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第1163章挨打
    巧兰低下头想了一下,“虎子哥,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会努力陪你到白发苍苍的时候,到时候我们就到处去转转,你答应我的事还没应验呢,你可是答应过我带我出去溜达的,你看我哥我嫂子人家都玩了一圈回来了,我还没去见识过呢。”一滴泪掉下来,又迅速抬起手拭去泪花。

    “好啊,肯定要带你去啊,我都想好路线了,江南咱们也没玩过其他地方,咱冬天去温暖的地方玩,夏天去凉快的地方玩,这样你身体也能受得了,我还想带你去再远点的地方看看呢。”传虎没有回头,难得说这些话,他怕是不好意思吧。

    “嗯,那我可等着了。”

    “好,你要好好养身体,不然病歪歪的可哪都去不成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等我老了孩子都大了,不一定会让我出门了呢。”巧兰噘着嘴嘀咕着。

    “怕什么老子又没死,用得着他们操心么,等我死了在操心还差不多。”传虎声音霸道却透着温柔和体贴,只要是巧兰要的,天上的月亮摘不下来,不然也得弄个梯子给够下来不可。

    虽然他从不会说情话,可是却是个行动派,把一切都给打点的极好,从不让巧兰操心受累,处处都妥帖周到,婉瑜都常说她是个幸福的女人,活得简单又傻白。

    大概是因为嫁的男人好吧,她这一辈子都没用过心眼,一辈子都傻兮兮的,因为有人乐意娇宠着,不需要她去藏什么心眼,傻点也有傻点的幸福啊。

    “好,虎子哥,我有没有告诉你,这辈子能嫁给你,我好开心。”巧兰快走一步和他并排,拿眼斜着看他,眼角带着弯弯的笑意。

    “嗯,那是我这样的可不好找。”传虎翘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显得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

    巧兰得意的笑笑,“我这样的也不好找,你可得珍惜着点,你比我老多了,不珍惜的话,哼哼!”小下巴翘起来很是得意。

    “嗯,知道了,走,带你去前面看看去。”

    中午也不太冷,他们转了一圈李母有点累了,传虎瞧着就准备坐车回去了,还买了一大堆东西,又给孩子吃的零食,还有小玩具,还有巧兰练字的纸笔和字帖。

    回到家就在门口遇到熙哥了,传虎登时就黑了脸,“回去,不要再来了。”

    “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我想单独和大伯母谈。”熙哥倔劲也上来了。

    传虎顿时火冒三丈,“你在书院里就学的这些么,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你大伯母心脏不好了,受不得刺激?”

    熙哥眼神闪躲,“有过。”

    啪!一个嘴巴子打在熙哥的脸上。

    “你凭什么打我,你又不是我爹!”熙哥委屈的哭了,到底从小娇宠任性长大的,这二年确实改的不错了,但有些东西还是留在骨子里的,他从来没受过委屈。

    “那你来干什么,找打么?那么牛去找你爹啊,找我们干什么?谁让你来的你就去找谁啊,你来干嘛?我还以为你改好了,原来还是老样子,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再敢纠缠我会让你知道厉害!如果你想你爹被我活活打死的话,你可以试试!别跟我耍小心思,我会杀了你爹。”传虎凶狠的盯着他,几乎是浑身杀气的模样。

    熙哥后退一步,一下摔在地上,吓得脸都白了,眼泪鼻涕挂在脸上也毫无知觉。

    “滚,我不许任何人来打搅我妻子,否则你们都得死!”传虎狰狞凶厉的吼道。

    “熙哥你怎么跑这来了,谁让你来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要来打搅你大伯母,她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你这孩子我找了一大圈你怎么在这啊。”二叔跑来了,十分诧异孩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老爹看着他,“他是来求情的还是来找麻烦的,是不是你让他来的,我跟你说过兰子身体确实不行了,受不得半点刺激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老爹十分失望难过,弟弟一家子真的变得无法挽回了,连最后一点面子情都留不住了么。

    “大哥不是我,我今日回来是因为房后一片地要出售,村长问我可不可以卖给别人,我不打算卖掉,打算自己掏钱买下来的,为这事才回来的,你可以去问村长,前二天就让人给我打招呼了,传光挨打我知道,我没回来,兄弟教训两下算个啥,我心里知道虎子有哈数,不是我教唆孩子的,大哥你信我呀。”二叔也急眼了,急忙上前解释着。

    “不是爷爷,是奶奶让我来的,奶奶跪在地上求我的,为什么不可以帮我爹,为什么?”熙哥还是不太明白这些,他只是觉得都是姓刘的,不是兄弟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想说这些事,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再敢来打搅我妻子,不管是谁,就是传光我也下得去手,我会杀了他!”传虎冷漠的转过身扶着巧兰和老爹回去了。

    “虎子!”

    “我妻子身体已经不好了,这些年为了刘家我亏欠她太多太多,我只求你们,别让我失去兰子行么?”传虎几乎是嘶声厉吼,带着很深的伤痛后悔和愧疚等复杂的情绪。

    二叔愣愣的望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一转手他狠狠给了熙哥一个嘴巴子,“我有教你这么自私自利么?你只考虑你自己却把亲人的命不当回事,你怎么学成这样了。”二叔痛心疾首。

    传虎发脾气是因为熙哥明知道巧兰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却还是要一再央求巧兰去插手他家的闲事,不管还要落埋怨,得罪了一家子,却没有一丝一毫考虑过巧兰的身体是否能承受,这才是传虎愤怒的地方。

    这些孩子为什么都如此自私自利啊,我们夫妻没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啊,果然是巧兰说得对,不管做成什么样他们都不会感恩的,因为来得太容易了。

    大门被无情的关上了,二叔捂着脸哭了,兄弟情彻底断了,无论是他和大哥的还是传虎兄弟的,都因为那个娘们彻底断了。

    “爷爷,我只是想求大伯母去劝劝的,我没有恶意的。”

    “不是没有恶意就没有错了,没有恶意的错误才是更可怕的你知道么,如果别人也这么对我,甚至不考虑我的死活,你也能接受么?设身处地的好好想想吧,跟我回去,回县里,在家等着我哪都不许去。”二叔怒了将熙哥交给下人,强行送上马车,把人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