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087章礼物
    李母几次拒绝了张氏多交钱的意见,态度坚决,真心不要,也不想儿女们为了这点银子发生龌龊来,决定收下巧兰的铺子,也是为了长远打算,免得大家都觉得兰子挣钱了,却不给家里添置点啥,铺子是大件顶很多东西,戳在那就是个实惠,谁都不能说我闺女没给李家长脸。

    还有个小私心,就是她自己攒的几个私房钱,想留给闺女当嫁妆,这不亏心吧,我闺女挣的钱也没自己独吞了,也给家里没少添置,她对得起家里,嫁妆我给弄厚实点,我不亏心。

    “那这样,娘,学武和巧兰成亲时,我多给点填妆,您不能拦着我了,不然我都没脸了。”张氏也觉得敞亮很多,婆婆做人做事确实不错,对她对孩子们是真心实意的。

    “那是你的事我不管也不问,给多少是你们的心意,兰子都要领情呢。”李母笑着说道。

    “娘开春房子还盖么?”张氏问道。

    “盖啊,还要找人来干活呢。”李母点点头。

    “那我能不能找我娘家哥哥和嫂子来干活,他们想找打短工的地方干点活,问我呢,我一时也答不上来。”张氏红着脸问道。

    这有点不好意思,让娘家人来挣婆家人的钱,按理说帮忙不该说钱的事,都是亲戚没少帮衬,她回娘家的礼从来都是同村最厚实的一个,谁不羡慕她嫁的好,婆婆不找事还让存私房钱,他们村哪个媳妇有私房钱,连她嫂子都没私房钱,全都上交呢,底下还有个三弟没成亲呢。

    “我问问你奶奶,你奶奶答应了就行,我说了也不算。”李母多少年从来没有违拗过婆婆李老太的意思。

    “成。”张氏也没抱太大希望。

    传虎过来了,“叔婶,我来有个事跟您说呢。”

    “啥事,进屋说,喝点水。”李母赶紧给到了热茶。

    “县长说要挖水渠呢,准备招工呢,一天按照二十文算,女的是十文。要把咱们四里八乡离水较远的村落都挖通,预防干旱,上面同意了这个事,给了些银钱的支持。大人决定趁热乎立即着手干起来,等播种过后就开始干,每个村都要出劳力,不过会给钱呢。”传虎一口气说完,抱着杯子灌了一大杯水。

    “哎呀,太好了,那我家有人可以干。”张氏一听乐了,这下好办了不用婆婆为难了。

    “嗯,咱家去人么?”

    “去呀,学文守正都可以去挣一点么?播种过后活不多都可以干,学武估计要上山移栽花苗可能没时间,在家干活吧,学文和我都可以去干么。”李青山琢磨了一下点头。

    “你也去啊,也不知道累不累你能受得了么?也不年轻了。”李母有点犹豫不想让当家的去。

    “不要紧,大家都干呢,我也能干,这活一月两月的干不完,长期活呢。我挣一点给闺女攒嫁妆呢。”李青山高兴的笑了,一点也没觉得苦。

    “也行,问问老二去不去,我估计他也想去呢。仁立还没成亲他心里也是想去挣钱的。”

    “不用问他肯定去。”青山知道弟弟的脾气。

    “那就这么说定了,咱家也出人一起去。”李母一拍大腿就决定了。

    两个人一起去,那就是一天四十文钱呢,这也得卖不少鸡蛋才能出来呢,去,为啥不去,我闺女还要攒嫁妆,儿子还没成亲呢,到处都要钱嘞!

    “先不着急,先盖房子,尽快盖。”李青山估摸着时间,要尽早盖房子了。

    “您放心,啥时候你们想去我都给你们弄进去,这个事还真是个大事,一时半会干不完的。”传虎笑了笑。

    “成,让你费心了。”李母笑呵呵的点头。

    “不麻烦,都是一家人客气啥,兰子呢。”

    “扎花呢,跟她嫂子做花呢,你去吧。”

    传虎笑了笑,跑去屋里掀了帘子,果然看见张氏和兰子坐在一起学扎花呢。

    “呦!虎子来了,你们坐,我该做饭去了。”张氏很有眼色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

    “你咋来了?”

    “我来给大家通知一声,县长大人要挖水渠,要人干活,给钱呢,顺便来看看你,给你带了点礼物,这个给你。”

    传虎拿了一个首饰盒子递给她,眼带期盼的望着她,希望能得她一个笑脸。

    巧兰放下手里的活计,接了过来,问道:“是啥呀?你咋又买东西了?”

    打开一看,是一对镯子,外加一对羊脂白玉的首饰,一只白玉簪子,雕的是清雅的白玉兰,外带一个篦梳,也是兰花的样式,和一对金镶玉的耳环。

    “哎呀!这也太好看了,瞧着都雅致脱俗呢,这得要多少钱啊,虎子哥你又乱花钱了,不是都送了我首饰么?”

    “那个不是扎眼么,我见你也不能戴,这个挺好的,你可以常戴着,再说玉不是能养人么?没多少钱,这点钱我不看在眼里,我也不靠衙门那点钱过日子,你是我媳妇,我乐意给你买首饰。”传虎笑咪咪的身手接了过来,给她戴上梳子。

    巧兰还是姑娘没梳发髻,只梳了大辫子,利索,主要是她梳发髻水平不咋地,麻花辫最快。

    巧兰也拿着镜子照着,眉开眼笑,眼里全是甜蜜的光芒。

    “我给我娘看去,奶奶,娘,你看我的首饰好看不?”巧兰像个快乐的百灵鸟,飞出了屋子,叽叽喳喳的咋呼着。

    李母从厨房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你又跟虎子要啥了?拿钱不当钱花呢?”

    “没有,不是我要的。”巧兰噘着嘴满心委屈。

    “婶子,是我给买的,兰子不知道,我乐意给兰子买,这点钱不算啥您就安心吧,我能挣钱呢,这点算啥呀。你看兰子戴着好看吧?”

    “那当然好看了,多贵的东西呢。死妮子!”李母瞪了眼巧兰。

    “好看,虎子你把兰子宠坏了,农家孩子不行戴这么多首饰。”李老太却笑眯眯的点头,望着水灵秀美的孙女,一脸的骄傲。

    “那怕啥,我买得起,兰子又不下地干活,我养得起乐意买。”传虎一脸嘚瑟望着巧兰眼里全是爱慕的眼神。

    “去,看把你嘚瑟的,以后不许乱买东西了。”巧兰虽然很高兴,却也不想让他乱花钱,农家的姑娘确实不用天天戴首饰。

    “你喜欢就行。”传虎嘿嘿一笑,觉得这套首饰兰子是喜欢的,以后就送玉和玛瑙的,这样的兰子戴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