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商战 > 玄尘道途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白驹过隙
    “弟子玄玉,拜见师叔!”翌日,刘玉在庆丰楼设宴款待暗鸮小队后,酒气醺醺才回到船厂舍院,便被玄北道人给叫进了屋。

    “这是喝了不少?”玄北道人闻着刘玉一身酒气,不由皱眉。

    “宴请了一些这次外出认识的朋友,就是弟子说过的暗鸮佣工小队。”今日喝得确实有些多,被师叔抓了个正着,刘玉尴尬回道。

    “嗯!灵酒虽美,小酌怡情,但酗酒误事,不可多喝,记住了!”玄北道人挂起的脸色这才有所缓解,但还是训斥道。

    “弟子谨记!”刘玉连忙回道。

    “这柄匕首,你拿回去,乃是一件十分歹毒的五阶精品邪器,器身由黑晶玉雕琢,融入“阴煞魔石”石粉打磨而成,具有“破甲”、“腐蚀”双重特性,此物为正道所不容,莫要随意于外人前拿出,有机会寻一黑市,尽早出手。”玄北道人取出了刘玉的那柄漆黑匕首,叮嘱着说道。

    “弟子明白!”刘玉接过漆黑匕首,慎重回道。

    “至于那柄银剑,如今还在船厂的南宫管事手中,这柄剑今日师叔交给船厂那帮技师看了,他们仔细查看后,一致认定那柄银剑,乃是一件经地下鼠人特有传承工艺改造而成的异族兵器。”

    “银剑的原型应是一柄类似真元剑的灵器,原主应死在了鼠人手中,此剑因此落入了鼠人工匠的手中。”

    “经鼠人工匠师之手,向此剑融入了大量秘银、庚精等稀有灵材,同时改变了器身的灵纹回路构造,向剑内添铸了一枚高级器铭“隐匿”,摇身变成一柄为暗魅女妖一族,量身打造的异族兵器。”玄北道人接着说道。

    “异族兵器吗?”刘玉不禁傻眼,难怪自己驱使这柄银剑,怎么用,怎么不顺手。

    “玄玉,你也不需操心,南宫管事与几名技师已答应,此剑借他们专研些时日,到时他们会帮你重铸此剑,将其重新打造成一柄精品灵器。”玄北道人一副你小子捡到宝的眼神,望着刘玉说道。

    今日当玄北将银剑交给船厂的那帮技师,立即便引起了这帮整日废寝忘食,专研各种工艺大师们的强烈兴趣。

    这种出至鼠人工匠师之手的异族兵刃,随着地下鼠人不断被剿灭,如今已是很难见到,因为只有大型鼠人部落,才会诞生传承了鼠人一族铸造工艺的鼠人匠师。

    鼠人一族的铸造工艺,与当今繁盛修真界衍生出百花齐放的各宗铸造工艺来说,也算不上有多精妙。

    甚至严格上说还有些粗糙,但不可否认,也有其独道之处,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所以怎能不令这帮精通铸造工艺的大师们兴奋不已。

    这帮人一边口念着有趣,一边又喊着暴殄天物,像秘银、庚精这等贵重稀有灵材,竟奢侈的大量用于此柄普通法剑,在他们这些人眼里,这实在是太浪费了。

    但想想也对,这帮地窟鼠人天生就掘洞采矿的好手,又一直躲在矿产丰富的地底洞窟,哪座鼠人洞,不都堆满了各种矿物,尤其是那些大型鼠人部落,想当年“冬水盟”初至北地,扫荡地底洞窟时,不知缴获了多少奇珍异宝。

    只不过现如今地底洞窟佣工横行,大型鼠人部落是越来越稀少,鼠人工艺传承也几近消亡,像这种用料厚实,品质良心的硬货,是越来越少见了。

    哪像当今修真界,炼造法器是怎么用料少,就怎么炼,法器的品质是大不如前了。

    “那就请师叔,代为谢过南宫管事与那几位技师前辈了。”刘玉不由心喜说道,这不就是天上掉馅饼,砸他头上了。

    “此事无需放在心上。”玄北道人随口说道,若不是刘玉的这柄银剑确实独特,那帮人才没闲功夫帮着炼剑,他们这些工匠大师,帮人炼制法器,平日收的费用可不低。

    …

    又在玄北师叔屋内坐了会,刘玉随后便回了自己的住处,此时酒意已全消,刘玉进屋立即激发了屋内布下的两座灵符法阵“聚灵阵”与“隐息阵”,随后点上床头的灵檀香炉。

    “呼!”盘坐床上深吸长吐,凝神入定,刘玉开始修炼昨日兑换的“天师真言·灭魂咒”。

    昨天刘玉便已仔细参悟了这门法术,此秘术灵力运转脉络与定言术有部分相通之处,法术奥义对已修炼了“道魂心经”的刘玉来说,也通俗易懂,修炼起来,应不难。

    一个时辰后,双目紧闭的刘玉脸露痛苦之色,已是满头大汗,刘玉一遍遍运转“灭魂咒”心法,将魂气凝聚、压缩,再试图转化成法术中记录的特殊音波灵力。

    但只不过白白消耗了“生魂”的大量魂气,始终也不得要领,修炼没有一丝进展。

    “呼!”刘玉睁开双眼,深呼几口浊气,起身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玉瓶,倒出一碗“清魂液”,边饮边回想着方才修炼的细节。

    总觉得不太对劲,不应该一点进展没有啊!是不是方式不对,难道自己对法术奥义的理解有误?

    “不管了,试试!”休息一柱后,刘玉重新入定,先是将一股魂气凝聚、压缩,随后从丹田抽调出一缕“道魂真气”,融入其中,最后再运转法术奥义。

    只见那团被压缩成深青的魂气,融入“道魂真气”后,先是变为深紫色,随后转化为一股缥缈的动荡真元。

    “破!”当这股无色无形的特殊真元形成后,刘玉顿感喉中炙热如火,不吐不快,灵识锁定屋内木桌上摆着的一盏茶碗,不知不觉念出一字,那一刻刘玉就好似进入了一种魂不附体的虚无之态。

    “嗞”寂静的屋内,顿时响起了一丝微弱的开裂声,刘玉猛地起身,来到木桌前定眼一看,只见那盏白玉茶碗,从碗底至碗沿出现了两道明显的裂痕,刘玉不由一愣。

    …

    至从当晚阴差阳错掌握了“灭魂咒”正确的修炼方法,刘玉便一心扑在了此秘术的修炼上,连自身修为也暂缓一边,而这一炼便是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随着日复一日的修炼,刘玉逐渐掌握了“灭魂咒”的法术奥义。

    刘玉慢慢发现“灭魂咒”与那暗魅女妖一笑的天赋法术“震魂尖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皆是一种特殊的音魂攻击法术。

    但又有所不同,“震魂尖叫”的音魂攻击形式上是一种扩散的音波,属于一种大范围攻击手段,可有多个目标。而“灭魂咒”的音魂攻击形式则是一种压缩的音弹,攻击手段专注单一,只能锁定唯一目标。

    “震魂尖叫”的攻击特性是“音震”,靠音波的急速震荡来伤敌,而“灭魂咒”的攻击特性是“音爆”,由压缩音弹命中目标生魂后,瞬间爆开产生的灵能冲击与音波震荡双重混合攻击,来轰爆或震碎、震伤目标生魂。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白天船厂监工,晚上或绘制灵符,或修炼功法,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五十余年过去。

    因同时修炼多门秘术,占耗了大量精力,三年前,刘玉修为才升至筑基五府,这一府空间的拓展,刘玉足足消耗了近六十年。

    而三宗在船厂建造的三艘灵能战舰,已初具雏形,战舰船体骨架、甲板、船舱、船壳、晶能炉等各部件已分段铸造完成,只待战舰动力“聚晶化能炉”铸成,整艘战舰便可吊装成型。

    而转载着铸造“聚晶化能炉”与舰体成型后筑咒刻阵,所需最后一批灵材的三宗运输船队,已从云州“舟山城”出发。

    据玄北师叔与另两宗在白鲸港的管事说,此次领队的竟是灵冰宫太上长老“寒鸾真君”,听说此次寒鸾真君是受“冬水盟”邀请,出访北海州。

    随行的还有灵冰宫长老“洛尘真人”,不日将至白鲸港,刘玉得知后是,即惊又喜,喜得是又能见到佳人,惊得仙子此次一同跟随前来,不会与怒冬这斯有什么关系吧?