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农绣 > 第1344章指点
    在农庄上老人们可以经常去泡温泉,很舒服也不用那么麻烦让人烧水啥的,非常利索方便,他们也比较喜欢,儿媳妇和晚辈们经常过来玩陪陪老人热闹一下。

    巧兰提议了后就让人回去问问大家愿不愿意在农庄过年,清净一些,也自在的多了。

    她和云绮就住了下来,栓子在庄子上陪老人们吃了个午饭匆匆就走了,瑜哥下了学就跑了过来撒欢。

    相爷夫妻看到瑜哥眉眼都很舒怀开心,瑜哥调皮却很会逗老人开心,倒是他多半时间都在农庄住的,学会了骑马恨不得天天跑着玩呢。

    但巧兰回来了会拘着他不让他天天骑马,害怕会影响身体,因为骑马和开车差不多,根据学武说,骑马时间长了会不容易生孩子,因为会压迫的意思,所以巧兰也警告过瑜哥要注意这一点不要过于沉迷。

    有瑜哥在他们都不寂寞,气氛也十分愉快,看着老人眉眼都带着笑容,巧兰也放心多了。

    “瑜哥是不是该出去游学了,栓子这个岁数都出门了。”老太太问了一句。

    “是我让他晚点出门的,他走科举么,不易出头,到底传虎他们都是武将,我想着让他略微晚点把握更大一些再稳妥一些,再就是我过几年可能也要带老爹出去走走呢,就想着趁这二年有时间一家人在一起难得团聚呢,反正瑜哥年纪小,略大一些在官场上也更有信服力,做事也更稳妥些,你看他现在跳脱的样子也没长大呀,他要是有煜哥那样的沉稳劲,我早就放出去撒欢了。”

    巧兰笑着说道。

    “娘,我哪里不好啊。我很乖的。”瑜哥不乐意的在老太太怀里撒娇求安慰。

    “就是我们孩子好着呢,不许嫌弃。”老太太摸摸瑜哥的头,疼爱的笑着。

    “不过你娘说得对,你略晚些也好。”老太太笑着点头,眼里一片清明了然,却顺着话茬并不揭破,知道孩子们孝顺心里是安慰的。

    “嗯我陪着太奶奶太爷爷,不理我想,整天看我不顺眼,哼!”瑜哥冲巧兰噘嘴。

    得到巧兰眼刀一枚。

    住在农庄上巧兰也觉得十分舒服,每日晚上可以去泡泡温泉,很舒坦睡得也很好,不到两个月气色就好了很多,虽然仍旧在守孝,吃的也是素食,但整个人气色却好了很多,看着像个人样了,不然脸白惨惨的确实难看。

    传虎来了,“我们都说在农庄上过年,过个安静的年节在回去应酬,这二年我还走不开,要帮着他们弄海货的事,皇上急着要弄起来赚钱呢。”

    相爷也点头,“嗯国库空虚,夏季遇到灾害拿不出钱来可不是着急么。”

    “是呢,皇上希望我帮着把这事弄起来呢。”传虎笑笑扶着相爷在农庄里转悠散散步活动一下,也聊聊天。

    “嗯,要找脑子清醒的人手,墨家怎么样了?”

    “墨大人迷上了一个小妾,最近疼的厉害,墨夫人倒是因为这个生病了,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为了啥关系弄得很紧张就是了。你知道他对咩咩不好,兰子也赌一口气,病了也没去看,我也没劝。“传虎扶着老人边走边唠嗑。

    “嗯,看不看无所谓了,这个墨夫人我听你奶奶说的,确实做事有点两面派,全是靠着墨家老太太处事公平不偏不倚家里才算和睦的,和老太太的治家水平分不开。让兰子别太担心咩咩了,咱家这么多叔叔伯伯婶婶的,哪个都能给他出头,并没有忘记她,只是等闲不好过去闹,既然出头就要找到好的理由一次弄服气才行,不然老去就不合适了。”相爷怎么会不知道咩咩受了气呢。

    只是等闲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能过去闹,也会浪费娘家给的机会,会让人感觉娘家胡搅蛮缠,只能找准合适的机会给予一击,要站住道理给咩咩争取最大的利益。闹事并不是目的,是为了让咩咩能过得更好,所以还是要讲道理讲究策略的。

    “是,其实兰子心里也明白这道理的,只是有时候想起来很憋屈罢了,因为这个对云绮倒是十分宽容慈善,很少约束她呢,我看她和王家夫人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我们不在的时候,王大人还经常提溜了瑜哥过去教导,也是尽心了。”传虎眼里透出感激和自豪,媳妇做人上啥时候都不亏别人,自己也能得利。

    “兰子做人做事我从不担心,他是亲娘我能理解她心里的苦闷,唯一的女儿过得不尽如意是有点糟心的,你多劝慰着些,我发现她的身体越发不好了,可我的身体也不好了,我走后你要劝劝兰子,她太重感情了,有时候伤的是自己。”相爷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意让孩子们难受,也不想戳破这层窗户纸,都这把岁数,土埋半截的人了,其实早就看开了。

    “爷爷,您别这么说,您身子骨还是可以的,我问过太医了,好好保重问题不大的。”传虎也觉得听了这话心里堵的厉害,老人给了他很多指点,有今日的地位离不开老人一手的扶持操心点拨。

    传虎低下头不敢看相爷,害怕会忍不住掉眼泪,太医说就这两年的事,身体已经开始腐朽了,很多机能开始退化了,没辙了。

    所以他不让瑜哥去游学了,留在家里陪着老人,让他们开心一下,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就连栓子也时常往回跑,哄老人高兴。

    “你知道么你和巧兰一样,一说谎就低着头不敢看人的眼睛,呵呵呵!我一辈子在官场打转,对人心不说琢磨十分,也有八分了,你瞒不了我的。傻孩子,看开一点,珍惜眼前人才是要紧的,我这辈子知足了,临死能保住一生的清誉,足矣!”相爷望着远处的天空。

    蓝天白云,云卷云舒,天边的云彩好似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甜甜的,让人有幸福到心里的感觉。

    “爷爷。”传虎声音有点哽咽。

    “明年咩咩会回来么?”相爷问道。

    “会的,明年会回来,皇上下了调令,让他们回来去搞海事的事,看上了子轩的能力,在县里搞得很不错,很出彩了,我又活动了一下,让他们去历练历练。大概要明年下半年了吧。”传虎笑着点头。

    “嗯。”相爷微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