕你耍花招,凰血已经入了你的血肉之躯,有我凤栖侯部的诅咒,你要是不尽心完成,后果你自己想想。”

    凤祭老脸带着慈祥,笑眯眯的说道,只有诅咒才让他放心,单单是口说无凭。

    “我相信你会尽心去做。”

    闻言,夏拓先是一惊,很快就恢复了神色。

    要是真的,他这小命算是保住了。

    诅咒之事,大都会锁定某一件事,所以除了牵扯这件事外,对其他并没有太多的影响。

    “前辈,晚辈才是神通境,这报仇之事能不能拖延些时日。“

    “可以。”

    凤祭依旧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好说话。

    “不限时间,你什么时候有能力了就可以去。”

    看着夏拓一脸的不相信,凤祭继续出声说道:“你不去也没事,你的身体经过了凰血的改造,以后诞生的子嗣天赋都会很不错,诅咒会传给你的后代,你不去,你的后代也要去。”

    “……”夏拓。

    “你尽力而为就行了,老夫一点也不强求,你杀不完你的儿子杀,儿子杀不完还有孙子,孙子杀不完还有重孙子,子子孙孙都可以。”

    “我……”

    “我观你也不是元精未失之身,诞下血脉的几率很大,所以……当然你也可以考虑一下。”

    说罢,凤祭看向了下方盘坐的两道辟地境的身影,淡淡的说道:“他们就不同了,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竟然元精未失,不敢拿子嗣血裔担保,一看就靠不住。”

    “我x~~”

    夏拓看着凤祭,他特么感觉自己是遇到对手了。

    老不要脸!

    每一步都掐算的死死地,难怪让人随便进来寻机缘,感情是不怕谁来,反正不满意的都干掉了。

    “他~他们可能专心修炼吧。”

    夏拓打了个哈哈,知道这次算是被制住了,心中很憋屈,但暂时也没啥办法,生死之道他还真舍不得放弃,凰血乃是真正的神兽血,明知道是坑暂时他也跳不出来,只能跳下去。

    再说了,就算是坑,要是以后填平了,不就可以了。

    看着老头一脸慈祥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出来,出声问道:“前辈是不是维持结界的能量不足了,所以才选了我这个小小的神通境。”

    “嗯。”

    凤栖没有遮掩,点了点头,两万多年没有人进来,他确实是快要支撑不住了,而且当年为了挑选复仇之人,放进来太多的人。

    而他本就是重创之身,以残躯加上末代族主的准王血构建了这座小世界,当年为了干掉下面两位辟地也耗费不小的代价。

    这次好不容易放进来个人,加上天赋确实是不错,生命道符演化出了十多万枚,还不晋升法相境,一看就是奔着立地成圣去的,这样人的一般都有野心。

    而且先前拿出来镇压凤荒的那枚印玺,让他感到了一丝天威,说明还是一方伯主,单枪匹马的报仇自然不如有一座伯部来的厉害。

    这些都说明了夏拓的不凡,沉寂了两万多年,老天眷顾他凤栖最后的残念。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担忧的是,这家伙实在是太油滑了,进来之后怂的要死,他还没说啥,就先摆明了态度。

    聪明。

    聪明的让他讨厌。

    弄得他的威胁都一点都不严肃。

    但他也没办法,条件已经不允许他接着再等下去,不报血仇他死都不甘心,正是因为这道怨气才让他支撑到现在。

    夏拓一听,就明白接下来好办了,他受制于老头,老头也同样受制于他,毕竟他挂了,老头的报仇的心愿也就完了。

    不过他也不敢过分撩拨,万一老头不按套路出牌,拼着不过了也要将他给干掉,他可就亏大了。

    所以活人比死人就是矫情。

    不论如何,生死大道他要定了,至于后面的因果,他接着就是了。

    当年凤栖侯部因为晋升王部被大殷王庭出手灭掉。

    再后来万年前大启王部覆灭,也有大殷王域纠缠在其中,事实已经很明显,边荒虽然不被王庭放在眼中,但大殷也不愿意边荒出现威胁到王庭的部落。

    凤栖侯部算是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了,不管当初有没有违背大殷的心思,但野心都是实力滋生出来的,那个时候凤栖就算是没动心思,但晋升王部后,会不会窥视王庭威严?

    所以对于大殷王庭来说,干脆弄死算了,简单利落。

    以大殷王庭这样的尿性,大夏发展到那种地步之后,估摸着也要上大殷王庭的小本本。

    所以眼下和大殷王庭不起冲突,以后可就说不准了。

    故此,长远看来凤栖侯部的诅咒不算啥。

    虱子多了不痒,他怕啥,反正得罪的人不少了。

    他也说了是力所能及的时候,至于是啥时候,再说吧。

    “你真的不怕大殷王庭?”

    “生而为人,自当顶天立地,重信承诺,夏某既然成了凤栖侯部的传承,自当承接之因果。”

    “不要说是大殷王庭,就算是三大王庭一块,夏某人一样也不惧!”

    “纵然付出性命,也要付之承诺!”

    须臾间,夏拓的话将凤祭给镇住了!

    他愈发的觉得夏拓不靠谱了。

    但想想诅咒在身,难不成还真的能翻出花来?

    一时间,这位凤栖侯部的老巫祭,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了,难不成自己因为心急把事情给办砸了?

    看着慈祥的老头一脸的沉吟,夏拓很满意,这不是刚才威胁他的时候了。

    大夏人,从不受威胁,除非拿机缘来换。

    “前辈您先歇着,我去把魂叫回来。”

    心情好了一会,夏拓还是有些不放心,肉还是吃到嘴里才香,他要先把货给收到手里才行。

    夏拓轻而易举的离开这片精神构建的世界,凤祭盘坐在梧桐木上,一脸的惆怅。

    明明是他已经诅咒制住了夏拓,为啥反倒是他感到忐忑呢。

    ……

    凤巢空间中,夏拓回神,朝着上空望去,哪里有什么梧桐神木和老者,双眸闭合精神延伸而出,才感应到了精神时空。

    他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浓浓的死亡之气,肌体都变得黝黑了很多,对于这种生死变化,他处于无法掌控之中,死气流溢加快了体内的血肉衰败。

    随之他沉寂下来,冒着丝丝死气的毛孔中,突兀的有一缕缕黄金色的火苗冲了出来,黄金火焰中弥漫着枯萎、凋零、死亡,但同样蕴藏着一缕生机。

    黄金火焰越来越旺,很快化为了一团黄金神火,将夏拓给包围在其中,化为一道黄金火焰大茧,火焰中生死交融。

    很快,悬浮在体外的生命、死亡道符演化的道果和神通神形,统统被纳入了大茧中,大茧如烘炉,好似要熔炼一炉大药。

    介于真是和虚幻的精神界域中,凤祭看着被凰血化为黄金神焰包围的夏拓,一脸的沉吟,他觉得自己这次有些仓促了。

    凤巢中的两位辟地神侯,其中一位是来寻机缘的,而另外一位则是大殷王庭派来斩杀凤栖余脉的强者。

    当年凤栖覆灭,他依靠着残留下来的意志,汇聚了残留下来的凤栖遗族建造了小城,想要伺机寻找传人,但可惜进来的武者,没有一个能让他入法眼的。

    最终大殷王庭派来的神侯出现,覆灭了小城,这里也就掩盖在了泥土之下。

    ps 晚上没更了,下午毫无征兆的就发热头疼起来,这会眼皮都有些睁不开,立冬了大家注意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