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042章委屈
    “那城里那么远,要住在那里么?”巧兰率先发问。

    “嗯,人家有地方给我们住,看我们俩壮实,掌柜的说学武的东西弄得好,人家觉得我们实诚就让我们干了,我琢磨着一天五十文钱,不少了,就做主应下了,明儿一大早就走。”学文神色很淡,始终都没看过张氏一眼。

    张氏显得有些慌了,“这天这么冷你还要去啊,活累不累啊?”

    “累不累都要干,不干哪来的钱盖房子?天上又不掉银子的。”学文一句话就给堵了回去。

    张氏眼圈都红了,心里很是委屈,这样的事也不跟她商量一下,自己就决定了,虽说冬天地里没活了,可也不能说走就走啊,再说成亲这么多年从没离开过自己一天,这一口气就走一个冬天呢。

    一肚子话又不知从何说起了,两兄弟都去干活,一天五十文就是一百文钱,确实不老少了,这事碰巧了,在县里也没人给你这么高的价。

    老太太瞅了眼张氏,嘴角微微扬起,“那就去吧,干活勤快点,有点眼里劲。一天一百文不少呢。咱是乡下人没啥值得别人惦记的东西,好好干活我们在家等你们回来过年,别惦记家里,这冬天也没啥活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能多赚就多赚一点,赚了钱明年才好盖房子挖水渠呢。”学文点点头。

    “晚上早点睡,明儿我正好要去城里给县太爷送信,我载你过去吧。”虎子笑着说道。

    “成啊。”

    张氏转过身去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也不知道为啥心里就是觉得很委屈,学武要成亲盖房子,可凭啥我家爷们最辛苦呢,平日里家里就数我们夫妻干得多,如今还要这样辛苦,好容易能猫个冬也要出去干活去。

    一点子私房钱没说给我给孩子买点啥,倒是先想着妹子了,妹子是出了不少钱,可我也没少干活呀,咋也不想着给我和孩子带点东西呢,哪怕一根线呢。

    心里酸酸楚楚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就是有口气堵在心里,异常难受。

    学文和学武和虎子一边聊天一边说话,几个人还喝了一小盅,似乎吃的挺高兴的。

    吃过了饭老刘头就和虎子一起回去了,满面笑容似乎是商定了什么事情了。

    张氏默默的收拾了碗筷去厨房忙乎了,巧兰知道嫂子肯定不高兴了,给自己买了那么多东西,也没想着给嫂子带块布做个衣裳啥的。

    但她也不想劝,她不喜欢太麻烦的事情,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她和嫂子张氏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和睦,谁也不肯越雷池一步,生怕再发生什么波折来。

    其实她看到了哥哥和嫂子之间不如以前那么亲密嘻嘻哈哈的,以前哥哥干完回来会去厨房偷几口吃的,偶尔还会调戏一下嫂子,那股子甜蜜劲别人看了都眼红。

    可自从那次以后哥哥总是板着脸,也并没有刻意冷落嫂子,但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连她这个小姑子都看出他们夫妻似乎有那么点问题,但谁都不肯说,奶奶和娘不让她说,夫妻的闲事莫管。

    这次绣图一口气就是千两银子,巧兰没有瞒着但也不想去试验别人的心地是否纯良,而且她也不喜欢这么麻烦的纷争,她最讨厌这样的事了,你不说我就当不存在。

    巧兰叹口气,把饭桌收拾了擦干净,“娘,这东西……。”

    “给我干啥,你哥给你买的,你就戴上呗,谁家姑娘不戴个花带个镯子的,戴上我瞧着好看,我闺女戴最漂亮了。”李母骄傲的笑了,儿子还是有良心的,知道谁最亲,这就好。

    她并不是见不得儿子媳妇好就眼红的婆婆,可也不能总盯着我女儿那点子钱吧,家里从上到下那么多爷们呢,难道让我女儿养一大家子吃喝花用不成,这回没钱坚决不盖房子了,谁也别想打我女儿银钱的主意,该孝顺的我女儿一点也没含糊,够了!

    “我哥咋也没给我嫂子和侄儿带点东西呢,哪怕扯块布回来给嫂子也行啊,我嫂子心里难受了。”巧兰压低声音悄悄跟李母耳边说话。

    “你哥故意的,家里为了盖房子一筹莫展,她攥着私房钱提都不提,眼睛就盯着你那点银子了,你奶奶生气了。你哥也有点冷心了,要不然他为啥要出去干活啊,城里的活多钱多你当我傻不知道么?可那也累啊,这次你哥是铁了心的,再说他们夫妻的事我着婆婆平时都不问,你一个小姑子也别问,人家是夫妻两口子要过一辈子呢,你哥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你就别担心了。”李母一点也不担心,拍拍女儿的头自己又忙乎去了,她还要多绣几个荷包好拿去卖呢。

    巧兰耸耸肩,同情的看了看厨房的方向,不是我不给你求情,我已经尽力了。

    洗了手巧兰又回屋里绣图去了,她还有她的活要干呢,县太爷的东西要静心仔细的绣,一定要绣出彩来,这可是一千两银子,绣不好卖了她也赔不起啊!

    第二天一大早虎子就做了车接了学文和学武走了,二人一人拎了个小包袱,带了两件换洗衣服和一件羊皮袄子,两双鞋子就走了。

    张氏眼巴巴的看着,学文连头都没回。

    学武等看不见嫂子了才搡了下他哥,“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你别管,让她受点教训,家里盖房子谁没出钱啊?就她自私自利攥着那点东西怎么都不肯拿出来,盖了房子占大头的还是我呀,清远清刚不是也要受益么?这回家里是要盖大房子,连同清远清刚以后成亲的院子都要弄起来,省了多少事了?难道不该我们多出一点么?怎么就只想着自己呢,这家还没分呢,她不愿意拿绣花钱,那只能我多辛苦点我多干点了,我也不想惦记女人的钱,我更不想让妹妹难做人,不能为了我们两兄弟把妹妹活活累死吧。”学文把脑袋一扭,心里始终堵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