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第724章聊天
    芍药和李掌柜签订了玲玉的契约,玲玉已经不用绣那么多荷包帕子了,因为绣图还可以,第一幅图牡丹图是她自己画的,选了一副最好的得了几个绣娘和巧兰的认可才动的针。

    李掌柜给了不到三十两的银子,算是公道的价格,表示以后有绣图可以拿过来,荷包帕子也不用绣那么多了,当然每个月的几两银子也就不给了,玲玉以后要靠自己绣图挣钱了。

    第一次拿到自己亲手挣得银子,玲玉也是十分开心激动地。

    “小姐,我们去买东西啊,我有钱了呢。”玲玉特别高兴,满脑子都是买买买。

    “买什么买,家里有料子给你爹娘弟弟作身衣裳鞋子比什么都实惠,给你弟弟买些纸笔墨也就够了,攒钱将来给自己买些土地,你不是说你弟弟想做生意么,他跟着威子见过世面,以后威子肯定要用他的,你也多攒点钱才是真的,买什么买。”巧兰没好气的夺过银子,熊孩子挣了几个钱就买买买啊。

    “额,好吧,不过我给师傅买了一个墨锭,我也不懂别的,但我知道我有今天全都是师傅疼我护着我,我才有这样好的日子和盼头呢,人家都要给师傅抽成的,我知道您看不上我这仨瓜俩枣的,我就给您买了个墨锭孝敬您。”玲玉拿了一跟墨锭,是巧兰平时画画用的,也不算便宜,但比李墨便宜。

    巧兰看了,章婶和李婶赵婶他们都笑着点头,示意他收下来,这是孩子的一点心意么。

    “行,墨锭我收下了,不许乱花钱,不然我打你啊。”巧兰瞪了他一眼,一转头却笑的灿烂。

    “嗯嗯,您给我收着吧,我要了也没用。”玲玉高兴地霍霍栓子去了。

    “好羡慕啊,我也要绣图。”芍药扁着嘴满眼的羡慕。

    “哈哈哈!你还不能绣图,你玲玉姐姐可是楞绣了快四五年的荷包帕子,这是打根基知道不?别看你也会绣荷包,是个女人都会绣荷包帕子,那价格还不一样啊,你就接着绣荷包帕子吧,往好里绣,什么时候李掌柜给你涨钱说可以了,你才能绣别的呢。”巧兰呵呵呵的笑。

    “好吧,我知道我水平不过关,别说比小玉姐了,连我姐的都不如呢,对了我姐来信了呢。”芍药马上又转开了心思说起姐姐来。

    “哦,说啥了?她好不好啊?”

    “好着呢,就是想我了。我后娘也不敢再去要钱了,我姐姐来信说把银子都存下来了,公主还说早该这样了,姐姐说不用给任填无底洞,她手里宽松多了,又存了不少东西呢。”芍药见信上姐姐十分高兴的态度,也是开心了不少,一直都很担心姐姐被人欺负了。

    “那就好,那就好了,你姐姐啥时候出来啊,说没说啊?”

    “姐姐说已经改成良民了,管事帮她改得户籍,不过因为丫头还没调教出来,就先留在公主身边照应着,等有人能替补自己不出什么错了,她就可以走了。”

    “一切顺利就好,让她低调点,要走的人了,就被和人争什么利益了,能让就让点,吃点亏都不怕啥,主要能出来就行,她要是准备好了,去找传威去,传威会安排她来咱家的。”巧兰笑着说道。

    “恩,我会给姐姐写信的。”

    芍药以前不认字,进了公主府才开始跟姐姐学着认字的,来了大青山,跟着玲玉每日早起认字锻炼朗诵练字画画啥的,渐渐有了规律,如今自己写信已经没问题了,字也比以前好看一些了。

    “恩,把你的情况也多给你姐姐说说,别让他担心你,带点咱家的特产过去,让她跟姐妹们分一分。”

    “好,我知道,谢谢夫人。”芍药眯着眼笑。

    这些日子哥哥又开始忙乎了,他们之前搞的山坡地上的果树和一些经济作物长势良好,今年有一小部分可以收成了,因此越发加紧往山上跑了,还要负责照顾学武给种的药材,临走时学武交代了一定要看好药材,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学文现在对这个山坡地特别有信心,笑容也比以前多了,他对种地这方面有天赋,对于种药跟弟弟学了一阵子,渐渐地摸准了脉络,平时不清楚的还会去问张爷爷,都会教他,看着小药苗长出来,那种成功感是无法比拟的。

    今日巧兰也得空上山转转,顺便给哥哥送水。

    也没别人,就兄妹俩个坐在石头上喝水闲聊。

    “哥,你不打算再找一个,还忘不掉我嫂子?”巧兰不知道学文是咋想的。

    学文扭头看她一眼,小了,“不是,和她没关系,我对以前的事和她这个人已经不在意了,我知道她跟人跑了,还没做成正妻是富商的小,为了生孩子娶回去的,听说钱是不缺的,但人不常回去是真的,我知道的消息比你多呢。

    不想找是因为我不想再找一个不合心意的,我跟她成亲的时候也甜蜜过,恩爱过,我以为我们会一辈子这样过下去呢,还有两个懂事的儿子,那会我特别知足。但是她始终都不开心,因为学武因为你,差距越来越大,看着我不思进取就觉得很生气,我们慢慢地没话可说,一张口就吵架,她总是要说学武花了家里多少钱,要么就是说你偷偷藏了多少钱,没嫁人都是李家人为啥不给家里钱,凭啥给你买地等等等,我听得烦不胜烦。

    实在是不想回答她那么多自私的问题,那是我弟弟妹妹,也没让你掏钱养他们,你凭什么觉得不公平,既没委屈俩孩子,也没委屈我们,土地老宅翻盖我都明说了是给我们的,她却说未必就是用来哄我们的什么,不然为啥不能先落户在我名下的。我都要气笑了爷爷奶奶还健在,我应该把爷爷奶奶爹娘弟弟妹妹全轰出去呗,我把弟弟妹妹全都掐死了最好吧,都是我的多好呀。

    这些话没法跟他沟通,我也不愿意和她说。也不想总是吵架,事过境迁,我终于明白她和我想要的从来就不一样,所以我们在一起越来越痛苦,她不理解我的想法,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多怨言。现在我只想着找一个和我又共同想法的女人,知礼懂事,成亲前我会把清远和清刚的产业尽量多买一些,等他们有了功名和前程,我也就不担心他们被人拿捏或者被人养歪啥的,这些和爷爷爹他们我都是说过。

    我知道我要找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因为她也不是因为你和学武,我们都谈过了,我挺满意目前的生活。有合适的我会再找的,我也希望找一个情投意合的,想你和学武那样,真的幸福有共同的目标一起奋斗,我觉得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