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古典言情 > 星际淘宝网 > 2454
    ,也有不小的门路,可以说在当地是黑白通吃,这也是周泰不怕事情闹大的原因。

    当然了,周泰是个聪明人,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他可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在动手之前,他早就把山庄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知道山庄没有什么大背景,又是新来乍到,自然是可以狠狠的赚上一笔。

    而且看王超的软弱做派,周泰还在想着,以后或许还可以多多的赚取一些银币。

    虽然王超也说了一些威胁的话,可是在周泰听来却是稀松平常的很。

    什么银币很烫手,老子会怕吗?

    这一边,王超看着管事还想说什么,却是轻轻一摇手,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说。”

    一行人进入山庄内,王超立刻吩咐道:“去为我取一套旧衣服过来,要平常百姓穿戴的。”

    管事也是个聪明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些明白了,连忙吩咐人下去准备衣服。

    不多时,衣服就送来了,衣服是旧了一些,不过浆洗干净,也没有什么异味,王超对此还是挺满意的。

    进入房间快速的穿好衣服,在场谁也没有想到,九百枚银币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到手了,至于王超说的那些威胁的话,谁也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他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怕你啊?

    再说了,他们背后也是有人的,想要欺负他们,那可不容易。

    钱既然已经到手,那事情自然也就等于解决了,只是片刻时间,挤在山庄门口的人群就扫去了。

    人群里,黑虎帮老大周泰,看见这一幕,不屑的冷笑一声。

    就算你是过江龙,到了老子的地盘上也要乖乖的给我趴着。

    以拿到一枚银币。

    把这些“群众演员”打发走,一群大汉带着银币这才说说笑笑的离去。

    至于那些“群众演员”大多数倒也是开心的很,就是那三位受伤的工匠,心里不太舒坦。

    毕竟他们受了伤,可是最后却只能拿到五枚银币,比起王超给他们的银币数量,那就差距太远了,别说和王超给的银币的至于此事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周泰还真是不怕呢。

    他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何应对对方的发难,却是心中有数的。

    别看周泰长的五大三粗,可是为人却是阴险狡诈,很是有几分手段的。

    他不仅自己结交了一群打手,而是官府之中

    王超又对管事吩咐一声,让管事不要再管这件事,就独自一个人,翻过墙壁出去了。

    王超动作极快,几步路就把之前离开的那些人追上了,只是与之前不一样,这一次王超可没有大大咧咧的追上去,而是偷偷潜伏跟踪。

    不多时,那一群离开的人在一处隐蔽的山坡处聚集,其中一名汉子走了出来,为众人分发银钱。

    那三位受伤的工匠乃是大头,每一家都是拿了五个银币,其余参与此事的人,则是拿的铜钱,数量也不会太多,只有三十枚铜钱而已,只有那五名老头老太拿的钱多了一些,一人可

    数量相差太大,就是与王超承诺的条件相比,也是相差极大的。

    王超之前提出的条件,可是每个人十枚银币,而且还包治疗费用,还包后续的工作,这待遇真是好到没边了。

    他们真是非常想一口答应下来。

    只是他们却又不敢答应下来,因为黑虎帮的人手就在人群之中,这些家伙心狠手辣,得罪山庄是小事,要是得罪了这些家伙,那事情那就麻烦了,说不得就要家破人亡了。

    所以他们只能咬牙推掉王超说好的条件,反而是按照黑虎帮的要求,一口咬定要三百枚银币。

    拿了五枚银币,一家人闷闷不乐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这五枚银币,大半要用来为用买药治伤,只有小半可以留下为家人花销,

    因为如此,他们能够高兴的起来,那才叫奇怪了。

    就在一家人闷闷不乐沿着山路往下走的时候,突然间,一名大汉猛的冲过了过来,这名大汉速度极快,身手也是极好,猛冲过来的时候,在其中一人的身上一撞一抓,就把这人怀里的钱袋子抓走了。

    “不好,我的钱,我的钱,钱被拿走了。”那分到家里的五枚银币正在放在他的身上,而现在这五枚银币却是被抢走了。

    五枚银币数量不大,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笔巨款,也是他们拿命换来的,现在被抢走了,那就等于命根子被抢走一般。

    “

    “好认的很?什么模样啊?”

    “这人长的极丑,金鱼眼,朝天鼻,蛤蟆嘴,我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这么丑的人,如此丑汉,只需要看过一次,就终生不忘了。”

    “我们这十里八乡可没有这样的丑汉啊,肯定是从外地来的。”

    “大家伙都说说,怎么办才好,钱都被抢走了。”

    “要不去找黑虎帮吧?”

    “找黑虎帮?要找你自己去找,我是不去的。”

    他们虽然和黑虎帮合作,可是对于黑虎帮的德行太了解了,那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找他们为自己出头,或许也真的可以抓住这名丑汉,可是事后,那些钱能不能拿回来,那就两说了,说不得还要落下什么灾祸。

    一行人还拿不定主意,只是那名丑汉却已经跑远了,早就看不见踪影了。

    这名丑汉,不是别人,正是王超,王超在换了衣服跑出来追踪之后,就改变了自己的面容,变成一名丑汉出来抢劫。

    倒不是说王超看上了他们手里的银币,而是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十分不齿,所以对他们小作惩罚。

    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这些人虽然可怜,却也是有可恨之处的,他们害怕黑虎帮的势力,却帮着黑虎帮欺负别人,到头来,还是害了自己。

    王超看在他们生活不易的份上,也不去做别的惩罚,只是把钱拿走,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受了伤,又拿不到钱,以后的日子自然是不会好过了。

    抢走银币之后,王超马不停蹄,立刻朝着黑虎帮那一群人冲去。

    黑虎帮一群人走路不快啊,把钱抢回来,快把钱抢回来。”被抢走银币的人立刻大声叫嚷起来,众人都被惊动了,后面的人往前追,前面的人则是围拢过来,想要抓住这名抢劫的窃贼。

    只是奈何,这名窃贼身手十分了得,不仅后面的人追不上他,就是前面的人也是拦不住他,反而是走在前面带着银币的两个人,也是被抢走了身上的银币。

    三名受伤工匠所获得的十五枚银币,就因此而全部被抢走了。

    十五枚银币可不是小数目,他们哪里肯罢休,立刻就追了上来,只是可惜啊,他们这些人哪里是这名大汉的对手,根本就追不上去。

    “这该死的窃贼,你们谁看见他的面容了,认出是什么人了吗?”有人气喘吁吁的问道。

    “脸是看见了,可就是认不出是谁来,是个生面孔,不过这张脸只要见过的人,肯定就不会忘记了,好认的很。”

    快,王超完成抢劫,转了一圈追过来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还在说说笑笑,走的路上。

    黑虎帮在这里的人数也不太多,现场只有八个人而已,不过这八个人的身上都有一股凶狠气息,手中拿着木棍,腰间别着短刀,一般人那是绝对不敢招惹他们的。

    这也是黑虎帮能够在本地横行的原因。

    王超并没有马上冲过去,而是远远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走了大概半小时的路程,一群人回到了黑虎帮的据点,这里也是周泰的家,是一座农家小院,虽然院子简陋了一些,可是地方却是不小,对于他们来说,住的很是舒坦。

    这座农家小院原本也不是周泰的家,乃是一名小地主的家,只是后来被周泰看上,周泰豪取巧夺,只是花了二十枚银币就把这座宅院买了下来。

    以这座宅院的规模,至少价值一百枚银币,只是主人家实在是受不了周泰施展的手段,只能吞下苦水,忍痛把宅院以二十枚银币的价格卖掉了。

    这座宅院也是黑虎帮的大本营,除了周涛本身是住在这里外,还有十几名打手也是住在这里的,平日里宅院中就有七八名打手驻守在此地。

    等到周泰等人回来的时候,宅院里已经有了二十名黑虎帮的成员,又听说这一次买卖顺利完成,获得了九百枚银币,一个个兴奋的成了什么样子。

    买卖做成,大家都是非常高兴,周泰也不是小气的人,立刻就吩咐下去准备酒肉,并且把分散在外的兄弟都叫回来,大家伙好好的乐呵乐呵。

    听到周泰的命令,所有人都是兴奋起来,欢呼起来。

    他们这些做打手的,也没有什么存钱养家的概念,都是有多少钱花多少钱,最开心向往的日子,就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所以对于周泰的命令,最是开心。

    不多时,一群群分散在外的打手就回来了,而同时,在他们的院子里也已经摆放起了流水席。

    至于做菜的厨师也是不缺的,只需要花一点小钱就可以请一名大厨会来做上一顿丰盛的酒菜。

    在农家小院正面口一百米外有一颗大树,大树底下此时就躺着一名丑汉,这名丑汉就是王超装扮的,此时,丑汉躺在树荫下,闭目养神。

    王超在这里是在等待时机,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等到院子里响起了喧闹的喝酒声响,王超这才猛然睁开眼睛。

    王超右手一动,一把锋利的杀猪刀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王超手持杀猪刀,缓步朝着面前的小院走去,一步一步,走的步伐并不快速,可是王超每一步跨出距离都在两米以上,所以只是一转眼的功夫,王超就已经到了院子门口。

    院门已经被重新关上,王超对着面前的大门,轻轻一挥手中的杀猪刀,无声无息中,大门的门栓被砍断,断了门栓的大门缓缓的朝着两边开去。

    大门一开,就是大院,在大院里,一群打手正是开心的喝酒吃肉。

    看见王超手持杀猪刀从开启的大门后走进来,这群打手顿时吃了一惊。

    距离王超最近的一名打手猛然站了起来,冲着王超喝道:“小子,那条道上的,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盘,就敢到这里来闹事,小心有脚进来,没脚出去。”

    听到这名打手的说话,另外一名打手顿时笑嘻嘻的问道:“二狗子,你这话说的有意思啊,什么叫有脚进来,没脚出去,我这耳朵怎么听不懂啊?”

    “听不懂?没事啊,那我就教教你,有脚进来,自然是他自己走进来,没脚出去,那就是我们打算他的脚,把他丢出去,自然也就没脚出去了。”

    “呦,这就叫没脚出去啊,让哥哥我来打断他的脚如何啊?”

    “哥哥想动手,那就让你来动手好了。”

    “好,看我怎么打算这家伙的双脚。”这名打手怪叫一声,伸手一抓身边的齐眉棍,朝着面前的丑汉一棍子就打了过去。

    虽然说是要打算人家的双脚,可是这名大汉一出手却是朝着脑袋打过去的,很明显是不怕把人打伤打残,是拿定主意要把人先打蒙掉,再慢慢炮制。

    只是他那一棍子打下来,却是打了一个空,就在齐眉棍即将击中面前丑汉的时候,齐眉棍突然从中断了。

    而这名大汉却已经没有去管手中棍子的事情了,他低头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猛然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肚子往后倒退。

    周围的打手全部都吃惊的站了起来,朝着这名打手看去,只看见他的肚皮已经被一刀切开,肠子内脏都从被切开的肚子里流出来了。

    那场面太惊人,把他们全部都震住了。

    肚子虽然被切开,但是这名打手却没有马上死掉,而是在不断的发出惨叫声,双手还在不断的肠子内脏朝着自己的肚子里塞进去。

    这一刀切是太完美了,只是切开肚皮,却没有伤到内脏,所以短时间内死不了人。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是最吓人的手段。

    这还真是生不如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