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180章机锋
    “原来一个小小的蘑菇竟然也有这么多学问啊,是我孤陋寡闻了,我祖父说生活中处处都是学问,是我迂了。”李素媛似乎心有所悟,眼里多了些快乐的光彩,更加清澈明亮了。

    “走吧,我带你去采,教你怎么做。”巧兰拉着他的手去自己经常采的地方找去。

    “巧兰姐,你真好我跟你学到好多东西,我以前不知道简单的吃穿也有这么多学问要学呢。”李素媛觉得自己对巧兰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份,自己来了啥也不会也没有被嘲笑,反倒是处处麻烦人,李家长辈们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很有耐心,让她感觉到了窝心。

    巧兰朝她温柔的笑笑,笑容明媚温婉,“傻丫头,谢什么,我们不是朋友么?”

    “是啊,我们就是好朋友啊,不然我干嘛来找你玩啊。”李素媛眯着眼认真的点头,生怕她不信自己。

    “那就对了么,那么客气干什么?走,我们再去采一点,这些野菜包成野菜饺子给你带回去,你让家里长辈也尝尝,放锅里蒸一下或者放点素油一煎就行,这个季节的野菜最好吃了,嫩嫩的也没有怪味道,品种还很多。”

    “嗯嗯,好呢。”李素媛激动地频频点头,跟着巧兰认识野菜,忙碌着采摘,争取多采点,回去跟祖母他们显摆自己学会了新东西。

    二人在河边溜达采蘑菇和野菜,时不时玩闹嬉戏,秀花坐着别人的驴车回娘家来了,路过河边瞧见了巧兰,打了声招呼。

    “是巧兰妹妹么?”秀花已经嫁人了,嫁去了隔壁村,也是农户。

    “秀花姐,你回来了,新衣服真漂亮,很衬你的肤色真好看。”巧兰立刻挺直了脊背,转过身面带笑容。

    “是我婆婆给我买的料子,非要让我穿着回来看我娘,顺便给我娘带了点东西回来。”秀花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耳边的金坠子,又瞧了眼跟前的几样包装好拿麻绳捆起来的礼盒。

    “呦!这么多东西呢,姐夫对秀花姐这么疼爱啊,秀华姐过得好李婶也能放心了,祝福你秀华姐。”巧兰眯着眼笑,频频点头夸赞,眼里却一片平静并无羡慕的神色。

    “哎!还行吧,人老实对我是很好的。这位是谁,眼生不像是咱们村的人吧。”秀花这才注意到李素媛了。

    “哦,这是我朋友,县里的她家长辈买过我的小绣图,认识的来找我玩的。”巧兰没有介绍的意思。

    “哦,我就说不认识呢。”秀花瞧见人家穿的也是棉布的裙子,略扫了一眼就在没关注,眼底颇有点嫌弃的意思。

    “那我不耽误秀华姐了,婶子估计把你等急了呢。”巧兰笑着说道。

    “不急,我还有事要跟你说呢。我听说你在城里也买了房子?看样子你赚了不少啊?”秀花眼珠一转问道。

    “你听谁说的这话?没有的事啊,是虎子哥买的,我哪有钱啊。”巧兰脸色微微一沉。

    “你还想骗我不成,都是一个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也不要你的钱,就是有个事跟你说,我婆家小姑子喜欢绣花,听说你绣的好,想找你拜师,你给教教本事,要你那样的本事,能绣图的。”秀花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李素媛气的眼珠都瞪圆了,张嘴就要辩驳,却被巧兰拽了下袖子,才忍着没吭声,不好给巧兰惹麻烦。

    “哦,这样啊,收徒是要磕头敬茶的,我这门手艺是正经的苏绣。还有一双手也是要认真保养的,秀花姐你看我的手,我可从来不干重活的,也从不下地,这你们都知道的,整个村只有我不下地不干活。

    没有这样的手是不行的,我绣图的料子都是十分金贵的料子,一匹顶的上咱们村一栋宅子呢,勾破一点丝都是要赔的,赔钱还不算得罪了贵人,要你死都是轻松的事,李叔干了这么多年,你去问问我说的是否有半句假话?

    咱们村的人为啥只能绣帕子荷包,不绣图,那是要交押金的。还要验看双手,本事,错一点李叔都不会帮你介绍客人的,赔了是要全家倒霉的。要是这些你都愿意还得李叔同意让你绣才行,我也不认识贵人,都是李叔给我介绍的客人,让我绣啥我就绣啥了。”

    巧兰含笑望着秀花,等待她的答案,态度从容不迫,既不生气也不推诿,句句都是实话。

    秀花一听皱了眉头,嘀咕了一句,又认真看了巧兰的手,自己也伸出手来对比了,李素媛也伸了双手作对比,明显差距很大。

    李素媛好歹也是千金小姐,说金尊玉贵养大的也不为过,但也比不上巧兰的手,秀花的手黑粗干纹多,更是不能看。

    唯独巧兰的手白嫩柔美,青葱手指修长美丽,指甲修剪的浑(和谐)圆平整,没有一丝毛刺,白润的不像农家人的手,特别的显眼。

    要知道巧兰的手可是精心养护的,曾经在现代有人出钱找她去手模的。

    秀花这下有点尴尬难堪了,“怎么这么麻烦,你不是故意不想教吧,还要钱,都是一个村的算了,你也不缺这两个。”

    李素媛再也忍不住了,冲口就来,“你脸怎么那么大呀?你凭啥替巧兰姐决定啊,手艺是随便就能教的么?这是吃饭的本事凭啥白教你啊,你有那个能耐么?你能代替李家啊,人家长辈都没发话呢。再说每个人悟性不同学的本事也不一样,巧兰能挣钱你也能挣钱啊?天下掉银子呢?你做梦的吧?”

    不是李素媛看不起村姑,这个秀花说话让人反感的很,她家也有绣娘做衣服什么的,还是从京都带过来的,但远不如巧兰,祖父绣图还是选了巧兰的图,花了钱的,要是谁都能干为啥还要白花钱啊,当谁傻么?

    “我这不是商量么?你急什么呀?”

    “你说话没有道理,还不让人说了?要不咱们回去问问李奶奶呗?”李素媛下巴一扬示威的说道。

    “不教就不教呗,凶什么,哪来的野丫头没有教养!”秀花被人拒绝很是难堪,一时生气话脱口而出。

    巧兰顿时掉了脸子,“秀花姐,我念你同村的,但不代表你可以欺负我的朋友,你必须给我的朋友道歉,不然我就去你婆家说个道理回来。”她斩钉截铁的拦住想要逃跑的秀花,脸色黑沉如墨。

    “我说什么了?怎么了仗着人多想欺负人啊。”秀花下不来台不干了,要撒泼。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去你婆家闹,我李巧兰说出的话是一定要兑现的。”巧兰眼神沉沉,坚定而有力。

    秀花瞪着巧兰不敢置信,这人还真这样较真啊,一句话而已至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