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第810章下药
    李母和李青山进来了,瞧见传光了,“光子回来了,那边还好么?来把孩子给我,该给咩咩吃水果了。”

    “叔,婶,我才回来的,给嫂子送信和东西的。咋给孩子起了个羊的名字啊?”传光稀罕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养的这么好,穿的都是缎面的小褂,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啊。

    李母顿时哈哈大笑,“这是你侄儿给起的名,说是咩咩叫的声音好小啊,就叫咩咩吧,你嫂子跟着起哄就同意了,也不知道等孩子长大懂事了,会不会埋怨你们娘俩呢。人都问我为啥起这个名,不喜欢孙女是咋地,我跟人一说都快笑跌过去了。”说完还埋怨的瞪了眼巧兰,起了个啥名啊,幸亏是小名。

    巧兰满不在乎的笑了,“好玩么。以后这就是娃的黑历史,多可乐啊,我可以笑一辈子嘞。”她恶趣味的想着,等闺女大了也喊这个小名,脑补一下闺女便秘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多好玩啊。

    传光无语的看着嫂子,突然间觉得这样的嫂子才是大哥一直执着喜欢的原因吧,不会因为大哥离开而让自己颓废,即便男人不在了也可以成为孩子们的依靠和支柱,她有着别人没有的一股劲,让人着迷。

    低下头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不语。

    巧兰敏锐地发现传光腰间的一个荷包是八成新的,绣工不错的样子,图案也是普通的松竹样式,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有点不同的感觉。

    李母接过孩子,还在絮叨着,“咩咩可乖了,我们每天都要出去溜达一会,在玩一会,按时吃饭吃水果,我们咩咩已经开始吃米汤羊乳了。”

    “嫂子是没有喂养么,也是有奶娘呢。”三娘大概是想着找到存在感,插了句话。

    巧兰不理会三娘,权当听不到看不到这个人,当三娘透明了。反而给女儿拿了个洗好的苹果,用勺子挖着果泥给孩子吃一点。咩咩吃的很高兴,手舞足蹈的拍手笑的很欢快。

    “孩子吃的好么?”传光也凑趣跟李母他们说说京城的情况了。

    “吃的可好了,可有劲了,现在都会坐了,每日会让他做一会玩一阵子,几个孩子可愿意摆弄咩咩了,怎么摆弄咩咩都不生气,可好玩的孩子。”李母得意的笑,说道外孙女和外孙子那是说不完的趣事。

    “我应该带妮妮过来,不过妮妮睡着了。”

    “你娘常带妮妮来玩呢,俩孩子可愿意一起玩了,玩不到一会就叫唤着打起来,基本都是咩咩压着妮妮在欺负,这闺女可厉害可霸道了,别看妮妮是姐姐,我看可打不过咩咩。”李母摇头晃脑说着孩子们的趣事。

    “我大哥大小就霸道,威子也是这样的性格,可对兄弟都护犊子,看来以后妮妮得靠咩咩罩着了。”传光哈哈笑着。

    没想到一句戏言罢了,最后却成了真的,咩咩和妮妮姐妹俩,还真是妹妹照顾着姐姐了。

    三娘悻悻的,说了也没人搭理她,甩手就一个人走了。

    等人走了李母才叹气道:“光子,你想咋地啊?这样不是长久之计。”

    她望着传光幽幽叹息一声。

    “我还不知道,就是没法和她过了,我回来问了,这么长时间了,妮妮都快满周岁了,依旧是不闻不问的。到处说我娘虐待她刻薄她了。我真的是失望透了。当初成亲时我还是有点盼头的,如今什么都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也没法和她在一起生活了。”

    传光态度很平静,既没有羞恼也没有太大的起伏,像是说别人家的事,很平静的态度。

    巧兰一看这个态度算是完了,啥态度都行,哪怕是生气怨气都还有希望,就害怕一脸平静的样子,那就说明真是缘分尽了,离婚没有机会复合的都是双方很平静漠然的那一对。

    “威子给你们说了吧,我看上一个姑娘,也是被定亲人家给毁掉的,不过你们也别担心,我啥也没干,我乐意人家还不乐意呢。嫂子我觉得难过极了,我失去了资格,你懂我的意思么?”传光青青捏着孩子的小手,说道这件事表情很难过,很失望伤心的样子。

    巧兰心里一惊,传光遇到了属于他的爱情了,但可惜时机环境都不对,这就麻烦了。

    古代的包办婚姻就想撞大运一样,她是那个撞了大运的人,和传虎彼此相爱融洽,是幸运的。但学文和传光都是不幸的那个人。

    “那你打算咋办呢?好歹也是妮妮的娘,给妮妮找个后娘么?她又是个女孩以后连个依靠都没了。”巧兰担心的是妮妮的将来。

    传光苦笑一声,“嫂子你想多了,我想娶,人家家压根不愿意我,有三娘挡着人家不乐意我。”

    巧兰挺了不禁皱起眉头,这都已经觉得三娘碍事的态度了,看来是掉进去了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放弃她,也不愿意委屈她,我想和离我爹娘不会愿意的,目前只能这样耗着了。”传光满脸痛苦和烦恼之色。

    巧兰摇头叹息,这就没法再说下去了,希望他们有解决的办法了。

    传光在李家吃了饭,聊了好一阵子才回去的。

    李母叹息一声,“这可怎么弄呀,我估计你婶子都不知道吧。”

    “应该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巧兰摇头。

    这事暂时也就这样了,原以为传光会在家多待几日呢,没成想没有四五天的功夫,突然有一天传光就来了,带着羞辱和愤怒的表情,“嫂子,我走了,这个女人不值得我有半点同情。”

    “咋了?”巧兰一脸蒙圈,完全不知道出了啥事。

    “你去问我娘吧,我这二年都不会回来了。”传光连夜就走了。

    刘二婶第二天才来的,叹口气,悄悄的给李母说了,三娘为了要儿子,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点子药,给传光下药了,二人这才同房了,传光因此才气愤的连夜就走了,头都不回了。

    “啥,下药?三娘干的?”巧兰听李母私下里说了,眼睛瞪的老大了。

    “嗯,你婶子流着眼泪亲口说的,说儿子原本在家好好待些日子,陪陪他们陪陪孩子的,没成想让三娘给搅和了,可这种事她这个做娘的能咋说呀,也不好说话呀。传光要气疯了,踢烂了家里好几个凳子,早起起来把炕都捶个洞。”李母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