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典言情 > 农园医锦 >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下毒
    “就了不起了,你能怎么着?”顾夜见上了一盘热菜,提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巴里,却不误她怼回去,“只许你阴阳怪气,就不许我说句实话?”

    “什么实话?你那是看不起我们小门小派!”绿衣侠女见她还有心情吃饭,心中的火气更大了。

    顾夜没有理睬她,给身边的秦梦萱夹了一块咕咾肉,小声道:“这个大厨的手艺还算过关,咕咾肉做得挺好,尝尝!”

    “跟你说话呢!医王阁出来的,也这么没……礼貌?”绿意侠女本来想说她没教养的,可看到她身上金灿灿的服装,又咽了下去。虽然心有不甘,但医王阁的确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要别人有礼貌,自己首先要礼貌待人!”顾夜只尝了一块,又放下了筷子,“你刚刚污蔑我看不起小门小派。请问,你从我那句话里,听出我对贵门派的不尊重?两个人斗嘴吵架,不要上升到门派。姑娘,你这样会给你们门派招祸的!”

    绿衣少女怒目道:“你……你威胁我?”

    “你看你!年纪不大,火气倒不小!来,吃口凉菜消消火!”顾夜指着一道凉菜的菜底,不紧不慢地道,“你要是连善意的劝告和威胁都听不出来,最好不要独自闯荡。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绿衣少女腾地站起来,指着顾夜正要说什么,却被身边的红衣侠女给硬拉着坐下来。她怒目看着红衣少女,凶悍地道:“干嘛拉我?身为师姐,你不帮我,还拦着我,什么意思?”

    “你跟我怎么胡闹都行,我是你师姐,可以纵着你,不跟你一般见识。别人不让着你,你就要跟人家闹?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如果师父知道你在郑老爷子的宴席上惹事,你觉得你这辈子还有机会出门派吗?”红衣女子紧紧抓住她的手,目光逼视着她。

    绿衣少女不甘地甩开她的手,愤愤地道:“你就会拿师父威胁我!我回去一定要让师父知道,你帮着外人欺负我!”

    红衣女子摇头叹了口气,对顾夜道:“抱歉,我师妹被宠坏了。得罪之处,我替她向你道歉。”

    “道歉倒不至于。不过是拌了几句嘴而已,况且我也没吃亏!”顾夜好脾气地笑笑。她之所以息事宁人,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加速自己掉马甲的进程。

    红衣女子举起杯子,道:“以茶代酒,敬姑娘一杯。咱们一笑泯恩仇!”

    “言重了!”顾夜端起杯子浅浅地抿了一口。哎呀,茶水都冷了,也没个人给添热水。这服务也太不周到了!

    妇人打扮的女子,借着上菜的机会打圆场:“哎呦,这道菜看上去不错,应该是庆丰楼的招牌菜吧。谁吃过,给介绍介绍!”

    秦梦萱旁边的小姑娘,也跟着缓解桌上的气氛:“这道叫松鼠桂鱼,是庆丰楼最受欢迎的菜品之一。酸甜适口、外酥里嫩,吃一口满嘴留香。都尝尝!”

    “哟!小姑娘知道的还蛮多的嘛。那我可得好好尝尝!”妇人打扮的女子,夹了一块鱼肉塞进嘴巴里,顿时赞不绝口。一桌人都跟着夹起菜来,气氛重新热络起来。只有绿衣小姑娘,还在生闷气。

    你气我不气!顾夜心里也很无奈,自己难道是招惹麻烦体质,要不然她跟秦梦萱俩人都穿医王阁的服装,咋就冲着她来了?

    郑武也看到了绿衣小姑娘冲着顾夜拍桌的一幕:“哟!这是哪家的?脾气倒是挺大的!不行,不能容她欺负我侄女!”

    秦宗英赶忙拉住他,道:“小姑娘的事,让她们自己处理,咱们别掺和。咱小时候还打过好几架呢,现在关系可曾疏远过?小孩子争强好胜,谁还没从那个时期过来过?”

    郑武虽然被拉坐下了,却招手让人去打听俩小姑娘闹矛盾的缘由——绝对不能让他侄女吃亏!秦宗英无奈:你侄女真没吃亏……

    问过以后,郑武放心了。他笑着道:“上次见到我侄女,给我的印象是柔柔弱弱的一小姑娘,没想到还真不是个吃亏的性子。行,就按秦兄说的,小姑娘的矛盾,让她们自己去解决。”

    顾夜见桌上端了一盘红烧肉,拎起筷子挑了一块肥瘦相间的,正要往嘴巴里塞的时候,从浓浓的酱汁中,嗅到了一丝异样。她用舌头舔了舔,放下了红烧肉,拿起杯子漱了漱口。

    见桌上有人去夹红烧肉,她赶忙把盘子拉到自己面前:“这盘红烧肉有问题,信我的话就不要吃!”

    她看向别的桌,每上一道菜就被风卷残云似的疯抢一空。希望只有她们这一桌的红烧肉有问题吧?

    绿衣少女像抓住她小辫子似的,冷笑一声道:“这盘菜能有什么问题?难道你怀疑聚贤庄用坏掉的肉,来招待客人不成?医王阁跟聚贤庄还是老交情呢,这是背后捅刀子?”

    “我说你,吃枪药了?一点就着?”顾夜耐心有限,不想跟因嫉妒丧失理智的家伙纠缠,“我是干什么的?成天跟药打交道的人,会看不出这道菜有问题?你不信邪,那你吃啊!”

    说完,把装了红烧肉的盘子,往绿衣少女那边推了推。

    绿衣少女盯着红烧肉看了很久,就在顾夜以为她会中二无脑地赌气尝一口的时候,对方把盘子推开了:“我不喜欢吃红烧肉,谁爱吃谁吃!!”

    顾夜耸耸肩,把筷子擦了擦,伸向了别的菜。秦梦萱小声问道:“姐姐,这道菜真的有问题?”

    “你信不信我,信我就别吃。其他的菜,等我尝过再吃!”顾夜见又来了一道东坡肘子,也是她爱吃的菜。要是再给加了料,她就要抓狂了!

    “我不信姐姐信谁?姐姐,别的桌也有这道菜,里面会不会也……我们要不要告诉聚贤庄的人?毕竟这是郑爷爷的七十大寿,如果闹出人命来,不太好吧?”秦梦萱眨巴着大眼睛,等着她拿主意。

    “告啊!怎么不告?你端着这盘红烧肉去,这可是证据!”顾夜把盘子塞进秦梦萱的手中,“你就说,这里面下的不是什么要命的毒,不过断肠散而已……”

    什么?断肠散?还而已?断肠散,服下以后,一个时辰内必肠穿而亡,怎么就不是要命的毒了?

    秦梦萱端了盘子就往阁楼的方向跑。一直关注着这一桌的郑武,往嘴里塞了一口红烧肉,用筷子点了点跑过来的浅金色身影道:“哟!我侄女还挺孝顺,知道叔叔我喜欢红烧肉,特地让同门给送过来。啧啧,我说秦兄啊,这么贴心的女儿,让给我呗?我家那几个臭小子,随便你挑!”

    秦宗英看到闺女一脸焦急地跑过来,忙起身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姐姐验出这盘红烧肉里被人下了断肠散的毒!不知道其他桌上的,是不是也有毒!”秦梦萱喘着气道。

    郑武又一块红烧肉,还没咽下去,听了她的话,吓得呛咳出来:“什么?断肠散?谁的胆子这么大,敢在聚贤庄的寿宴里下毒?秦兄……怎么样?不会真……”这盘红烧肉,他都快吃了半盘子下去了!

    秦宗英夹起一块红烧肉,仔细地嗅了嗅,又用筷子沾了汤汁,放在嘴里细细地品了品。他的脸色有些严峻,掏出一枚药丸对郑武道:

    “郑兄,你先把这枚药丸服下,能缓解毒素的发作。这下毒的人真是高,红烧肉本来口味比较重,断肠散下在里面,即便是我,不仔细尝都发觉不了。”

    “那怎么办?侄女那一桌有毒,我们这一桌也……其他的桌恐怕也不能幸免。今日赴宴的,加起来两百多人呢,要是都在聚贤庄送了命,江湖上必定会掀起腥风血雨!”郑武拿着药丸没急着吃。他赶紧让人把消息传递给父亲和几个兄弟,看能不能想办法制止一场惨祸!

    “秦兄,这种药丸,你那里还有多少?断肠散的毒,你们医王阁应该能解吧?”郑武把希望放在了秦宗英的身上。

    秦宗英面露难色:“这种药丸虽然能暂时抑制住毒素,却不能彻底解除。断肠散的毒……实不相瞒,阁里至今未曾研制出解药来。为兄真的……无能为力!”

    “啊?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两百多人,命丧当场?”郑武觉得自己没有服用药丸的必要了。这么多人丧命聚贤庄,得有个人背锅。他死了,或许能平息这些客人所属门派的怒火。

    秦梦萱拉了了秦宗英的袖子,小声对他说:“姐姐说,断肠散不是要命的毒药……姐姐从来不打诳语,或许她真有解毒的方子。”

    “那还傻愣着干嘛,求也要求她出手救人。这可是二百多条人命哪!!”秦宗英把药丸硬塞进好友的嘴巴里,然后跟着女儿出了阁楼,快步来到女儿那一桌。

    顾夜此时,正抱着东坡肘子啃得不亦乐乎:“你们怎么不吃啊?肘子没毒。唔,这厨子手艺不错,东坡肘子做得可真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