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208章不合脚
    其实按道理说这样的事女人之间更好讲话,但张家嫂子不来,挺生气嫌弃丢人,当时就给了一句话,“你妹妹肯定没少作妖,不然不能把爷们的脾气给气成那样,亲自把人给丢出来不要了,我们老张家没出过这样丢人现眼的事呢,你先去问问吧。”

    张家嫂子特别了解这个小姑子,人吧不坏,也有善良的时候,但因为张家日子不难过养的娇了点,脾气大嘴巴甜会来事家里人都顺着她,嫁了人公婆长辈都是讲理的善良人,从来没受过磋磨,整日价的一副我很有优越感的模样,对着谁都是趾高气昂的样,让人看不惯。

    而且很自私特小气,她嫁进张家这么多年,没收过她几件礼物,当初小姑子的嫁妆缺了些,那会子家里才买了一些地有点手紧,那套金三样还是自己的嫁妆贴进去的。

    可到后来逢年过节别说礼物了,连一句暖心话都没有,上次送人参回来,自己不过是逗逗她的,她竟然那样说话,凭什么给你人参啊?听听能不让人心寒么?

    对待她这个给过嫁妆礼的嫂子都这模样,对别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要不是看在婆婆和小叔子都她都十分好,通情达理,小叔子也尊敬她说一不二,还真不想搭理这个小姑子,顶顶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从没想着别人。

    偏偏吧她那张嘴还特别会说话,说的可动听了可体谅人了,实际上心里的小九九比谁都多,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贤惠呢,人家都欺负她了,就她最善良了,别人都是恶人。

    在家时她就没少吃小姑子的亏,幸亏婆婆是个公道的人,对她也算不错没委屈过,不然日子真的是难过了。

    如今这样被人送回来,她心里特别不高兴很生气,因为她还有个女儿啊,小姑子被夫家退回来,这是多大的羞辱啊,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女儿,我凭什么要第一时间去给她灭火呀?

    张家哥哥从李家晕乎乎的回来了,脸色黑青的难堪,张氏第一时间朝哥哥望去,企图看到学文来跟自己道歉的身影,可惜还是失望了,那一刹那间,眼里几乎崩不住泪水了。

    “你不用看了,学文不想和你过了,我都听李家人说了所有的事,桂花啊,你还想不想过了?这么作妖到底为了啥呀?”张家哥哥眼里尽是失望和痛心,还有更多的丢人现眼。

    “不过了?他们李家凭什么这样欺负人,凭什么?”张氏听到这句话,似乎压倒了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情绪顿时崩溃了,嘶声力竭的哭吼着,满脸都是伤悲和绝望。

    “凭什么,就凭你二年都没给公婆长辈做过一双鞋子,一年半没给自己儿子们做过一件衣服,冷待小叔子,挤兑小姑子,不敬公婆长辈,你还想做什么?我的脸都被你丢完了。你还想凭什么?我回来的时候在村里问过了,你妯娌马玲人家和你干一样的活,还抽空给公婆爷爷奶奶做衣服孝敬,还给小姑子做被子褥子,哪样也没拉下,你呢?吃了人家小姑子那么多钱的人参,你过后提都不提,就是还不起也该说句谢吧,你自己的儿子你总要管吧,你都做了些啥?”

    张家哥哥无比痛心,他并非因为相信别人的话来挤兑自己妹妹,回来的时候跟人侧面打听了一下,事实差不多没冤枉妹妹,也亲自去了县里一趟,跟小玲子谈了一会,有些事确实是妹妹做的不对,例如学武的事,巧兰的事这是板上定钉妹妹的错,不是人家故意欺负她了。

    张氏提起自己儿子顿时哑巴了,确实有日子没有照顾孩子了,“我那不是忙么?再说是他李家的孩子,小姑子给做几件衣服又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那是你自己的儿子,凭啥让人家养啊,你要不要脸啊,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你以为凭两个孩子就能包你不被休掉么?”张家哥哥怒了,双目怒瞪,气势吓人。

    “呜呜呜!我怎么办?李家怎么这么狠毒啊?”张氏依旧不认为是自己的错,少做了几件衣服而已,你们至于么?你们没衣服穿了么?多大的事啊要把人往死里整啊?

    她嫂子走了进来,“还是小姑子厉害,我可是不敢这么做的,二年都不给公婆做一件衣裳,可见平时也是当千金奶奶的人了,不知道我要是二年不给公婆做活会不会被你哥写休书啊,为了能让你挣钱,人家特意买了奴婢回来照顾,这样的好人家还倒哪去找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完这些转身就走了,要她说小姑子就是活该被人休掉,到那会就知道错了,真把自己当公主呢?谁离开谁不能活啊,非你不可呢?

    张氏见爹娘这次都很生气,并没有站在自己这一边,心里也是十分委屈,对学文还是有怨恨,不愿意低头认错,索性就不回去了。

    而学文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不知去哪要了一盒药膏,给了巧兰,“给擦擦,这个能去疤。哥让你操心了。还疼不疼了?”他有些愧疚的摸摸巧兰的头。

    “没事了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下,不要紧过两日就好了。哥,你心情好点没?今天张家哥哥来了呢。”巧兰小心翼翼的张嘴问道。

    经过一夜的思考,学文也冷静多了,“我见到了,跟他说了我的想法,我想和离,不想过了,这样下去家务宁日,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全家人都跟三孙子一样给她处处赔小心,太累了。”他仰起头深深的叹口气。

    这样的日子他累了,他慢慢的觉得自己和桂花不是一类人,生活上虽然没问题,可是在心灵上却很难有共鸣,他们想要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巧兰是个聪慧敏锐的姑娘,可以感觉到学文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开心了,平时除了干活就是干活,话都很少说了,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哥,你打算怎么办呢?清远清刚怎么办呢?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么?”巧兰也觉得哥哥和嫂子不是一类人,就是追求不同。

    “目前还没想好,但有些事却难转圜了,兰子,破镜无法重圆,守正和玲子他们没有因为钱吵架,是因为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二人互补所以越过越滋润和睦,而我们一开始想要的东西就不一样。我从来没觉得学武夺了我什么机缘和财富,因为我真的不喜欢大夫,我听不懂脉象有什么区别。也不太喜欢木工,我就是喜欢种地,喜欢鼓捣地里的东西,看着它们开花结果,心里就觉得很满足。可是你嫂子却觉得我没出息,不知道进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