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典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5078章 螳螂捕蝉?凄惨岳家!
    有些事情,好像很突然就发生了。

    在发生之前,表面上一切看起来都是风平浪静,实际上全然不是如此!

    很多时候,事情好像从平缓的发展状态忽然拉升到了猛烈的高潮,看起来没有爬坡和缓冲,但那是因为——所有人的着眼点,一开始就放在了“高潮”的位置。

    很显然,这件事情背后的水,比苏锐所想象的还要深上许多!

    当狙击枪的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岳家大院里的所有人都是齐齐一震!大部分人甚至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尖叫!

    在和平年代,尤其是在华夏国内,人们听到枪声的机会非常少,平时顶多也就能听听运动会发令枪的声音了,可能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知道枪声响起时候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现在,这些岳家人算是知道了。

    嗯,不光有枪声响起,还有血光和脑浆在他们的眼前溅开!

    这种场景,所造成的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强悍了!

    好端端的脑袋,说没就没了!好端端的人,说死就死掉了!

    这些人都生怕下一发子弹会落到他们自己的头上!

    这两个狙击手似乎明显是被安排来灭口的!可是,由于栾休战之前太过于自大,已经把欧阳健的名字给暴露了!此时就算是已经把那两人的脑袋打开了花,也已经晚了!

    在枪声响起的时候,虚弥和岳修都没有任何的躲闪。

    他们只是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而已,随后便分别朝着两个方向飞扑而去!

    一次对视,让这两个多年的宿敌直接达成了默契!

    他们要去抓住那两个狙击手!

    并肩,联手!

    从这两人身上所腾起的气势,似乎让山间的雀儿都飞不动了,扑棱着翅膀,直往下落!

    彼此间的距离虽然有三四百米,可是,早在狙击手开枪的时候,岳修和虚弥就已经锁定住了他们的位置了!这三四百米,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眨眼即到而已!

    不过,此时,让人更加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在岳修和虚弥还没冲到地方的时候,枪声又接二

    连三地响起!

    砰砰砰砰砰!

    连续几发子弹,射入岳家的人群之中!

    这明显也不是故意瞄准的了,而是直接对着人最聚集的地方扣动扳机!

    岳家的人群里面连续溅射起了好几朵血花!

    有的人胳膊被直接打断,有些人的胸腔被子弹打穿,甚至还有人被爆了头!

    在尖叫的人群还没来得及逃开的时候,就有十几个人已经或身死或重伤了!

    其中,那个大少爷岳海涛最惨,这货本来就处于晕倒的状态里,这一下直接被子弹把后脑勺的颅骨给崩掉了一大半!

    本来屈辱就已经受尽了,这一下好了,直接告别人世了!

    而被岳修指为家族主事人的岳家四叔,此刻也已经被打穿了胸膛,仆倒在地,根本不可能活的成了!

    这简直是一场针对于岳家人的屠杀!

    …………

    当枪声再度响起的时候,岳修和虚弥都大呼不妙!他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其实就算他们一直待在原地,也是鞭长莫及!

    然而,等这两大高手分别奔到狙击手埋伏的地方之时,才发现,这两人已经死了!

    死了还不到一秒钟!

    吞枪自杀!直接把天灵盖打开了花!

    他们把最后一发子弹留给了自己!

    这是何等死士,愿意为主子如此心甘情愿的卖命!

    实力如此强悍的狙击手,竟然说死就死掉了!

    兔妖潜伏的位置距离狙击位也有好几百米,就算是想要制止都来不及,况且,她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出手的,那样的话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说不定太阳神殿就成了暗算欧阳家的人了!

    岳修和虚弥不约而同地提起狙击手的尸体,大步回到了岳家大院。

    然而,这种时候,哪怕强大如他们,也没法逆转眼前的情形了。

    此时的岳家大院,犹如牲口屠宰场!

    死伤了十几个人,遍地都是血迹!浓烈的血腥味道直充鼻孔,风都吹不散!

    听着那凄惨的痛呼和哭声,岳修的面

    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并没有立刻去找欧阳健报仇,只是静静地站在场间,看着院子里染血的地砖,久久无语。

    一股极为悲凉的气氛笼罩在院子里。

    忽然间死了那么多家人,没有谁能接受得了这种现实!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岳家人都跪在地上,哭喊道:“求老祖宗替岳家报仇!求老祖宗替岳家报仇!”

    “欧阳家族欺人太甚,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岳家人当成人!”

    “我们大不了不要这条命了,一起杀上欧阳家吧!”

    虚弥双手合十,轻轻闭了一下眼睛,低声说道:“阿弥陀佛。”

    岳修扫视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欧阳健,确实太过分了。”

    这句责备好像挺轻描淡写的,但是,如果仔细感受的话,会发现,这其中的每一个字似乎都蕴含着惊雷!好像随时都可以爆炸!

    哪怕岳修这些年修身养性的工夫已经极为不错了,可这一刻,当家族凄惨至此,他的心境还是完完全全地被破坏掉了!

    在岳修的眼睛深处,看似平静的表象之下,好像有着雷电在酝酿!

    虚弥开口说道:“不会是欧阳健干的。”

    听了这句话,岳修深深地看了虚弥一眼,又陷入了沉默。

    “欧阳家不会糊涂到这种地步。”虚弥说道:“这里是华夏的新时代,而不是曾经的旧江湖,他们这么做,会招致怎样的后果,是可以预见的。”

    的确,如虚弥所说,在这样的时代和环境里,造成了如此之大的杀伤,这种情形,绝对是反社会的,如果说只是为了敲打岳家,就做到了这样,那么,欧阳家族得疯成什么样子才会如此?

    岳修说道:“万一欧阳健真的老糊涂了呢?万一他真的还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呢?”

    “如果这一切都是欧阳健做的,事情反而要简单一些。”虚弥摇了摇头,道,“就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岳修深深地看了一眼虚弥:“你的意思是,有心人会在后面等着我?”

    虚弥沉吟了一下,才说道:“也有可能,等着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