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354章兴趣
    巧兰面带微笑,一笔一笔的在纸上勾勒出一副篱笆农家小院,竹林环绕的场景,远处山峦起伏,简单的场景无端就让人觉得感受到一种恬淡悠然的味道,这幅画玲玉越看就越喜欢。

    “小姐,你画的真好看,为什么我画的不如你这样有……有味道呢?”玲玉其实很有天赋,画出来的花草十分逼真,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死板板的,找不到这样灵动鲜活的感觉。

    虽然她学画时间很短,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但最简单好坏她是能看懂的,自己的画没有魂,是死物,如同她的荷包一样,没找到那股灵气,画的再像也没用。

    “你好要多练习,多观察,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当年我奶奶就跟我说过,多练习不要怕苦,数量练的多了,就能找到感觉了,开窍只是一线之隔而已。我的字和画都是多年如一日的练习,从没有停顿过,这么多年才有了一点小成绩,更多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每个人的办法都是不一样的。”巧兰并没有太好的诀窍。

    这个东西当年大师说的也是这个意思,量变成为质变,首先要把技巧学到熟能生巧,在慢慢的尝试走感觉一道,这也有个过程的,就好像练字一样,就是要勤学苦练,不停的练习,练得太多看的太熟悉了慢慢的就掌握了它的韵味,或许某一天你就突然开窍了,找到了感觉,一通百通了。

    玲玉叹口气,“我知道了,就是说我还没入门呗。”

    “大概是这个意思,你可以去看我以前画的画和字,和现在又是不一样的感觉了,说明我进步了,但不是一戳而就的,也是用勤奋换来的,当你累积的足够了,某一天达到了那个点就能通了。”巧兰实话实说。

    “我去找来看看。”玲玉听得云里雾里,不甘心冲进屋子里去找巧兰的旧作来看。

    巧兰的东西自打她来以后都是她在拾掇,字画每日练习时巧兰都有标注日期,为的是日后观察自己的练习进度是否有进步等,玲玉就按日期全都收起来,查找的时候非常方便。

    玲玉抱了一个自家编的大整理筐出来,拿了个蒲团坐在地上,开始慢慢的找,放在地上一张张的对比观察。

    没看一会就说道:“小姐,真的嗳,我刚来时你的画作和现在一比,真的有明显的区别呢,我以前都没有发现呢。”时间差距有点大,对比之下就显得很明显了。

    韵味增加了,似乎巧兰画的更随心所欲,更加自由心中更加有数了。画作的意境味道更出类拔萃了,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以前还不至于这样好,顶多有了那么一丝味道,若不是仔细观察可能还看不出来了,但在女孩里也算顶尖了,但现在却更好了。

    便是字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多了些大气恬淡圆润的感觉,虽然还是能看出就是女生的字,但也是值得夸赞的了,意境很足。

    “你还需要多学多练习,任何人的成功都是要经过勤学苦练的,没人能一日成功。”巧兰一边画一边笑道。

    “我懂了,我会努力的。”玲玉握紧拳头眼神坚毅而执着。

    画了两幅画,巧兰又写了几张大字,这是每日常规,或清晨或午后必定要练习一会的,每日不得少于一个时辰,这是她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小姐,累不累,我给您端杯茶来。”玲玉也在旁边练字,临摹了一张字帖肩膀也有点酸疼了,动了动身子骨问道。

    “好,有点渴了。”巧兰放下笔轻轻地舒口气。

    “小姐,您今日写的是梅花纂字啊。”玲玉看不懂但知道,巧兰和她介绍过基础的字体知识。

    “嗯,我这方面略微薄弱一些,想加强一下,每日写上一章字,算作平常练习吧。”巧兰看了看微微点头标注好日期留存,用于观察自己是否进步。

    “小姐你看我写的好不好?”玲玉将自己临摹好的字体拿过去给她看。

    玲玉还在临摹楷体,这个是玲玉自己选的,觉得簪花小楷很好看,就选了这个。

    “嗯,今儿写的认真,这个字写的不错。”巧兰将其中一个写的还不错的字圈了起来以示鼓励。

    “真的,今天得了个圈呢。我要留下来。”玲玉也跟巧兰学标注了日期留下来做观察。

    “嗯,留下来吧,等你日后可以拿出来观察一下,看看自己进步还是退步了。”巧兰笑着点头,轻轻的啜饮这香茗。

    “过两日咱们做些香茗玩,这春暖花开了,好些花也陆续开放了,我们可以做些香茶来喝,晨起早起一些,采集一些露水泡茶也是一个雅事呢。”巧兰王者这片竹林想着也该早起一些采摘一些竹叶上的露水用于泡茶,也是不错的。

    “好啊,我帮小姐采。”玲玉高兴地蹦了起来,每每到这个时候她都能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让她欣喜雀跃。

    “好呀,那你就采摘竹叶上的露水吧,不管采摘的是什么一定要单独存放在罐子里,竹叶露水和花露水不可以混放,味道会混杂吃不出香味了,懂么?我和你一起采好了,咱们存上一瓮露水泡茶,看看味道是不是真的不一样。”巧兰想起书上说起的泡茶的几种水,露水雪水该是轻浮的那种口感,可惜她以前并没有体会过,现代的空气实在不敢恭维,但这古代的空气质量,没说的杠杠的好。

    倒是可以尝试一下,露水雪水到底有些区别呢?

    小姐,你去年不是采集了松树上的雪水么?要不然中午我起出来咱们试试呗,要不等大爷回来一起尝尝吧。”玲玉突然想起成亲的时候还带过来一罐子松针上的雪水呢。

    埋在家里梨花树下呢,时日一场给忘了去。当时送常用物品过来时,特意挖出来带过来,千叮咛万嘱咐埋到梨花树下的。

    “对哦,我去年就想玩这个稀奇呢,怎么给忘了,可惜家里的梅花树并没有开花,要不然我去年就想采梅花上的雪水呢,今年咱们接着弄,你可记得提醒我。我在书上看到一个香茗茶方,教岁寒三友,用竹叶梅花和菊花自制的晒干茶炮制,用的是其中一种水,或是露水,或是雪水,会有不同的味道,我们也弄一个来玩玩。”巧兰一拍手觉得找到了好玩的东西了。

    “好呀,我给小姐记着。咱们先采露水好了。”

    “好,家里的水塘等到夏季就有荷花了,可以采荷叶跟荷花上的露水了,那个泡茶别有一番滋味呢。”巧兰带着浅笑说道。

    “嗯嗯,到时候我去采来存下来。”玲玉也稀罕没玩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