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重生 > 独足鬼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开启新应用
    “有啦!有反应啦!”

    满胜胜忍不住激动,拉住叶一真喊了起来。叶一真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观青一点一点的融化,然后像一只变形虫游走于满胜胜全身。

    “你看,成功了!”

    “是啊,太神奇了,辛苦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一真不再觉得不可思议,而是内心有些担忧,虽没表现在脸上。她看见满胜胜的头发颜色变浅了,这就是所谓的“副作用”,满胜胜最终会变成搭梦的样子!

    该不该把这个变化告诉满胜胜呢,叶一真纠结极了,内心充满矛盾和痛楚。她最终选择了保密,先暂时不说吧。

    这时,马毅阳又进来了。他看到了满胜胜发色很明显的变化,但跟叶一真一样都忍着没说,只骂了句“蠢女人”。

    满胜胜白眼看他,忍不住吐槽了:“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惹你,干嘛又怼我。”

    马毅阳没好气的扔下一句:“林槐让你们过去吃饭。”就走了。

    也好吧,观青有反应了,正好去给林槐说,让林槐心里有个数,不要轻举妄动。离开帐篷去找他之前,叶一真问满胜胜是怎么驱动观青的。满胜胜说盯着观青看大半天了,没什么反应。后来试着用昨晚盯它并动用意念冥想,它就有反应了。

    见到林槐,林槐也是对满胜胜的变化只字未提,这只老狐狸当然会隐藏的更深,他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候让满胜胜分心。

    晚饭过后,满胜胜终于能让观青漂浮起来,而且听令于她。满胜胜就把观青派了出去。

    观青化身液体金属,顺着山头就游走了去,这样的确不容易被发现,魈居也感应不到它的存在。而且观青出发的时间已经是日落之后,黑暗的环境更利于它隐藏。

    龙天炎自从跟满胜胜在瓮里接触了以后,怕被魈居用九感之力窥探到思想,就在这一天之内能跟魈居保持距离就尽量不见面。而且不敢长时间待在帐篷里面,怕观青找不到他,于是乎总在营地周围绕来绕去,说是消食消食。

    好在魈居也长时间待在电脑房里,要么跟林槐对怼,要么跟田煌讨论东西,没闲功夫一直对龙天炎进行盯梢。

    晚饭过后,龙天炎说他又要出去围着帐篷走,魈居就让他去了。今晚魈居要跟大总裁通话,没什么功夫陪他。龙天炎在帐篷外绕了好几圈,见天色已晚,林槐给的时限就要到了,心里有些着急。忽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他脚边,搞得枯木和叶子窸窸窣窣的。

    他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一条蛇过来了,可这大冬天的哪来的蛇?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满胜胜描述的各种形态的观青嘛!

    “你他妈的可终于来了!”

    龙天炎内心狂喜,捂着嘴巴在内心蹦出这么句话来。

    他蹲下来,试图把观青捧在手里。但是观青一溜烟跑了,如果不是不让他抓,就是着急去什么地方。

    龙天炎小声追着喊:“喂你别跑啊,去哪啊,别跑!”

    他一路小跑追着观青跑到了营地后面,不过没离营地太远。到这,观青才停了下来。观青忽然变出两根触手,就像它的手一样,触手摸了半天的地面,又敲打地面。

    龙天炎认为它动静有些大了,这样很快会引起魈居的注意的。

    观青又变幻了形状,变成了一根锥子,然后脱落一样的旋转身体,嗖的一声就遁地了!

    龙天炎看得是目瞪口呆,把身体往后拱了一下,心想这玩意儿还能遁地?它遁地了,自己该怎么办啊?

    不过没一会,观青又从土里钻了出来。这回它老实了,变成了瓮,龙天炎抓起它就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绕开营地以后,就跟着它的指示方向走。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龙天炎才走到二号坡的营地,他在途中发出感慨,从来没觉得林场有这么大过。

    当龙天炎“自投罗网”的出现在林槐的营地,他和奔出来迎接他的满胜胜心情都很复杂。林槐笑嘻嘻的走出来,牵着马毅阳,表现的两人很和谐似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演戏给他看。

    龙天炎当然是对林槐一脸的唾弃,不过林槐并不在意,龙天炎现在已经是他手里面的棋子了,他何必动气。

    接着,林槐把他们都聚在一块,开了个会。林槐表示魈居很快就会发现龙天炎不见了,所以很快会发现是他在搞鬼,然后会来找麻烦。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立刻就要出发。

    林槐放满胜胜她们回了帐篷,让她和龙天炎再勾兑勾兑,要让龙天炎明白现在的情况和他的立场。满胜胜拿回了观青。龙天炎告诉了她观青变成锥子遁地的事,满胜胜也很不解。

    满胜胜做了个尝试,她把变成了瓮的观青平放在自己的手掌上,然后弯下头,把左眼放到瓮口之上进行观测。

    龙天炎趁机小声问叶一真满胜胜的头发怎么变了颜色?

    叶一真看满胜胜头发的颜色比下午的时候更浅了,而且已经出现了纯银色的碎发。现在并不好解释,叶一真只能摇头让龙天炎先保密。

    满胜胜忽然抬头,挺惊讶似的:

    “哦!我看见了!”

    “怎么了?”叶一真问。

    “观青拥有记录的功能,之前我以为它必须变成碎片并被我吃下去,才能通过梦看到他它记录的那些东西。其实,我用左眼这么看也可以。”

    叶一真和龙天炎面面相觑。

    “那你看到了什么?”龙天炎问。

    满胜胜道:“你不是说它变成锥子遁地了吗,因为它发现那块地下面藏着东西。”

    “藏了什么?”

    “藏了三个大家伙,我也没看出来那是什么东西,用黑布裹得严严实实的。拿东西是柴知乐拿进来的,魈居让人埋了。”

    满胜胜至今仍不知道那三个大家伙是什么东西,观青为什么对它们感兴趣呢,或者说观青怎么就能感应到它们在那呢,毕竟是埋了的呀。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龙天炎道:“想必魈居已经发现我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