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304章指点
    玲玉不太高兴的嘟着嘴,小声的嘀咕一句,“讨厌,我都快画完了,跑来干什么?”

    “小玉,别这样,去倒茶来,你忘了我说的做人要有涵养。”巧兰放下笔拍拍玲玉的小脑袋。

    “哦,好吧,别让我知道她打什么坏主意。”玲玉心里还是不服气的,但对巧兰的话会绝对服从。

    “巧兰姐,我来找你玩,我是不是打搅你了?”马玉一身碎花小袄,同色的长裤跑来了。

    马玉进来看到巧兰在院子里摆了书案,案子上铺了慢慢的笔墨纸砚,眼里划过一丝艳羡,读书认字啊,多好的事啊,怪不得人家看着那么文气,传虎哥喜欢这样的啊。

    不自然的拽着自己垂在身前的大辫子,心里有些黯然,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马姐姐,喝茶。”玲玉端了茶点过来,也不知道这小妮子是不是故意的,只给了两盘蜜饯,没有点心。

    巧兰也没说什么,客气的请她坐下。

    “来,坐啊,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巧兰挺疑惑她来是做什么呢,当日她说的就是一句客气话,二人以前不认识,作为邻居说了一句客套话罢了。

    “我今儿没什么事找你玩的,是不是打搅你了,对不住啊。”马玉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不要紧,我也是闲着画几笔罢了。”巧兰笑了笑。

    “这个秋千椅是虎子哥做的吧,那会子我看见他找人量尺寸做了秋千椅呢,真好玩,我可以坐这么?”马玉好奇的坐了上去。

    “哦,我跟虎子哥提过一句想弄个秋千椅在院子里,夏天可以坐这喝茶,还挺好的吧。”巧兰对她不避讳称呼传虎为虎子哥有点不渝,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农家人亲近都可以这么喊,也不知怎么了自己就特意把这事说了。

    马玉低下头脸色有点难受像是要哭的样子,很快又忍了回去,装作好奇四下摸摸,“这椅子是挺好的。”完全不提其他的事,只说椅子。

    巧兰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一时也没想那么多,还暗自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对一个姑娘就有敌意了,嗨!太不大气了。

    “来吃蜜饯,这家店的蜜饯很好吃的。”巧兰又面带笑容客气的跟她客套,可惜她不太会聊天。

    “味道是挺好的,这家店的蜜饯特别贵,都是一些贵人才买的,这得花虎子哥不少钱吧。”马玉皱皱眉头,吃了一个就放下了。

    巧兰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这个一聊天就聊死的技能,别人也是没法学会的。

    “我家小姐自己有嫁妆,晒妆那日马姐姐不是看过了么?我家小姐自己私有土地就有近百亩良田,荒地不算里头,吃个蜜饯还是吃得起的。”玲玉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你谁啊你,跑来多管闲事。

    马玉不服气的辨嘴,“那也该省着点啊,都是一家人了,嫁妆也算刘家的了,大家一起过日子分那么清楚干什么呀,嫁妆也是留给将来的孩子的,难道不应该省着点么,我也没说错呀。”她噘着嘴,觉得巧兰不会过日子,一个蜜饯罢了,用得着买那么贵的么?

    非得吃这一口零嘴么?怎么就那么馋啊,谁知道花的是不是虎子哥的钱呢,一家人还算那么清楚,真是奇怪!

    巧兰也无奈的叹口气,觉得和这个小姑娘计较有点不合身份,到底她也得喊自己一声嫂子或者姐姐的,和孩子计较也显得小家子气了。

    可能是大家生活水平态度不一样,也不一定人家就是恶意,自己不该把人想窄了,人家也许没恶意。

    不断地给自己催眠,但巧兰心里却是不太舒服的,没说什么,坐在那悠然自得的吃着蜜饯喝着茶。

    玲玉还想说什么,却被巧兰一个眼神给阻止了,大家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尴尬。

    “巧兰姐,你别怪我多事,我看虎子哥一天都在外面跑挺累的,我娘常说咱们女人就该伺候好男人,男人在外面挣钱也不容易咱们能省则省,对吧?”马玉还非要巧兰表态似得。

    巧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表情有些讥嘲,却没说话,看她是个没成年的女娃的份上,就不说什么刻薄话噎她了。

    “我们家大爷和刘爷爷都没说什么,这还是刘爷爷给买回来的呢,你管的真宽。”玲玉实在忍不住了,翻了个白眼。

    “我,我只是好意呀。”马玉不服气的噘着嘴,眼圈红红的。

    巧兰实在有些烦躁了,这人来干什么的呀?是来指点我该怎么过日子的?我有那么奢侈么?

    “夫人,厨房有点事我请教您一下,您能来一下,中午大爷他们有话递回来呢,要让多做一点菜呢,您看要不要安排一下?”许嫂在这个关键时刻解救了他们。

    “好,我马上就来。”巧兰回过头对马玉笑道:“不好意思,我要忙了,你先回去吧,有空再来玩,小玉被我宠坏了,你别见怪。”巧兰还是有礼的道了歉。

    “那,那我先回去了。”马玉红着一张脸走了。

    “慢走不送了啊。”巧兰跟在身后一直送出门。

    “哎呦喂!这个怪物终于走了,神经病吧,管的倒挺宽的,娘啊你来的太及时了。”玲玉忍不住哀嚎一声。

    “她只是和我们环境不一样,觉得我浪费钱罢了,你也别怪她,其实我以前也吃不起这个。”巧兰心情平静下来还是能理解的,以前条件不好确实不会花这个钱买这些东西的。

    “可是我们现在有条件啊,也没用她的钱,她是外人说这个话就不应该啊。还有啊她刚才一个劲的喊虎子哥虎子哥的,她一个未嫁的姑娘当着人家媳妇的面这样喊不适合吧,她也不是咱家亲戚或者是大爷的亲戚妹妹这样喊还可以,你一个邻居未嫁的姑娘这样喊就不对。还说什么嫁妆就是刘家的了,这让别人听了还以为大爷贪图您嫁妆呢,平白无故背黑锅啊,就算是大爷给您花钱又怎么了,大爷自己都乐颠颠的还觉得还花少了呢,她管得着么?”玲玉特不痛快,这样的人宅门里见多了,多得是自以为貌美的丫鬟想爬床呢。

    “小玉,不要胡说八道吓夫人,大爷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我还是清楚地。”许嫂从厨房出来呵斥小玉,这话也不是你一个丫头片子该说的。

    “不会吧,她还小呢,比我还小呢,不至于别乱说,毁人家姑娘名誉可了不得。”巧兰疑惑的沉思一下,又觉得不至于,古代很保守的,姑娘家错一点很麻烦要命的事,虽说这不行守寡,寡妇再嫁多得是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对姑娘还是很严格的。

    “哼!您还是小心点吧,小心无大错。我不会看错人的。”玲玉冷嗤一声很鄙视马玉这样,认定了她就是不安好心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