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修真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四百三十章 威慑
    实验室内沉默许久,两人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凝重压抑。

    许久后。

    柯里昂率先打破了这充满压抑的沉默。

    他取出手札笔记,缓缓道:“你应该知道我是根据生物标本的研究,进而推测出文明等级概念,你说这个生物所在的文明是6级,那么,想来你应该已经了解到一些5级文明的概念了?”

    “嗯。”

    雷洛认真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现在还有没有这种等级的文明,但远古时期,这个世界应该至少曾诞生过两个5级灯塔文明!其中一个文明的名字是蔓陀罗沙,也被称之为曼陀沙华,总而言之,这种等级的文明,很可能诞生了一种超越5级真神的更高等生物,并以此掌握了某种非凡力量,具备了大陆级战争的能力。”

    “5级……灯塔文明?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信息的!”

    柯里昂一边记录着雷洛透露的信息,一边凝重问道。

    “与您一样,是通过标本。”

    雷洛看向实验台上痉挛状态,处于时时法则溺水中的超体人。

    “正是他们摧毁了这个世界远古时期的灯塔文明,并将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监牢,源源不断汲取着这个世界的能量,亏损消逝的能量,造成了远古生物大灭绝灾变,那些灯塔文明为了抵抗他们,塑造了这个世界如今的死亡风暴局面。”

    柯里昂不停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他的眉毛拧成一团,已经忘记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情沉重了。

    许久后,他的手札笔记上记录到6级文明信息后,缓缓抬头问道:“那么,你对于这个所谓的6级文明,有什么具体概念和命名方式吗?”

    “具备开拓宏观物理武器能力的世界级文明。”

    哼哼哼哼哼……

    豁然!

    在这充满讶异寂静的房间中,实验台上一直处于法则溺水状态的超体人,艰难控制着爱兰的身体,空洞双眸看向了正在肆无忌惮对话的雷洛和柯里昂,发出了令人颤栗的桀骜笑声。

    这让正处于压抑沉重中的两人,不由感到一阵颤栗,看向了这个将脑袋拧了180°的‘尸体’。

    “你是我见过的最具智慧、最狡猾的虫子。”

    她竟然口吐人类语言,操控着爱兰的尸体,向愕然惊异的雷洛说道。

    雷洛企图通过她,窥探这个世界之外的超体人奥秘,进而了解到人类文明对于超体人而言,只是拍子下苍蝇的同时。

    与之相同!

    这一年多来,她也在无比艰难的法则溺水坏境中,作为雷洛试验台上的小白鼠,同样在暗中观察着雷洛,以此窥探他背后的学者文明形态,以及他正视图了解超体人的文明!

    可怕的是。

    就像zz1387262号监听员对于雷洛的一无所知一样,这一年多来,雷洛对与这个试验台小白鼠的窥探观察,同样一无所知,双方都理所当然的自大认为,对方只是自己眼中的虫子而已。

    “你在观察我?”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雷洛,看向爱兰,凝重问道。

    “是的,我在观察你,观察你的一切!观察你对于未知生物的认知方式,观察你对于情报的总结和推测理解,观察你获得进化力量的方式,以及你身为虫子对于正在观察自己的更高等生物试探,你已经意识到有一个未知的存在,正在以你所不能理解的高等方式,窥探观察着你,所以你在彷徨与恐惧!”

    雷洛制止了欲要进一步对实验标本进行控制的柯里昂。

    “那么,既然你已经成功隐藏了这么长时间,原本能够对我进行更长时间的隐秘观察,获得更多情报,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突然以这种方式,对我进行威慑?”

    爱兰一抹冷笑。

    她显然不愿意回答雷洛的问题。

    “杀了我吧!不要妄图将我从这具躯壳中剥离出来!否则只要我存在一天,就有将你们人类情报暴露出去的危险,那将是你背后所有人类灭绝的危机,你敢赌吗?”

    柯里昂双眼冷芒一闪,手指骨节发出咯吱的响声,嘴角浮现出一抹残酷冷笑。

    “在我的实验室,两百年来,从未发生过一次标本脱离事件!”

    对于超体人的威慑,雷洛幽幽道:“这么说,你已经感受到了威胁,我其实已经拥有了某种将你从这具躯壳中剥离的线索方法,只是还没有发现?”

    爱兰尸体中的超体人,没有回答。

    想了想,雷洛看向柯里昂道:“大师,你先试试能否将它从这句躯体中剥离出来。”

    “嗯!”

    生物标本研究,乃是柯里昂最擅长的事。

    他随手取出了几件实验工具后,便开始了以雷洛前所未见的方式,尝试将超体人从爱兰尸体中剥离出来。

    柯里昂取出了一种特殊的管子,以及一些半透明粘稠液体,嘴角一抹残酷冷笑。

    “也许在你背后的文明看来,我们就是一群虫子,但至少现在,你是我的小白鼠!接下来这些阿巴林溶液会腐蚀你的精神力,对于你这样的精神力生物,可能会有点痛,可千万不要叫得太凄惨啊,桀桀桀!”

    片刻过后。

    “啊……”

    超体人撕心裂肺尖叫着,实验室内回荡着她的惨叫声,这让柯里昂冷笑更甚,不停的观察着管子。

    好一会儿后,他微微皱眉,察觉到诡异。

    按说对方既然如此痛苦,不应该还没有从躯壳中剥离出来的征兆。

    当他认真观察这具标本后,却见对方原本痛苦哀嚎的面庞上,豁然流露出一抹讥讽笑容。

    “刚刚那种液体的感觉很不错,用你们虫子的话比喻,就像吃了个辣椒,哼哼哼哼。”

    柯里昂脸色短暂一僵后,一抹更残酷冷笑。

    “你是我在实验台上见过的最嚣张标本。”

    说着,柯里昂双眸一抹残酷,取出了其他实验工具。

    但很显然,学者们所掌握的常规方式,很难对这种异域生物起到作用。

    除非将它杀了!

    雷洛并没有着急,柯里昂大师需要实验观察时间,他就这么静静坐在试验台一侧,一边学习着柯里昂的手段,一边翻看着前段时间获得的巫术书籍。

    几天时间过去了。

    柯里昂几乎用过了他所能用到的一切方法,却始终无法确保标本安全的前提下,将标本从尸体中剥离出来。

    如此,他不得不承认了事实,以学者现有的手段,尚无法对这种降临超体人进行强制剥离。

    许些不甘。

    柯里昂道:“你对于自己的诅咒状态,有什么好的解决思路吗?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这几天来我并没有发现你身上的异常。”

    雷洛摇了摇头,柯里昂微微皱眉。

    “这样吧,我去请安东·尼奥秘密过来一趟,以他进化奥义的鼎鼎大名智慧,一定能够找到解决你身上诅咒的方法,你在这里等我。”

    “大师。”

    雷洛叫住了柯里昂。

    停下脚步,在对方的不解中,雷洛缓缓道:“请转告陛下,我暂时无法回去了,另外请告诉萝拉,我很想她。”

    深深看了雷洛一眼,柯里昂点了点头,离开了这个待了几天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