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511章信任
    巧兰被他说的转移了注意力,忍不住问道:“西北,真的那么惨么?”

    “嗯怎么说呢,不能说惨,不打仗的时候哪哪都是太平的,只是你一问各人都有各人的苦,还有军户籍,那属于流放的人多些,我还见过这些流放的家属挺可怜的,要是长得好看就被顶头管他们的盯上了,白日里男人出去干活,就去了家里弄他女人,这事明知道也没办法,图个安稳呗。

    不愿意的就得吃苦,挨打是轻的了,也有把女儿送进去的,没名没分的被人白白糟蹋了,却没有一点办法,要是聪明点还能混上个小妾当当,好歹还能过个人样,要是倒霉的就被人送来送去,这底下的事凄惨的还有呢。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活命才是要紧的,名节能当饭吃么?能当护身符么?屁用都不顶了。”

    想起那些传虎扯扯嘴角嘲讽的笑了,他是从对底层的士兵爬上去的,很多事看的更多更透彻,了解的也更深刻。

    兵油子对规矩没那么在乎,失贞什么的只要看上了照样娶回家做老婆,他们这样的人还真不在乎,在怎么样也比红帐子的女人干净要好得多了,那里面是军鸡,曾经也是好人家的姑娘,甚至是千金小姐呢,一遭流放或是家破人亡就被送进来,男人排队进去,直到死亡为止,找个戈壁滩挖个洞给你埋了算是全了一点情分了。

    那里面的姑娘是没有希望走出去的,一直到死为止!

    “原来你经历过那么多苦难啊?”巧兰一时也忘了疼痛了。

    “也不算苦难吧,磨砺应该是有的。你别胡思乱想,我不在乎那些,寡妇还能再嫁,青楼女还能从良嫁人呢,这算啥么。别担心我不会让流言伤害你的。”传虎认真的望着巧兰,眼里是坚定深邃的目光,带着莫名的力量。

    “嗯,其实被抓回去的时候我挺怕的,尤其是那个矮子子说我长得好要尝尝鲜,我吓坏了,我都把镯子准备好了,但是他们有两个人,外面还有马玉,我怕我不能一次把他们撂倒,我当时担心的要命。后来他拿了鞭子打我,我反倒松口气,他打完了就不会打坏主意了吧,我当时害怕极了,也疼的要命,后来矮个男人走了不知道去哪了,就剩下高个男人一直打我,我想着要是他打完我还想对我不规矩,我就准备用镯子了,可我担心我还是跑不出去……。”巧兰把头靠在他手心里,念叨着,也在诉说这她的惶恐和担忧。

    “没事了,都没事了。你做得很好,真的很好,不求饶是对的,你越求饶他们可能就会越兴奋,那你可能真的要遭殃了,硬抗会激怒他,但就没工夫想其他的了,都过去了,有我在呢,我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衙门的,放心吧。”传虎早就想好了,参与的一个都不能放过,要全部弄死。

    “我那会觉得庆幸极了,我宁愿挨打也不愿意让他们盯着我,他们说要把握卖去京城,说我很值钱我才松口气,值钱就不会弄死我,也不敢把我怎么地了,我就有时间想办法了。我……,马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呀,就因为我打了他一巴掌么?”巧兰这会子才开始释放自己心中的压力和恐惧。

    “我不会让她活着的,你放心吧,马家的人一个都活不了,我怎么会让他们活着来祸害你呢,你踏实养病,晚上我带你去看我怎么审问犯人的好不好?”传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真的?那鞭子抽他们么?要还给他们,你帮我抽他们,我要报仇。”巧兰抬起头用力的说道。

    “当然,肯定要的,这个怎么能少呢。你乖乖的养病,我晚上来接你好不好。”传虎哄着她。

    “嗯,你不要骗我。”巧兰仰着头望着他眼里有点惶恐。

    “啥丫头,我骗你干什么,又没啥好处。”传虎亲了下她的脸颊。

    巧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央求道:“你陪着我么?”

    “我要去码头一趟打听点消息去,你乖乖睡觉好不好啊?”传虎还有很多事要忙,要把他们连根拔起,需要去打听消息。

    心疼的摸摸她,虽然很想陪着她,但为了将这些人全部弄死,将不好的东西掐灭在萌芽里,就需要赶时间趁着线索还没有来得及抹掉之前查个明白,晚了线索可能就没了。

    巧兰有点不开心,还是点点头,“好吧,你去吧,给我报仇把他们全都弄死,不然我不甘心呢,你弄完了回来陪我好么?”仰着头眼睛水汪汪的可怜兮兮的样。

    “好,我弄完就回来陪你。”传虎叹息一声,想抱抱她却不能,心里再度泛起恨意。

    “嗯,你去吧,我睡一会。”巧兰有点累了。

    “乖,睡一会,我很快就回来。”

    巧兰点点头重新趴在炕上躺下,传虎给她盖上薄被,这才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

    李母还在门口坐着呢,“还要出去啊。”

    “嗯,娘让您费心了,我还要出去一趟,时间紧迫,晚了就要跑了,您帮我多照顾点兰子,他晚上可能还要饿,再给弄点粥什么的吃点吧。”传虎细心的交代着。

    “放心吧,我在呢,你去忙你的吧。”李母欣慰的点点头。

    传虎点点头又匆忙走了。

    夜里很晚才回来,李母睡到外屋,给他开的门,“回来了,吃了么?”

    “您别管了去睡吧,我吃过了,兰子呢睡了么?”

    “嗯吃了一碗粥睡下了,我瞧着冰敷了一下好多了,张大夫回来了,给重新弄了药敷在脸上,说明日就能消肿不少,就能正常吃东西了,你睡哪啊,睡她边上行么?可别压着她的伤口,她不能碰,碰一下就疼呢,床头边上有暖桶,我给温的水。”李母一样样交代着。

    “没事我睡边上给她盖被子倒个水,我不会压着她的。”传虎笑了笑,守着她才能安心呢。

    “哦,那好吧我去睡了。”李母搬了枕头和被褥去了隔壁房间去睡,为了照顾巧兰才留在的,本来也不睡这个屋,不放心别人看着巧兰,就等着传虎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