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391章不待见
    农家孩子没有白吃饭的,大小就会干活了,下地都不算啥,他们靠着山,自然是靠山吃山了,去山里抓野物,弄点草药拿去卖,大山会弄好看精致的筐子鸟笼卖的也可好了,这些都是钱,虽然不多,但不能说人白吃饭,何况下地的活也没少干。可即便这样还是嫌弃,不乐意觉得小叔子花钱了。

    要不是大山爹娘是个硬气的,大山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了,故而大山爹在征询了村里老人的意见后,觉得早早的分家,这也是李家开了个头,后面学的人不少,看出好来了自然有人学。

    分家不离心,李家就是这样过得还好呢,地里的活还是一起干,个人过个人的小日子,钱自己拿着就不瞎琢磨了,日子也太平多了。

    李家兄弟两个和睦,日子越过越红火,到让村里人有些眼热了,可人家也是靠自己的双手干出来的,熬了这么多年之前也苦过,倒没啥可嫉妒的。

    因此在分家这件事上,李家村的一些年轻辈的想得比较开,不如年纪大的死板,觉得不能分家,分了家就是散了架子了等想法。

    大山爹也决定分家了,分了家也不和大儿子他们过日子,自己会分一些田地跟着大山过了,大概是有点寒心儿子的沉默。

    若他不支持媳妇这样干,媳妇就不敢越闹越大,大山爹不待见这夫妻俩,东西和单子都写清楚了。

    对这些事传威没法多说什么,也只能替好友抱怨几句,送走了小伙伴,回到家里,传威拉着哥哥说话呢。

    “哥,跟你商量件事呗。”传威有点不好意思。

    “是大山的事吧,我听说了。你让他来庄子上干活吧,我给他钱,比小工多一成中不?大工是不行的,他毕竟本事没到那,要是干得好再加钱都行。他娘要是愿意也可以去码头干,我跟牛子说一声就成。”

    “谢谢哥,太好了,这下大山就不用那么委屈了,他那个嫂子就是个搅屎棍。”

    “他哥自己心思多,不能全怪他嫂子,他嫂子的态度何尝不是他哥的态度,要是态度好就该跟学文一样,忍无可忍就和离,女人在前面挑事背后就是男人的默认,你懂什么呀。”传虎到底是男人,心里门清。

    同样是媳妇小气自私爱财,但学文会在私底下偷偷给弟弟补点钱,会偷偷地维护弟妹,把自己的私房钱补偿给弟妹,对张氏是舍不得孩子没娘,成个家也不易不愿意轻易就离了。但大山哥嫂两个人是一致对外欺负大山,这就不一样了。

    其实大山嫂子可劲闹事,和大山哥哥分不开关系,要是爷们不同意乱整,斩钉截铁的拒绝,再呵斥吓唬几句,媳妇敢闹么?爷们采取默认不吭气的态度,媳妇自然明白是同意的。

    传威瞪直了眼睛,不敢置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啊,我一直以为是他嫂子那个啥呢。”

    巧兰也笑道:“男人也不傻,只有女人才傻呢,愿意为了自家男人干丢人现眼的事,为了自己男人干什么都行。男人没那个心思和态度,媳妇是不会得罪公婆的。都以为恶媳妇品行不好,其实殊不知很多时候其实都是男人在背后搞鬼么,心里委屈默不吭声,女人就觉得自家吃亏了,时日一长这火就憋不住了,就要闹,男人不吭气也不劝着,不就是纵容么,闹一闹更好能出个对自家有利的结果呢。”

    其实人心都是一样的,有时候大家会忽略背后那个不爱吭声的人。

    传威听着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最后无奈的叹气,“所以他爹才同意了分家,就是害怕再往后大山会啥都没有了对吧。”

    “差不多是这意思,回头你让大山来找我吧,我这也需要个人,先跟着我跑跑腿运个货总行吧,我给他钱,都是一个村的,能用自己人自然是最好了。”传虎也不介意提拔村里人,知根知底好也放心得多。

    “成,谢谢哥,谢谢嫂子。”传威也很懂事,没有要求其他的。

    “虎子哥,你看他们给我送的小礼物,我可喜欢了。我们也养个鸟挂在廊上,听个鸟叫好不好?”巧兰拿着鸟笼转悠着看着。

    “行,回头弄个漂亮的叫声好听的。”传虎笑着点头。

    “对了,嫂子,马玉定亲了,那日他家来了不少客人,据说是定亲的,一个看上去很苍老的男人跟着媒婆一起来的,已经下定了,男人挺老很凶的长相,怪不得马玉不乐意呢。”传威嘻嘻的笑着。

    “不乐意也没办法,他爹娘答应了还能咋办?我估计嫁妆也不会给太多吧,礼金可能也带不走吧。”巧兰笑道。

    “可是呢,给的彩礼钱要全部留下给她哥娶媳妇,都看中了一户人家,说的差不多了。马玉嫁妆不多,很可怜,他娘说那个男人有钱有地,委屈不了他,不用给那么多嫁妆,没用。”传威撇撇嘴,连他这个娃子都知道,女人的嫁妆是她的底气和腰杆子,不给嫁妆让夫家咋看你呢。

    “个人有个人的命,咱也管不了。”巧兰也没那么多同情心,不觉得马玉有啥可怜的,跟我没关系没那个时间可怜别人。

    “是呢。”传威点点头。

    玲玉却说道:“她活该,有害人的心思把自己给害了,哼!”她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句。

    “呵呵呵!傻丫头,跟咱无关,生气都多余了。”巧兰笑道。

    这时院门被敲响了,有了上次的教训许嫂开门前都要透过门缝看看是谁,发现是马玉,撇了撇嘴走回来低声说道:“是马玉。”

    巧兰站起身,拎着她很喜欢的鸟笼和玲珑宝匣进了自己的院子,“小玉,不管说什么一概拒绝。”这就是很反感的意思,看见他都觉得吃不下饭了。

    “明白。”

    许嫂看人走了,这才上前打开门却不让开,冷着脸问道:“你还来干吗,害人还不够么?”

    要不是她莽撞的冲进来,他们夫妻也不会办错事了,害的夫人挨打她都愧疚死了,恨死这个马玉了。

    “我是来送请柬的,我要成亲了,请巧兰姐去做客吃席的,顺便给巧兰姐道歉,以后我也离的不远,就在东边那条街上住了。”马玉的婚事办的很草率,不用等二年,三个月后就嫁,他娘急等着给儿子娶媳妇,好尽快抱孙子呢,哪有功夫管马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